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消息

Homepage主頁

如何支持

專題報導 北極
6 mins

【北極物語】北冰洋的巨無霸──鯨魚

作者: 綠色和平專欄作者Wilson Cheung

來自香港,目前正身處北極的「極地科研與探險專家」Wilson Cheung,在綠色和平網站開設專欄,帶領你我進入香港人極少可親身經歷的極地探索與科研領域,期望透過Wilson的直擊分享,開闊你我對北極的認識,增添我們守護北極的識見和能量。今期的【北極物語】系列,介紹北極重量級大咖──鯨魚的故事。

好奇的白鯨在筆者獨木舟下探索 © Wilson Cheung

座頭鯨的大餐

記得2018年的8月份的炎熱夏天,我沿著格陵蘭東岸Sermilik Fjord,在巨大的冰山群中划獨木舟穿梭,好不容易來到視野較廣闊的位置,眼前就是晚上打算紮營的地方了。忽然,不知道從哪裏飛來一群三趾鷗(Kittiwake),牠們在不高處盤旋,我心中一喜,趕緊尋找水面的異動。

在新冠疫情還沒有肆虐全球時,筆者每年6-7月都會去格陵蘭獨木舟探險。© Wilson Cheung
在新冠疫情還沒有肆虐全球時,筆者每年6-7月都會去格陵蘭獨木舟探險。© Wilson Cheung

果然,就在10米左右的地方,巨大的黑色三角形鯨魚頭冒出海面,上下頜張開至接近90度,腹褶溝壑亦完全張開,像一個超大的布袋,牠一口氣吞下大量海水後,馬上沉回水下,留下驚恐不已的磷蝦和小魚們在水面彈跳亂竄。緊接著,旁邊又冒起另一條鯨魚,張開大嘴把剛剛僥倖逃脫的磷蝦小魚全部收入囊中。

這時我們才意識到,原來自己不小心闖入了座頭鯨的自助餐廳。牠們的動作實在很大,翻起的波浪足以把獨木舟推翻,於是我們划到一邊停泊,在金紅色的日落中靜靜地欣賞這場盛宴。

牠們一家大細,隨著祖先的遷徙路綫,千里迢迢來到這裏,就是為了享用由洋流湧升流(upwelling)揚起,豐富養分孕育的磷蝦、小魚和浮游生物大餐;目的是在夏天結束前,儲備足夠的脂肪後,才會往南7,000公里回到西非的繁殖地。

座頭鯨體型非常龐大,當牠向我游近,心情難免既興奮又緊張。© Wilson Cheung
座頭鯨體型非常龐大,當牠向我游近,心情難免既興奮又緊張。© Wilson Cheung

重量級的水上芭蕾舞者

經過半小時的掃蕩,牠們終於吃飽了,開始跳起了「水上芭蕾舞」。要知道,成年座頭鯨可長達15米、重達30噸,同一個裝滿的標準大貨櫃差不多!但重量級的身型,絲毫不影響座頭鯨「愛玩」的本性,牠們憑藉強有力的背鰭,可以躍出水面五、六米,甚至讓龐大身軀完全騰出水面,當然沒有奧運跳水選手的「水花消失術」加持,落水時總是拍出巨響,掀起的海浪足以形成一場「小海嘯」。

其中一條較年輕的,特別活躍,時而轉身揮動大胸鰭、時而翻起寬大的尾鰭、時而旋轉跳起,美麗的舞姿讓我不禁想為牠配上蔡依林的舞曲:「旋轉跳躍我閉著眼 塵囂看不見 你沉醉了沒 白雪夏夜我不停歇⋯⋯」,其他鯨魚還在附近輪流噴出高高的水霧柱「贈慶」,溫暖潮濕的霧氣在陽光的照射下,幻化成一道道鯨魚小彩虹(whale rainbow)。

座頭鯨出名貪玩,憑藉強有力的背鰭可以躍出水面幾米高 © Wilson Cheung
座頭鯨出名貪玩,憑藉強有力的背鰭可以躍出水面幾米高 © Wilson Cheung

因紐特人古老的傳說中,鯨魚的靈魂是一位美麗的少女,她住在鯨魚腹部正中央,手腳上繫著琴弦牽引著鯨魚的心臟。當少女熱烈地跳舞時,鯨魚會隨著她在水中翺翔舞動,當少女的舞蹈緩慢下來,鯨魚便會平靜地飄浮。若大家有機會親眼目睹,便會明白因紐特人的描繪是多麽貼切、想象力是多麽讓人欽佩。

與鯨魚同眠的浪漫

直至我們上岸紮營時,座頭鯨也沒有遠去,就在附近的海域睡大覺。按因紐特人的說法,鯨魚的感知非常敏銳,甚至能聽得到在其附近的人類的心跳聲。而我們在岸邊,也能偶爾聽到牠們呼吸噴氣聲,聞到那些氣體中的磷蝦味,有點似發酵的鹹蝦醬。

