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消息

Homepage主頁

如何支持

專題報導 海洋
4 mins

【國際海洋日】前線水手船艦揭秘!飄泊南極的辛酸與快樂

作者: 綠色和平

南極,是難以踏足的秘境;連月飄泊大海,亦是超乎想像的歷練。兩者結合起來,生活又是怎麼過?前後擔任綠色和平水手9年的黃懿萱(小豚),完成跨年「守護海洋之旅」壓軸一站南極的研究任務後,隨極地曙光號回到荷蘭阿姆斯特丹港口稍事補給,並趁6月8日國際海洋日前夕透過視像直播,與過百位支持者遊覽這艘效力綠色和平25年的破冰船,以及分享鯨魚巧遇、冰川泣別的非凡航程。

小豚在極地曙光號越洋直播,娓娓道來一個個浪遊海洋的動人故事。 © Greenpeace
小豚在極地曙光號越洋直播,娓娓道來一個個浪遊海洋的動人故事。 © Greenpeace

儘管當地天氣不似預期,依然無阻「導遊」小豚與「導演」Rosy率領觀眾繞場一周,從登船口(pilot door)、上層甲板(bow deck)到直升機甲板(helideck)解說船隻結構與裝備:「每艘橡皮艇都有如Mermaid(美人魚)的獨特名字,因它們全都是我們進行研究、攀爬鑽油平台的好夥伴,所以都很愛惜。」繼而深入船長室以至廁所、廚房、船員休息室等「絕密」地方,分享船上鮮為人知的生活日常,「像廚房到處都安裝了鐵桿,因船隻出海時不停晃動,廚師可說是一邊扶穩一邊炒菜。」

小豚拿起望遠鏡,示範船員如何輪流擔任瞭望員(watchkeeper)眼觀四周,避免與海上其他船隻碰撞。 © Greenpeace
小豚拿起望遠鏡,示範船員如何輪流擔任瞭望員(watchkeeper)眼觀四周,避免與海上其他船隻碰撞。 © Greenpeace

參觀期間,為何「亂入」了一隻獨角獸和一頭北極熊?「現在全球暖化,北極熊都沒有家,所以要住進極地曙光號!(笑)」其實獨角獸先生是船上的無線電操作員,而北極熊則是大副,平日忙於與岸上人員保持聯絡,並打點大小船務,今次客串公仔演員扮鬼扮馬,只為歡迎及感謝大家登船參觀!

水手做咩?病咗點算?小豚你問我答

完成導賞團後,小豚開放chatroom讓觀眾留言發問──搶先舉手的6歲小朋友Thomas,很想知道遊客是否可以隨船出航。其實綠色和平船艦不時也有來自各地辦公室的行動者加入助陣,但小豚也不忘笑言:「有個基本要求是超過18歲啊!現在先持續關注我們的行動吧!」以下摘錄其他有趣問題:

如何在顛簸船上煮食而不失霸氣?小豚親自示範這個回復廚具平衡的法寶! © Greenpeace
如何在顛簸船上煮食而不失霸氣?小豚親自示範這個回復廚具平衡的法寶! © Greenpeace

Q:怎樣加入綠色和平船艦團隊?
本身我是在綠色和平台灣辦公室當義工及行動者,後來希望更進一步在環保前線行動,便申請成為廚師助理;因船上大多是專業人員,所以我去修讀一些訓練,考獲水手資格,最終很幸運可以在船上工作

Q:做義工的話,不介意沒有收入嗎?
捍衛環境是我的熱情所在與一生志業,就算收入少或沒有收入也沒關係!現在以船員身份出航也有一定收入,環保工作需要大家支持,讓環境工作者可以堅持下去

Q:水手的工作?
主要是操作纜繩,以及保養船身及船上工具、機器。相比一般水手更特別的是,我們也是行動者,也要駕駛小艇、手持橫額參與直接行動啊!

