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消息

Homepage主頁

如何支持

專題報導 生活
4 mins

在社區糧倉呼喚愛!馬尼拉原住民助人自強

作者: 綠色和平東南亞菲律賓辦公室傳訊項目主任Maverick Flores

年初聯合國曾警告,新冠疫情的影響會陸續浮現,包括人口持續失去經濟能力和糧食供應中斷。以下故事,正正發生這樣的場景,卻為你我發放施比受更有福的光輝。雖然面對發展的威脅,菲律賓的原住民族Dumagat Remontado依然將自己的農作物,捐獻馬尼拉社區糧倉,自己社區自己救,彰顯糧食公義、土地公義。

Dumagat Remontado原住民的農民展示將送往社區糧倉的收成。© Basilio H. Sepe / Greenpeace
Dumagat Remontado原住民的農民展示將送往社區糧倉的收成。© Basilio H. Sepe / Greenpeace

這裏是菲律賓馬尼拉東的黎剎省(Rizal),一個炎炎下午,21歲的Joemar Pauig抵着熾辣陽光,在泥土中掘着長成的芋頭和紫薯。身旁有媽媽和弟弟,和他一起將剛收割的農作物放在馬鞍上,準備從大拉滕山(Daraitan)山頂的農地下山。Joemar說道:「因為我身兼其他工作,包括打理人家的花園,所以要每隔3天才會來這裏收割農作物。」

位於黎剎省山上的原住民農地,Joemar將收割好紫薯裝滿籃子。 © Basilio H. Sepe / Greenpeace
位於黎剎省山上的原住民農地,Joemar將收割好紫薯裝滿籃子。 © Basilio H. Sepe / Greenpeace

Joemar是這個地區的Dumagat Remontado原住民其中一員,他與族民自小學習務農,耕種是族群的生存之道還有生計。

婦女團體 Kababaihang Dumagat ng Sierra Madre (KGAT)主席Maria Clara Dullas說:「時至今日,我們繼續將農耕種植代代傳承,因為我們不會放棄自己的土地。我們善用大自然的恩賜,自給自足。」

Maria Clara 正整理新鮮採穫而來的四季豆和蔬菜,準備下廚。© Basilio H. Sepe / Greenpeace
Maria Clara 正整理新鮮採穫而來的四季豆和蔬菜,準備下廚。© Basilio H. Sepe / Greenpeace

今時今日,本來原住民的作物、族群飯桌上的快樂和溫飽,且延散到馬尼拉大都會去,那裏的社區飯堂(community pantries)每日吸引數以百計的市民在排隊。

自四月起,社區飯堂在菲律賓首都馬尼拉各處冒起。意念與香港的「社區雪櫃」和「食物銀行」相近。社區飯堂的存在,超越單純的食物儲存庫,而是演變成一個社會現象,鼓勵每人發揮無私的精神,捐贈食物給予飢餓和深受疫情打擊的市民。社區飯堂,顧名思義,人人都可以參與;唯一的規則,每人只可取自己所需的份量,或者貢獻自己能力範圍可做到的。

蔬菜和其他捐贈食物羅列排放在馬尼拉的社區糧倉Mother Earth Foundation。© Basilio H. Sepe / Greenpeace、
蔬菜和其他捐贈食物羅列排放在馬尼拉的社區糧倉Mother Earth Foundation。© Basilio H. Sepe / Greenpeace

在亂流之下,Dumagat Remontado原住民沒有只掃門前雪。回應民間組織的號召,他們將自己的農作物供應予社區飯堂。

避世歷史

Dumagat Remontado這個原住民族群的歷史,不乏困難和試煉。「Remontado」源自西班牙文,意思是「逃往深山的人」,他們的祖先原本住在低地,因逃避西班牙殖民統治而逃往深山隱居。

到了現代社會,Dumagat Remontado原住民依然為族人的權利抗爭,不時成為新聞題材,事源有關方面計劃在他們祖地興建Kaliwa水壩,工程選址大拉滕山和鄰近於奎松省的地區,若項目獲批,Dumagat Remontado原住民和其他居住該地區的非原住民都會被逼遷離。

