最新消息

Homepage主頁

如何支持

專題報導 北極
5 mins

別讓人類貪婪摧毀北極,張韻琪分享綠色和平守護北極考察

作者: 綠色和平

2月27日是國際北極熊日,提醒我們勿忘北極熊的危機,全球暖化,令北極熊絕種的威脅越見嚴重。找來綠色和平任職近20年、前項目經理張韻琪 Gloria,分享她參與極地曙光號(Arctic Sunrise)北極考察深刻的體驗:極地的寧靜與安詳,還有親眼見到飢餓北極熊、見證氣候危機。又是什麼原因讓她不希望再去北極?是時候地球保衛隊集合了!

北極熊出沒在極地曙光號附近。© Nick Cobbing / Greenpeace
北極熊出沒在極地曙光號附近。© Nick Cobbing / Greenpeace

"Birds and animals are not to be disturbed. Remember, you are the guest."
「鳥和動物不應受打擾。別忘記,你只是大自然的訪客。」

這句說話,來自一本介紹挪威北極圈冷岸群島(Svalbard)的書,張韻琪一直存於心上。10年前,她參與北極研究工作,準備登上綠色和平船艦「極地曙光號」前,所買下的紀念品。直到如今,她仍記得北極所見帶給她的悸動和擔憂,也持續在綠色和平,為保護珍貴而脆弱的環境,努力近 20 年。

張韻琪於2011年隨著綠色和平團隊親訪北極,這個難忘的經驗使她更有動力繼續守護環境。© Nick Cobbing / Greenpeace
張韻琪於2011年隨著綠色和平團隊親訪北極,這個難忘的經驗使她更有動力繼續守護環境。© Nick Cobbing / Greenpeace

對於資深的綠色和平支持者來說,應該對「小辣椒」張韻琪Gloria不陌生,但她在綠色和平深厚的履歷,值得與所有新舊朋友分享。Gloria2003年加入綠色和平香港辦公室,隨後負責策劃與開展氣候變化項目,為提高香港市民對氣候變化的關注,貢獻不少,工作重點包括推動政府節能減排的政策,游說電力公司減少燃煤,倡議發展可再生能源的投資。2012年開始,Gloria擔任香港項目部的經理,並與團隊推動其他範疇的環保工作,包括食物安全、水污染 / 有毒有害物質防治,以及南中國潔淨能源的倡議。2016年Gloria接受新挑戰,擔任機構的員工發展,以及區域人事策略發展的工作。

啟程

言歸正傳,讓Gloria正式分享她的北極經驗。2011年,Gloria參與國際綠色和平氣候團隊的北極考察項目,夥同英國的科學家遠赴北極,協助紀錄海冰消融的最新數據,並透過極地曙光號的見證,將北極最前線的情況呈現給香港市民。

有趣的是,Gloria其實是考察團隊的後補團員,原先是她的一位組員參與的,「後來她有別的原因參加不了,而我當時有個3歲大的孩子,自己很想透過身體力行和見證,讓他明白保護地球的重要,於是我跟上司自薦替上。當知道我可以成為考察團的一份子,確是非常激動。」

從香港飛到挪威,換小飛機進去北極範圍的冷岸群島,匯合行程的團隊,主要是科學家,再登上極地曙光號。

2011年9月極地曙光號在破碎的小塊海冰中航行,離冷岸群島海岸不遠。© Nick Cobbing / Greenpeace
2011年9月極地曙光號在破碎的小塊海冰中航行,離冷岸群島海岸不遠。© Nick Cobbing / Greenpeace

參與

對比很多船員都是富有經驗,Gloria形容自己比較不清楚狀況,所以旅程當中,她參與相對比較輔助性質的工作,包括拉量尺測量海冰厚度。她已經感覺興奮,

「最難忘是置身海冰上,領悟到『如履薄冰』的感覺和滋味。我們需要爭取在天氣較為穩定的時候,馬上離開船艙,到海冰上測量。但因為要帶備很多器材和工具,每走一步都要格外小心,生怕自己會跌倒,甚至因冰層太薄會不小心掉進海裡。如果不幸發生這種情況,雙腿會很快凍傷。」

然而,旅程給予Gloria最大感覺,是環境中的寧謐,從船望出去盡是天空和海冰,很與世隔絕,是她多年來沒有的經歷。

親臨北極,還為考察付出一分力,Gloria感受、體會良多。© Nick Cobbing / Greenpeace
親臨北極,還為考察付出一分力,Gloria感受、體會良多。© Nick Cobbing / Greenpeace