「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有賴水手平日勤力髹油、保養,綠色和平船艦才能精銳出擊執行各種環境任務。 © Tommy Trenchard / Greenpeace
「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有賴水手平日勤力髹油、保養,綠色和平船艦才能精銳出擊執行各種環境任務。 © Tommy Trenchard / Greenpeace

Q:有時船隻飄泊海上數以月計,後期會吃甚麼?
船內空間有限,所以每次靠岸,廚師都要仔細掌控並採購適量食材,看哪些容易壞掉,又要計算每位船員每日吃多少。記得有次在太平洋行動,真的兩個月都沒有靠岸,糧食都快沒了,大家看到最後一顆橙,幾乎要吵起來,每個人都想吃!所以我們都很尊敬廚師

Q:你們在船上怎樣洗澡?
船上有把海水轉化成淡水的機器,但淡水依然很珍貴,所以我們常常開玩笑:「如果洗澡超過5分鐘,小心被船上工程師抓到!」

Q:船員生病的話怎麼辦?
剛才錯過了一個叫hospital的地方,那裡的床可以調校各種角度。我們在陸上有在線醫生,有需要時大副會致電聯絡並轉述症狀,然後按醫生指示取用船上標籤了相應編號的藥物,例如「現在你去拿1、2、3號的藥給他服用」。若情況很嚴重的話,就要聯絡海岸防衛隊派直升機把船員送到醫院診治

小豚年初隨極地曙光號到訪南極,進行企鵝普查、採集水樣本研究化學品污染等一系列工作。 © Abbie Trayler-Smith / Greenpeace
小豚年初隨極地曙光號到訪南極,進行企鵝普查、採集水樣本研究化學品污染等一系列工作。 © Abbie Trayler-Smith / Greenpeace

Q:若航程期間看到動物陷入困境,你們會出手拯救嗎?
看是怎樣的危險,如果我們有辦法解決,定會盡力搶救,例如海洋生物被漁網纏繞的話,船上有專業潛水設備,我們可以即時幫忙。紀錄和見證也是拯救動物的一種方法,將牠們的處境公諸於世,讓大眾了解並多加關心;這些證據也有助向執法單位施壓,進而訂立相關法律規範

Q:最難忘一次行動是甚麼?
2015年,我與極地曙光號航行至北海(North Sea)參與「海洋樂園」行動,在常常有漁民利用底拖網捕魚的區域,投入多顆重達2、3噸的岩石,希望因為岩石可能絆著底拖網,而阻止漁船作業破壞海床。我們也航行至多年前投下其他岩石的地方,調查生態復原的狀況,發現許多難以見到的物種,fish paradise正在恢復!行動帶來真實改變,真的很感動!

抗疫非常時期,不論訪客或船員,上船前都要完成一系列清潔及消毒程序。 © Greenpeace
抗疫非常時期,不論訪客或船員,上船前都要完成一系列清潔及消毒程序。 © Greenpeace

Q:下一個任務是甚麼?
鑑於新冠肺炎疫情,全球陷入停擺狀態,但我們的成員還是很努力工作,蓄勢待發準備下一趟旅程……暫時先保持驚喜吧!敬請留意我們的網站(笑)。

Q:每次航行為期多久?
每次待在船上3個月,然後回家3個月,我通常都會回到台灣跟家人在一起,然後再次登船參加下一個任務。這次則是例外狀態:全球爆發疫情令航班數目大減,船員難以「交更」,所以我已經留守極地曙光號超過5個月,慶幸下星期終於能回台灣了!

超過100位支持者參加「綠色和平水手黃懿萱:帶您參觀極地曙光號、介紹守護海洋工作」線上分享會,一起遊覽極地曙光號並細聽海洋故事。 © Greenpeace
超過100位支持者參加「綠色和平水手黃懿萱:帶您參觀極地曙光號、介紹守護海洋工作」線上分享會,一起遊覽極地曙光號並細聽海洋故事。 © Greenpeace

