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消息

Homepage主頁 v2018

如何支持

專題報導 北極
4 mins

【北極物語】雪地飛狐──北極狐狸

作者: 綠色和平專欄作者Wilson Cheung

來自香港,目前正身處北極的「極地科研與探險專家」Wilson Cheung,在綠色和平網站開設專欄,帶領你我進入香港人極少可親身經歷的極地探索與科研領域,期望透過Wilson的直擊分享,開闊你我對北極的認識,增添我們守護北極的識見和能量。前期的【北極物語】,為大家介紹了多位仲夏北極常客,隨着極地慢慢進入漫長黑夜,今期我們要介紹北極原居民──北極狐狸。

踏入十一月,北極早在一星期前已不見太陽的蹤影,大部分的野生動物早已往南遷。直至明年的二月,才會有下一絲的陽光降臨這連綿白皚之地。然而生活在這昏暗的國度,仍不時會看見一個個細小的腳印出現在我家或大學研究所辦公室的門口。有時候我在研究所工作至深夜二、三時,離開辦公室時便會發現這些小小的足跡遍佈回家的路。每次看見這些小腳印,我便知道在這片孤寂嚴寒中,有可愛的北極狐狸在我身邊陪伴着我。

北極狐狸是極少數留在北極過冬的物種之一,同時亦屬更少數蹤跡遍佈整個泛北極地區的物種之一。牠們出沒的範圍橫跨多個國家和地區,其中包括阿拉斯加。除了在冰島和格陵蘭的北極狐狸有細微的基因特點之外,其他所有地方的北極狐狸基本上均屬同一物種。

嬌小可愛 淵源久遠

有一段日子我在The University Centre in Svalbard進行研究,不時工作至深夜。當時是春天,深夜人跡罕至的時候,經常會看見北極狐狸在垃圾堆或人們的家虎視眈眈尋找食物。春天的北極狐狸雪白的身上出現斑駁灰色的毛髮。有一次我和其中一隻北極狐狸對上了眼,牠看着我看着牠。於是便開始了互相跟蹤對方回家的遊戲,十分有趣。

細數我與北極狐狸最親密的一次接觸,是發生在位於斯瓦爾巴國王峽谷之中、有北極科學城之稱的Kongsfjorden Ny-Ålesund自然保護區。我記得當時是冬天,突然有隻毛茸茸、白雪雪的傢伙走近我們,正是一隻好奇的北極狐狸一邊走近、一邊打量着我們。鑒於該地平常十分鮮有人類到訪,牠走得與我們非常近,經過一番仔細的目測檢查後,牠便擺動着可愛的白色大尾巴逕自離開。看着牠離開的背影,這個可愛的背影漸漸烙入我的腦海中,自此每次看見北極狐狸,都藏不住心中對牠們的喜愛。

在斯瓦爾巴國王峽谷中巧遇毛茸茸、白雪雪的北極狐狸 。 © Wilson Cheung
在斯瓦爾巴國王峽谷中巧遇毛茸茸、白雪雪的北極狐狸 。 © Wilson Cheung

有關北極狐狸的起源,早在「走出西藏」(Out of Tibet) 的假說有描述和記載── 據說在青藏高原發現了上新世早期(5.08-3.6 MYA/百萬年前)已滅絕的祖先北極狐(Vulpes qiuzhudingi)的化石,以及上新世(5.3-2.6 MYA/百萬年前)期間進化的現代哺乳動物的許多其他前體。 而這種古老的狐狸,被認為是現代北極狐的祖先。

在格陵蘭的北極狐狸,從冬天的白色轉變到夏天的棕色或灰色。 © Wilson Cheung
在格陵蘭的北極狐狸,從冬天的白色轉變到夏天的棕色或灰色。 © Wilson Cheung

