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消息

Homepage主頁

如何支持

專題報導 塑膠
4 mins

全港首個郊野溪流微塑膠調查,「膠野」水系統現警號

作者: 綠色和平

我們都好鍾意香港,閑暇甚至日常都走到郊外讚香港好靚,大家都笑說,郊野到處都是人,怕怕,不過告訴你,更可怕的是,我們在郊野的水系統找到微塑膠。綠色和平剛進行全港首個郊野溪流微塑膠調查,在水循環的前端,驚現微塑膠,這個發現是個重大警號,我們要守護郊野,不單要山野不留痕,更必須做好源頭減廢

綠色和平項目主任譚穎琳:「郊野溪流位於整個水循環系統前端,受微塑膠污染,是一個重大警號。」© Chilam Wong / Greenpeace
綠色和平項目主任譚穎琳:「郊野溪流位於整個水循環系統前端,受微塑膠污染,是一個重大警號。」© Chilam Wong / Greenpeace

全港首個郊野溪流微塑膠調查

夏日郊遊遊,炎炎暑天,溪流、石澗成為大家郊遊的首選。溪水經由雨水落到河溪上游,再往下流,加上這些地區少有工業或商業活動,理論上應該是非常潔淨,事實上肉眼觀察,水流是清澈的。然而,綠色和平最新的研究調查,在香港郊野的天然溪流採集水樣本,半數驗出含有微塑膠,當中主要為常見於即棄塑膠的聚丙烯(PP)。

大埔梧桐寨是香港的郊遊熱點,也是綠色和平郊野溪流微塑膠調查採樣地點之一。 © Ivan Cheung / Greenpeace
大埔梧桐寨是香港的郊遊熱點,也是綠色和平郊野溪流微塑膠調查採樣地點之一。 © Ivan Cheung / Greenpeace

秉承綠色和平致力科學研究、尋求可行方案邁向綠色未來的使命,我們經驗豐富的研究團隊歷年來就水系統的微塑膠檢測,由海洋城市中的河流,相信大家留有深刻印象。這次綠色和平團隊追溯到水系統的更上游。

取樣和研究

今年5月,綠色和平在8條鄰近露營場地及郊遊徑的河溪下游靜止水域,分別隨機收集1公升的水樣本。再送到瑞典的實驗室[1],利用傅立葉轉換紅外光譜技術(FTIR)進行檢測,發現半數樣本含有微塑膠[2]首次證實香港的郊野溪流暗藏微塑膠

綠色和平為郊野溪流微塑膠調查,收集水樣本。 © Chilam Wong / Greenpeace
綠色和平為郊野溪流微塑膠調查,收集水樣本。 © Chilam Wong / Greenpeace

結果

收集水樣本選址,皆是熱門郊遊地點和露營場地的下游,郊遊及露營人士會去取水的地方。發現微塑膠的溪流包括大埔梧桐寨、大帽山大曹石澗、大潭水塘的潭崗飛瀑和東涌黃龍坑

其中梧桐寨及大曹石澗的數值最高,每公升含有24粒聚丙烯(PP),而黃龍坑及潭崗飛瀑,亦驗出每公升8粒。聚丙烯(PP)常見於即棄塑膠包裝、外賣盒及即棄餐具

綠色和平郊野溪流微塑膠調查 © Greenpeace
綠色和平郊野溪流微塑膠調查 © Greenpeace

綠色和平項目主任譚穎琳說:「郊野溪流位於整個水循環系統前端,受微塑膠污染,是一個重大警號,反映城市河流及海洋的塑膠污染或更嚴重。更甚者,位於大潭水塘集水區內的潭崗飛瀑,亦驗出微塑膠,有機會隨水流進入食水系統,威脅市民健康。」

微塑膠進入水系統的影響

  • 微塑膠可含有害添加劑,其表面亦容易依附及積聚有毒物質
  • 溪流下游是河溪生物包括魚、蝦、蟹等的孕育場所。生物吸入微塑膠,食物鏈隨之受到污染
  • 順著水系統循環,河溪水流繼續流出海洋,污染海洋生態環境並於食物鏈中累積從而進入人體
  • 食物經食物鏈進入人體,在體內累積,有機會影響人類的神經系統、損害免疫系統,以及干擾內分泌系統,孕婦及發育中的小孩尤其容易受到影響

源頭減廢,還我美麗乾淨郊野

香港的郊野真係好靚,你我一起源頭減廢,進一步守護郊野。© Chilam Wong / Greenpeace
香港的郊野真係好靚,你我一起源頭減廢,進一步守護郊野。© Chilam Wong / Greenpeace

香港的郊野真係好靚,你我除了珍惜還要守護,我們不止要堅守山野無痕的原則,還可推動和連結各方,無論是個人、企業和政府為源頭減廢努力

邀請你與綠色和平一起推動政府驗測水中的微塑膠推展源頭減廢政策;要求包括超市等的企業減少無謂包裝,並提供無塑購物選擇予消費者,承擔保護環境的責任。作為社會的一份子,我們一同支持源頭減廢,拒絕購買使用無謂包裝的貨品,齊心守護香港美麗的郊野。

備註:

[1] Als Technichem (HK) Pty Ltd
[2] 因不同類型的塑膠各有不同分子結構,吸收不同波長的紅外線而產生其特徵的光譜,藉著光譜結果分析樣本的塑膠類型。

支持綠色和平,加快業界走塑承諾!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