兩段聲音,兩條鯨魚,兩個故事

分享會來到尾聲,小豚準備了兩段錄音與觀眾細聽:一個是去年5月船員與音樂家合作、利用北極自然掉落浮冰製成樂器演奏的樂曲《海洋回憶》(Ocean Memories)。「這裡有法國號、大提琴、鼓、木琴……不幸是科學研究指出,北極夏季海冰最快到2040年就可能全部消失,意味大家喜愛的北極熊很可能喪失家園。因此綠色和平船艦多年來都在夏天航行到北極採集相關證據,並登上鑽油平台直接行動。」

極地曙光號的破冰船結構,令它比一般船隻更搖晃,像這些被硬生生截斷的鐵枝就是風浪見證:「就像住在洗衣機裡…有時大家早上的樣子都很累,因為都睡不著。」 © Greenpeace
極地曙光號的破冰船結構,令它比一般船隻更搖晃,像這些被硬生生截斷的鐵枝就是風浪見證:「就像住在洗衣機裡…有時大家早上的樣子都很累,因為都睡不著。」 © Greenpeace

另一段聲音則是小豚年初隨船到訪南極象島(Elephant Island)進行企鵝普查期間(結果顯示頰帶企鵝chinstrap penguin族群驟減77%),親手紀錄的冰川「哭聲」:「到南極之前,我以為那邊是個很安靜的地方,但每天都會聽到打雷般的冰山崩塌聲。有天我駕駛小艇到一個小峽灣,放下原來用作記錄鯨魚聲音的水底咪高峰,赫然發現深處的破冰聲非常急促。雖然氣候變化看不到,但全球暖化的腳步已經離我們非常近。」

只露出鼻子的小豚,在南極駕駛小艇破風前行。 © Abbie Trayler-Smith / Greenpeace
只露出鼻子的小豚,在南極駕駛小艇破風前行。 © Abbie Trayler-Smith / Greenpeace

因喜愛鯨豚而得名「小豚」的她,最後也分享了一喜一悲的鯨魚故事:「有隨船科學家跟我們一起辨別鯨魚個體,剛巧在一位來自巴拿馬的船員Mir生日當天,找到一條鯨魚,而牠正是2012年初次於巴拿馬現身,被拍到連續3年回游到南極。」

「另一條鯨魚,我們發現時,尾鰭一半已經不見了……大家都以為海洋很空曠,其實很密集、忙碌,我們常常遇到很多漁船,還有它們丟棄大海的破壞漁具或漁網,傷害海洋生物。這條斷尾鯨魚很可能被漁網纏繞,掙脫時就折斷了尾鰭……其實科學家早已發現鯨魚是很強大的儲碳機,一條鯨魚生前可把33噸碳吸進肚子裡,死後沉入海底並封存數世紀之久,因此保護鯨魚也有助減緩全球暖化。」

於小豚而言,海洋從來不是異域他鄉,而是寄存繽紛生態、維繫穩定氣候的心房,期望更多像你一樣關心海洋的人能攜手促成全球海洋公約,循著迷途指南邁向2030年保護最少30%海洋的正確航道。「開小艇時感覺真的非常寒冷,尤其我來自亞熱帶地區,冬天不會下雪,我也從沒看過雪。直至來到南極,每次出任務都要穿5層襪子保暖,又會突然起霧起風,環顧四周都是雪白冰山,因此要再三確認海圖與GPS,很擔心迷失南極。」

小豚特意響應國際海洋日繪畫5款明信片,作為答謝新會員的小禮物,每張背後都有故事:例如棲息北極的環斑海豹(ringed seal),正趕在浮冰破裂前孕育小海豹斷奶;海獅則因浮冰減少,被迫擠在有限空間。 © Greenpeace
小豚特意響應國際海洋日繪畫5款明信片,作為答謝新會員的小禮物,每張背後都有故事:例如棲息北極的環斑海豹(ringed seal),正趕在浮冰破裂前孕育小海豹斷奶;海獅則因浮冰減少,被迫擠在有限空間。 © Greenpeace

「船員在野外執行研究任務,採集環境危機的第一手證據,其實真的非常不容易。而我們可以做這些行動,都是感謝你們的支持和捐助,特別是綠色和平不接受政府、企業捐款,全靠各位支持才可以航行到偏遠地區見證環境危機,站在第一線直接行動。謝謝大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