雖然有科學家說,這些是腐爛氣體對人體不好,但能有幸跟鯨魚們一起睡覺,聽著彼此的鼻鼾聲,實在是一個不可言喻的美妙經歷。然而,與鯨魚同眠的浪漫,並不會持續很久。實際上,座頭鯨的睡眠模式跟人類不一樣,牠們並不跟隨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的規律。座頭鯨每天會分多次睡眠,什麽時候想休息,就靜靜飄在水面入睡,但持續不動太久,將無法保持體溫,所以小憩半小時左右又會醒過來。

被誤會的「大海怪」

古老西方文化對鯨魚的想像,則沒有那麽美好了。從生物學的角度,鯨魚是屬於「鯨目」,拉丁語叫Cetus,來自古希臘語κῆτος (kētos)。在希臘神話中是一隻「巨大兇猛的海怪」,被宙斯之子珀爾修斯所殺,現在您舉頭星空的鯨魚座(Cetus)就是以其命名。

「鯨目」主要分為兩個子目:鬚鯨(Mysticeti)和齒鯨(Odontoceti)。鬚鯨特點是上顎有篩狀的角質鯨鬚,利用鯨鬚在海水中濾食磷蝦、小魚和貝類等,座頭鯨、灰鯨、露脊鯨、弓頭鯨和藍鯨都屬於鬚鯨。齒鯨則長有牙齒,用於捕食魚類、甲殼類、甚至是哺乳類動物,抹香鯨、虎鯨、白鯨、獨角鯨,以及香港海域出現過的領航鯨都屬於齒鯨,雖然齒鯨有牙齒,也跟鬚鯨一樣,食物到嘴后不會咀嚼直接嚥下。

傳說中凶猛的殺人鯨,其實從來不把人類放在其餐單中,畢竟比起美味鱈魚,被層層化纖衣物包裹的人類實在難以嚥下。© Wilson Cheung
傳說中凶猛的殺人鯨,其實從來不把人類放在其餐單中,畢竟比起美味鱈魚,被層層化纖衣物包裹的人類實在難以嚥下。© Wilson Cheung

早期人類對鯨魚並不瞭解,總有傳說或小說把鯨魚的體型與其攻擊性畫上等號。實際上,不管那個品種,大部分鯨魚都是非常溫順的,不會主動攻擊人類。這與牠們的身體構造也有關係,就算是體型龐大的鬚鯨,食道只有10厘米左右,就算意外把人類吞進嘴裏,也難以嚥下。就算是處於海洋食物鏈頂端的虎鯨,除非真的極度飢餓,也不會把人類視為食物。倒是因為其非常聰明,總是被捕捉送往世界各地海洋公園,殘忍地圈養訓練成為賺錢工具。

脆弱的海洋巨無霸

根據早期北極文獻記載,峽灣中的鯨魚聚集起來密密麻麻、多不勝數,人們甚至可以踩著露出的鯨背,從峽灣的一端走到另一端。可是工業革命以後,航海技術不斷發展、對鯨油的需求大增,鯨魚體型龐大、成群活動、性情溫順,很容易被大量獵殺。到20世紀中葉,大量商業捕鯨導致海洋中95%的鯨魚消失,大多數大型鯨魚物種迅速走向滅絕。

經過長時間的磋商,國際捕鯨委員會(International Whaling Commission)參與國在1982年投票通過了《禁止商業捕鯨公約》,於1986 年生效。自此雖然被人類捕殺致死的鯨魚數量減少,許多物種和種群數量有所回升,但牠們仍要面對漁網纏繞、噪音污染、水污染、航運船隻碰撞、缺乏食物和喪失棲息地等多種威脅,要回到往日的光景恐怕不容易。

工業革命後受人類的大量捕殺及其他人類活動的影響,鯨魚危機處處。© Wilson Cheung
工業革命後受人類的大量捕殺及其他人類活動的影響,鯨魚危機處處。© Wilson Cheung

神奇的蘑菇

北極因紐特人朋友,曾分享過一個關於大烏鴉與鯨魚的傳說。有一天,大烏鴉(人形的神)發現了一頭擱淺奄奄一息的鯨魚,大烏鴉很想幫牠重回大海,可惜有心無力。神靈告訴祂,在森林深處,有一個受著特別的月光照耀的地方,長著神奇的蘑菇,只要吃下蘑菇,就會有力量將鯨魚帶回大海。大烏鴉聽罷,馬上趕去找到蘑菇,吃下後果然變得力大無窮,輕易舉起擱淺的鯨魚,將牠送回了大海。

相信在現代機器的幫助下,若遇上擱淺的鯨魚,人類不再需要魔法變得力大無窮,就可以幫助牠們重回大海。我倒是希望可以有一種神奇蘑菇,可以讓人類擁有幫助全世界鯨魚族群復育的決心,讓人類懂得加倍努力保護鯨魚這個倍受威脅的瀕危物種。我們的下一代還能不能看到鯨魚在北極旋轉跳躍,自由自在食大餐,就視乎你我的行動了。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