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消息

Homepage主頁

如何支持

專題報導 北極
4 mins

【極地嚮導Eric Wong專欄】北極熊的命運

作者: 綠色和平專欄作者Eric Wong

相信有留意時事的,都會知道在這幾年間因為全球暖化問題,北極熊響起了滅絕的警號,但到底全球暖化、氣候變化怎樣影響了北方霸主的生活,相信未必每一個人都會深入了解。筆者曾經到訪位於挪威的斯瓦爾巴群島(Svalbard)與生物學家共事,經常親身目睹北極熊在當地的情況。透過這段難忘的工作經歷,希望可以分享在當地的所見所聞。

認識北極霸主

要了解北極熊的問題,首先要了解北極的地理和歷史。北極與南極最不同之處在於其地理和地質。南極擁有一大塊冰封大陸,而且不屬於任何國家擁有,而北極其實主要由一個被廣大冰原覆蓋的海洋──北冰洋──和凍土地帶所組成,並且由格陵蘭、加拿大、俄羅斯、挪威、瑞典、芬蘭、美國和冰島8個國家的部分地區共同分享,所以早在公元前北極已經留下人類活動的歷史痕跡。

直至17世紀,世界各國發現北極擁有豐富的天然資源,並開始商業捕獵活動,各種野生動物在沒有限制和管理之下受大規模獵殺。例如上次專欄我曾經分享過的「北極企鵝」大海雀,還有鯨魚、海豹和北極熊等等。

當中,北極熊的毛皮亦被獵人視為最珍貴的寶物,獵人透過販賣毛皮得到極高利潤,而權貴收藏北極熊皮更可藉此凸顯身分。直至1975年北極熊被列入瀕危物種的易危物種,世界各國禁止交易北極熊毛皮後,北極熊的數量才開始好轉,但依然有很多獎杯獵人為了娛樂,透過法律漏洞獵殺北極熊。在過去10年間,每年有至少有800至1,000隻北極熊被殺死

在北緯80度斯瓦爾巴群島拍攝的北極熊。牠們所需要的其實是這種平坦又堅固的海冰。© Eric Wong / Greenpeace
在北緯80度斯瓦爾巴群島拍攝的北極熊。牠們所需要的其實是這種平坦又堅固的海冰。© Eric Wong / Greenpeace Eric Wong/Greenpeace

北極熊的新挑戰-消失的海冰

雖然人類一直努力不懈去令北極熊數量回升,並立法保護禁止北極熊毛皮交易,但並不代表扭轉了牠們的命運,科學家預示北極熊所面對的新挑戰比人類捕獵問題更難處理。在全球暖化、氣候危機的情況下,北極海冰加速融化問題,嚴重影響了北極熊的覓食手法

北極海冰。北極熊需要的並不是這種凹凸不平的浮冰。© Eric Wong / Greenpeace
北極海冰。北極熊需要的並不是這種凹凸不平的浮冰。© Eric Wong / Greenpeace

北極熊大概4-5日便要獵食一次,而牠們最主要的食糧是海豹。海豹習慣在海冰上休息。食物是有的,但沒有海冰的幫助下,北極熊捕食海豹的成功率大大降低,畢竟海豹游泳速度不比北極熊差。北極熊若然捕獵不到食物,便難以交配產下幼熊,而幼熊亦沒有足夠的食物捱過嚴寒的冬天。

用手機從遠處拍攝的髯海豹正在海冰上休息。© Eric Wong / Greenpeace
用手機從遠處拍攝的髯海豹正在海冰上休息。© Eric Wong / Greenpeace Eric Wong/Greenpeace

筆者上年夏季在斯瓦爾巴群島視察時,雖然亦在北緯80度的地方看見堅固的海冰,但當靠南航行到北緯78度時,海上剩下零零碎碎的浮冰,不足以支撐北極熊的重量。沒有海冰牠們便會南下,接近人類居住的地方覓食,早在幾個月前挪威的朗伊爾城(Longyearbyen)便發生了人類與北極熊衝突的新聞,一位遊客在城鎮的營區露營時,被北極熊襲擊身亡,而北極熊最後也被槍殺擊斃。這樣的悲劇越來越常見,加上俄羅斯西佰利亞的工業污染和鑽鑿油井等活動,令北極熊的前途更難看見曙光。

雖然獵殺行為已經受到規管,北極熊和極地生物依然面對嚴重的人為侵害。我們的團隊正在清理北極斯瓦爾巴群島的漁業垃圾,當地動物有機會誤吞這些垃圾。© Eric Wong / Greenpeace
雖然獵殺行為已經受到規管,北極熊和極地生物依然面對嚴重的人為侵害。我們的團隊正在清理北極斯瓦爾巴群島的漁業垃圾,當地動物有機會誤吞這些垃圾。© Eric Wong / Greenpeace Eric Wong/Greenpeace

綠色和平專欄作者Eric Wong簡介:登山家和極地攝影師。2018年成為第一位香港人不靠任何支援協作,獨攀技術型山峰Ama Dablam。2019年在加拿大的探險船成為極地嚮導。作品和報導曾刊登於National Geographic 和知名的旅遊雜誌。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