於我而言,北極狐狸最特別之處正是牠們冬夏季的分別。他們會在秋天的時候大量進食,以增加自己的體重,增幅可高達50%。同一時間牠們毛髮的顏色亦會有所轉變,冬天的時候是白色、夏天的時候是棕色或灰色。顏色方面,百分之九十九的北極狐狸的顯性基因是灰色,只有百分之一的北極狐狸的顯性基因是灰藍色,我們稱之為北極藍狐(Arctic blue fox)。這些稀有的灰藍色狐狸是毛皮貿易的頭號目標,令北極狐狸不斷被濫殺。導致在80年代至90年代中期,北極狐狸的物種數量直線下降。隨着人類社會越來越進步,人們了解到皮草的殘忍之處,方才令北極狐狸的物種數量漸漸上升。

在俄羅斯遠東千島群島的北極藍狐。 © Wilson Cheung
在俄羅斯遠東千島群島的北極藍狐。 © Wilson Cheung

極北飛狐,詭秘良善?

有很多民間傳說以銀白詭秘的北極狐作主角。在芬蘭,傳說中北極狐在白雪皚皚的山峰上奔跑,它們濃密的尾巴刷起了漫天的雪花,這些雪花反射月光或者點燃火花,故此引起熾熱的北極光。 所以在這個波光粼粼的芬蘭拉普蘭地區(Lapland),會稱北極光為“revontulet”,意曰「狐狸之火」(Fox's fire)。

在芬蘭拉普蘭(Lapland),會稱北極光為“revontulet”,意曰「狐狸之火」(Fox’s fire)。 © Wilson Cheung
在芬蘭拉普蘭(Lapland),會稱北極光為“revontulet”,意曰「狐狸之火」(Fox's fire)。 © Wilson Cheung

同時北極狐狸亦有很多與人有關、代代相傳的故事。加拿大西北地區的Dene原住民有一個傳統故事:在貧瘠的日子裡,村民們注意到每天都來拜訪的烏鴉似乎總是吃飽喝足。有一天,北極狐狸跟蹤烏鴉,發現原來烏鴉一直把馴鹿藏起來。 北極狐狸於是將馴鹿帶給村民們,一起分享食物和慶祝脫離飢餓的困境。

守護北極行動急需你支持!

綠色和平致力揭露和制止在北極的鑽油和過度捕撈行為,守護北極,減輕北極熊生存壓力。

捐款支持

北極狐面對的威脅

在冰島的北極狐,因人類走近而逃逸。 © Wilson Cheung
在冰島的北極狐,因人類走近而逃逸。 © Wilson Cheung

從古至今,毛皮貿易一直是北極狐狸最大的威脅,因北極狐狸的皮毛可以製作出極高品質的皮草大衣。時至21世紀,北極狐狸現在仍然因其皮毛而被獵殺,特別是居住在它們附近的土著居民。 當毛皮貿易的市場規模大幅減少,北極狐狸才不像從前那樣受到過度捕獵。

影響北極狐狸的另一個威脅是氣候變化,因為北極的氣溫上升速度是世界其他地區的兩倍。 氣溫升高會導致北極發生許多變化,包括海冰減少、永久凍土融化和海平面上升,直接影響或摧毁着他們日常生活的棲息地。此外,被圈養的狐狸,也會不時對野生北極狐狸物種造成疾病和基因污染,加上缺乏獵物。由此可見北極狐狸每天的生活都面對着四方八面的威脅。

踏入冬天,天氣漸涼,我們可以很方便的打開暖爐、甚至在被窩裏過冬。然而北極狐狸僅憑一己小小的身軀在北極的嚴寒之中過冬。儘管有毛髮變色的高本領,保護色的作用可降低他們被狩獵的機會,卻完全未能在全球暖化的大環境下有一絲的保護作用。為了守護這些可愛的北極狐狸,身處在地球另一邊的我們並非只可袖手旁觀。源頭減廢、多乘搭公共交通工具等,看似微小的舉動都可為減慢全球暖化出一大分力,守護北極狐狸和牠們的家。

捐助支持 捐助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