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消息

Homepage主頁

如何支持

專題報導 北極
6 mins

最新數據力證北極海冰融化趨勢,我們要行動守護北極

作者: 綠色和平

每年夏天,北極海冰都會收縮到年中最低點,這是大自然正常的規律。不過,過去幾十年海冰面積持續下降,並不正常。同樣不正常的是,各國政府似乎沒有意識到「地球正在融化」,「生活如常」。海冰最小值最新科學數據公佈之際,我們希望延續去年與年輕科學家和行動者Mya-Rose Craig在「地球最北端的氣候行動」精神,呼籲各地政府緊急應對,世界必須共同行動,守護北極與海洋,拯救氣候。

北極海冰最小值最新公佈,記錄中15個最低數值,悉數於過去15年(包括今年2021年)錄得。© Ian Willms / Greenpeace
北極海冰最小值最新公佈,記錄中15個最低數值,悉數於過去15年(包括今年2021年)錄得。© Ian Willms / Greenpeace

美國國家冰雪數據中心(National Snow and Ice Data Center,NSIDC)[1],於9月22日公佈[2],北極於9月16日錄得年度海冰最小值(Arctic Sea Ice Minimum),讀數為473萬平方公里,屬1979年有衛星記錄以來第12低,而過去15年也是衛星記錄中海冰面積數字最低的15年。

解讀:2021年海冰最小值

美國國家冰雪數據中心公佈,2021年9月15日北極海冰面積為473 萬平方公里。橙色線顯示了1981年至2010年同日的平均海冰範圍。(Credit: National Snow and Ice Data Center)
美國國家冰雪數據中心公佈,2021年9月15日北極海冰面積為473 萬平方公里。橙色線顯示了1981年至2010年同日的平均海冰範圍。(Credit: National Snow and Ice Data Center)

NSIDC的總監Mark Serreze在聲明中解釋,今年的最小值未至於歷史新低,緣於比較冷和暴風雨的天氣狀況,形容今年的北極海冰獲得「緩刑」。根據該中心年度海冰最小值最低記錄,是在2012年創下的,而今年的結果比當年高出約40%。

紐約時報報導[3]指出,數據提醒我們,氣候是自然可變的,而且變化有時會左右氣候變化的影響。 但我們絕不能掉以輕心的是,該北極區域變暖的速度,是地球其他地方的兩倍多北極海冰的整體下降趨勢繼續。 縱觀而言,對比1981年至2010年的平均最小值,今年的總面積低近155萬平方公里。而過去15年的最低值是自1979年以來15個最低的數字,今年也包括在內。更重要的是,相對較高的最小值,之所以得來,似乎受惠於厚的多年冰,而根據衛星記錄,這些多年冰的總面積亦接近最低紀錄

綠色和平呼籲世界領袖拯救氣候,守護海洋

就最新的北極海冰數據,綠色和平北歐辦公室海洋項目主任Laura Meller發表評論:「北極冰蓋從未如此薄而脆弱,古老而堅固的冰層,95%已經因氣候危機而消失。最新數據顯示,今年的永久冰量接近歷史最低點。

今年的海冰面積是記錄以來第12低,但不要誤以為是好消息,北極海冰體積已經減少了三分之二[4],而且過去幾十年來,海冰面積持續下降[5]

氣候崩壞,令我們失去如此重要的生態系統,而地球上最脆弱的社群,對氣候帶來最少破壞卻最受氣候危機影響,令人深感悲痛和沮喪。至於世界各國領導人,似乎還在等待北極冰蓋消失,毫無緊急行動。我們敦促全球領袖停止無視科學,並為我們的藍色星球提供迫切需要的保護。 他們必須大幅減少使用化石能源,並為全球海洋建立龐大的保護區網絡,免受人類活動侵擾。」

請繼續與綠色和平同行,守護北極

2020年綠色和平與年輕科學家和行動者Mya-Rose Craig親赴北極見證有記錄以來北極海冰第二新低。 © Daniella Zalcman / Greenpeace
2020年綠色和平與年輕科學家和行動者Mya-Rose Craig親赴北極見證有記錄以來北極海冰第二新低。 © Daniella Zalcman / Greenpeace

回首2020年,科學家紀錄到北極海冰第二新低點,綠色和平船艦極地曙光號特意駛往北極,直擊年度海冰最小值,同時,我們以積極行動,期望為環境和氣候帶來正面改變,在當地進行各項研究工作,而且與年輕氣候行動者Mya-Rose Craig一同發聲,爭取全球海洋公約,扭轉冰川融化命運。

今年19歲的「Birdgirl」Mya-Rose Craig,是鳥類學家和氣候與平權運動活躍人士,因致力推廣自然科學而成為英國最年輕榮譽博士之一。去年她登上極地曙光號,參與綠色和平的北極之旅,在9月25日(星期五)響應全球Fridays For Future的行動,在北緯82.2度,舉起「年輕人為氣候行動」標語,呼籲各方採取緊急行動抗衡氣候危機。是次的行動,新近獲得健力士世界紀錄認證:地球最北端的氣候行動[6]

Mya-Rose Craig2020年參與綠色和平極地曙光號的北極航程,9月25日在極地為氣候行動,最近獲健力士記錄認證為地球最北端的氣候行動。 © Daniella Zalcman / Greenpeace
Mya-Rose Craig2020年參與綠色和平極地曙光號的北極航程,9月25日在極地為氣候行動,最近獲健力士記錄認證為地球最北端的氣候行動。 © Daniella Zalcman / Greenpeace

Mya-Rose表示:「登上健力士紀錄,我感到自豪。自己參與的北極之旅,可以獲得注目,我覺得很榮幸,而且非常重要,因為可以讓更多人了解其背後的重要議題。」綠色和平也在此分享,邀請你與更多同行者,延續「地球最北端的氣候行動」傳達的訊息和精神,讓我們一起宣揚「30x30」守護海洋訊息,進一步守護北極和氣候,爭取各國政府與企業淘汰化身能源;無論我們身在地球哪一方,堅持行動,同心拯救氣候,為世界建立和平與綠色未來。

備註:

[1] National Snow and Ice Data Center (NSIDC)
[2] NSIDC “Arctic sea ice at a highest minimum since 2014
[3] New York Times “Arctic Sea Ice Hits Annual Low, but It’s Not as Low as Recent Years
[4] NASA’s “With thick ice gone, Arctic sea ice changes more slowly
[5] NASA’s “Arctic Sea Ice Minimum
[6] 健力士世界紀錄認證:地球最北端的氣候行動(英文)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