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消息

Homepage主頁

推動改變

專題報導 塑膠
3 mins

城門河見證,塑膠垃圾漂流記

作者: 綠色和平
塑膠餐具用完即棄,扔進垃圾桶直送堆填區,就能「淡淡交會過各不留下印」?颱風「山竹」早前襲港期間,揮揮衣袖不帶走一片又一片垃圾汪洋,為大自然控訴夠鐘走塑,但都市廢物從何入海流?綠色和平進行全港首個河流塑膠污染影像分析研究,發現全港9條主要河道均有餐盒、飲管、餐具等落「膠」流水,其中單是城門河,每年就有1,750萬件塑膠垃圾直接流入海洋。

項目主任陳可淳手中這件碎片的圖案,您認得嗎?(答案是29年前的發泡膠餐盒……)本港連鎖快餐店商標早已改頭換面,只有即棄塑膠垃圾「遺臭萬年」──無論「山竹」過後的垃圾狂潮,抑或綠色和平團隊淨灘時審計垃圾品牌,不時發現一些像褪色午夜殘片的本地品牌包裝,例如塑膠餐具、飲品容器等,但懷緬過後只有欷歔。因為它們正在控訴,除了一般因洋流及海浪把垃圾帶至香港海岸的外來因素,本地塑膠垃圾經由主要河道流入大海,同樣是污染海洋的內在主因。

©Leo Mak

您我不忍海龜鼻插膠飲管,或者憂慮港人經常食用的海鮮含有微塑膠,卻也許思疑本地塑膠垃圾即使深埋堆填區「百年不化」,按道理不會飄洋過海?從城市到海洋,其實沒有想像中遙遠。狂風暴雨下垃圾被吹走、雨傘膠袋逼爆垃圾桶的景象,您一定不會陌生──風吹雨打等無可避免的因素(當然還有亂拋垃圾等人為惡果),令城市垃圾容易落入雨水渠,經由河流進入大海,成為難以分解的海洋垃圾。

為了印證落「膠」流水真相,綠色和平今年8月開始實地考察9條本港主要河道,記錄城門河、林村河、大埔河、屯門河、石上河、雙魚河、元朗主明渠、山貝河及錦田河的塑膠垃圾種類,發現主要為即棄塑膠製品,包括餐盒、飲管、餐具、膠袋、膠樽、食品包裝及發泡膠碎片等。我們同時以沿岸居住人口最少40萬、「大直路」流出吐露港的城門河為重點研究對象──研究人員在城門河大圍段連續8天放置縮時相機,繼而根據影像分析調查,推算出城門河在夏季無降雨的日子,每天至少有48,000件塑膠沖出吐露港,即每年逾1,750萬件塑膠垃圾從城門河直接流入海洋;其中降雨後的塑膠量比無降雨時段高出一倍,平均每分鐘有56件塑膠衝出大海(即差不多一秒一件……)。

水點蒸發變做白雲,膠盒飄落下游生根……這次調查其中8條河流,分別連接后海灣、米埔及吐露港等極具生態價值地區,當塑膠垃圾隨年月分裂成微塑膠,除了有可能進入食物鏈污染后海灣潮間帶及流浮山一帶蠔田及漁獲,分分鐘讓您我「自食其膠」,甚至影響香港引以為傲的「候鳥天堂」美譽──棲息米埔及后海灣濕地的黑臉琵鷺、黑咀鷗及小青腳鷸等超過400類雀鳥,還有40種蟹類、10種蝦類、超過200種蝴蝶與蜻蜓,以至曾現身吐露港及赤門海峽的「瀕危」綠海龜及「易危」管海馬,都是「膠災」受害者。

塑膠垃圾「出得嚟行,預咗要還」,要避免河流、海洋一層一層受塑膠污染,唯有源頭減廢才是治本之道。既然如此,能否按垃圾種類逐一擊破?
膠袋!五毫子膠袋徵費尚算深入民心……
膠樽!政府正着手研究生產者責任計劃,料於2019年上半年完成……
快餐集團濫派的即棄餐具?正正是漏網之魚。

綠色和平早前推算,兩大本港快餐集團大家樂及大快活,2017年派膠量高達1.5億件,鋪平後足以由香港前往東京近8次,即使過去一年先後推出「無飲管日」、收銀機設置走塑選項等零星措施,但綠色和平期望他們能履行龍頭企業的應有責任,因此行動者於9月初分途直擊周年股東大會現場,直接向管理層表達走塑訴求。項目團隊未來會繼續磋商、行動,促請兩「大」快餐集團訂立包含時間表及清晰目標的走塑計劃,並由堂食全面走塑做起,為香港走塑做足100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