北極熊出沒

另外,最難忘的,自然是親眼見到北極熊的出現。「我們抵達北極後接收的第一個安全提示,就是北極熊可能會突然在船周圍出沒,原因是船上煮食的氣味,會吸引北極熊前來覓食。隨船有一位持搶的守衛,萬一北極熊靠近,就會開槍嚇跑牠們。守衛感概:北極熊如果走近人類,就反映牠很餓,其實很悲哀。幸好當時北極熊沒有走得太近,熊和人彼此沒有刺激對方,最後北極熊平安地繼續前行覓食。」

Gloria與同行者,對於北極熊難以覓食,感到難過,也讓她更努力為北極和氣候變化行動。© Nick Cobbing / Greenpeace
Gloria與同行者,對於北極熊難以覓食,感到難過,也讓她更努力為北極和氣候變化行動。© Nick Cobbing / Greenpeace

使命

Gloria分享道:綠色和平在國際層面,一直進行了大量守護北極的工作,當中直接阻止Shell 油公司到北極鑽探石油的項目最為矚目。當中不但要掌握很多企業的資料,也要進行不同的調查、研究、游說、公眾動員、政策倡導的工作,並以綠色和平的船隻進行直接阻截行動。這一系列的策劃,讓大眾清楚知道企業和政府對北極做成巨大的破壞,並透過全球公眾的行動,有效停止Shell 的這項計劃,那確是綠色和平最能激奮人心的項目。

然後,透過Gloria以香港代表身份親自踏足北極參與守護當地及地球環境工作,帶回來第一手的極地體驗,將香港人與北極拉近,為守護北極的力量注入新動力。回想當年她與香港團隊所達成的,不無熱血。

「因為準備時間不多,一路有賴很多同事同心合力,才得以把這趟旅程最豐富的經歷帶回香港,包括親寄北極明信片給香港的支持者、報紙與電台每日的專欄報導、協助科學家們實地測量海冰厚度的工作等等。」

張韻琪與綠色和平團隊踏足北極,參與科研考察工作。© Nick Cobbing / Greenpeace
張韻琪與綠色和平團隊踏足北極,參與科研考察工作。© Nick Cobbing / Greenpeace

領悟

「整個旅程很peaceful,但也覺得人類很可怕,將周圍東西佔為己有。身歷其境之後,就更想去保護這個平和的生態。

這次考察對我是個『重生』之旅,讓我發現地球本應純淨與安詳的面貌,以及大自然的壯觀與澎湃,映照著人類的渺小與貪婪。這份原始的美麗需要人類加以守護,代代相傳。」

問她會否希望重返北極或到南極去,Gloria回答也許令人意外但充滿睿智,「其實最好不要再去,如果不是有特別的任務,不是要去阻止企業破壞環境的行動的話,自覺不是科學家或有特殊專業技能,所以覺得最好不要去。現在我會用不同的方式去繼續保護北極。

用每個人的力量,那怕多麼的微小,去緩減氣候變化的速度和影響,方法可以是慳電、慳水、慳紙、走塑等。我現在也開始透過與小朋友講地球與環保的故事,還有畫畫,讓更多人關心氣候變化

當年我登上極地曙光號前,買了一本介紹挪威北極圈小城Svalbard的書。讓我認識到小城的歷史和各種珍貴而脆弱的生態環境。

“Birds and animals are not to be disturbed. Remember, you are the guest.” 多年來,我一直把這句話銘記心中,我們並非獨享大自然,別讓北極的美好被人類的貪婪摧毀。」

除了工作,Gloria連在日常生活中也以不同方式分享環境、氣候的訊息。(原畫來自Rumi Ishimaru @ Flower of Crystal Art Academy)
除了工作,Gloria連在日常生活中也以不同方式分享環境、氣候的訊息。(原畫來自Rumi Ishimaru @ Flower of Crystal Art Academy)

綠色和平與您繼續守護北極

為進一步守護北極,拯救氣候,我們需要您的支持,幫助綠色和平在不接受任何政商界資助下,得到足夠資源維持項目工作,向企業、政府施壓,以及連結世界各地關心地球的行動者,以行動為全球環境帶來真正改變,你願意加入我們嗎?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