Maria Clara說:「我們奉若聖地的祖地,有部分會被淹沒。計劃具體如何,我們未看過,我們族民很多都不同意該項目,但他們卻常常在發言時,說我們已經同意。」

去年,威力極強極、造成傷亡的颱風環高(Typhoon Vamco)襲擊菲律賓,令首都馬尼拉和其他省份連日淹浸,而居於大拉滕山的Dumagat Remontad原住民亦深受颱風帶來的洪水之害。雖然他們憑着民族信仰捱過一關,但仍然需要外界的援助。所幸的是,有很多組織向他們伸出了援手。

Dumagat Remontado 原住民組織SUKATAN-LN的領袖Renato Ibañez憶述:「傳統智慧讓我們估計到洪水來襲的時間和規模:如果中午時份水位高漲,而且起風,大災難即將來臨。按照這些徵兆,當時我們的長老叫我們撤離。」

Dumagat Remontado原住民孩子走過大拉滕山區河上。© Basilio H. Sepe / Greenpeace
Dumagat Remontado原住民孩子走過大拉滕山區河上。© Basilio H. Sepe / Greenpeace

回饋社會

「社區飯堂」這個新穎的概念,Dumagat Remontado原住民到了最近才認識,一位擁有大愛之心的年輕女孩,先在餐廳食肆林立的Maginhawa街設下第一個,小小的舉動,如以石擊水,引起漣漪,數以千計緊接,在不同社區遍地開花。

Maria Clara說,即使面對官司和疫情帶來的經濟困難,不會澆熄Dumagat Remontado 原住民幫助社區的熱心,他們的農作物供給至少10個社區飯堂,「我們亦想藉此告訴政府,或Kaliwa水壩項目中代表政府的人,請你們看看,這些來自由水壩項目選址種出來的食物,這片將要淹沒的土地,可以讓多少家庭得到溫飽。」她質問:「你們確定要摧毀這一切嗎?還是我們應該更支持原住民叫停這個項目?」

菲律賓Pasig市的一個「社區飯堂」外,人們井然有序地排隊,等候領取免費的食物和物品。 © Basilio H. Sepe / Greenpeace
菲律賓Pasig市的一個「社區飯堂」外,人們井然有序地排隊,等候領取免費的食物和物品。 © Basilio H. Sepe / Greenpeace

對於Dumagat Remontado的農夫,社區飯堂感謝他們賜予的農作物,例如在帕西格(Pasig)市Pinagbuhatan的可持續社區飯堂(Sustainable Community Pantry),發起人Lou Mercado表示:「我們很感謝Dumagat Remontado原住民的慷慨。他們完全體現了bayanihan精神(菲律賓語中守望相助的意思),他們願意將自己的所有,即使僅僅夠用的份量,毫不吝嗇地分享給我們。」

接收Dumagat Remontado的農作物之前,Lou 和他的義工同伴還發揮民間智慧,為數十位會到來排隊的街坊張羅更多資源,在附近的街市「拯救」仍可被食用,但不能賣得好價錢的食物。

惜食智慧

Maria Clara 和Dumagats Remontado原住民樂見菲律賓同胞欣賞他們的血汗成果,但她亦同時提醒大家不要做「大嘥鬼」:「千萬不要浪費任何一點食物。正所謂『積少成多』,如果可以將食糧每分每滴都滙集起來,可讓更多人溫飽。我們要常懷感恩的心,多謝促成社區飯堂的朋友,他們都是願意為自己社區付出的有心人。」

在菲律賓馬尼拉,婦女義工將蔬菜農作好分配,準備捐贈社區糧倉。© Basilio H. Sepe / Greenpeace
在菲律賓馬尼拉,婦女義工將蔬菜農作好分配,準備捐贈社區糧倉。© Basilio H. Sepe / Greenpeace

Dumagats Remontado 原住民領袖Renato認為,族人此舉是與城市人建立關係、加強守望精神的第一步,讓全國更上下一心,共渡時艱。「我對族人說,這次我們也成為施予的一方,我們不再是單方面接受幫助。在我看來,透過這些食糧,國家所有人民連結在一起,同枱吃飯,無分彼此,沒有紛爭。」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