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消息

Homepage主頁

推動改變

專題報導 海洋
6 mins

IPCC最新海洋報告:氣候危機也是海洋危機

作者: 綠色和平
繼去年《全球升溫1.5°C特別報告》之後,聯合國政府間氣候變化專門委員會(IPCC)上月正式發表《氣候變化下的海洋與冰凍圈特別報告》(SROCC),就全球暖化及氣候變化在海洋和冰凍地區造成的影響發出嚴厲警告。

這邊廂亞馬遜印尼森林大火持續燃燒,那邊廂雲集各國代表的聯合國氣候行動峰會(UN Climate Action Summit)9月底已於紐約結束。對比場內缺乏實質作為的決策者,場外全球各地超過760萬學生與民眾走上街頭,醞釀出波瀾壯闊的請願行動,呼籲正視氣候危機。

同一時間,IPCC在9月20至25日於摩納哥召開第51屆大會,首次針對海洋及地球上冰凍的區域,發表《氣候變化下的海洋與冰凍圈特別報告》(Special Report on the Ocean and Cryosphere in a Changing Climate, SROCC),強調氣候危機也是海洋危機,保護海洋即是對保護氣候做出行動

一雙可愛的瓶鼻海豚(Bottlenose Dolphins ),在巴哈馬的大巴哈馬淺灘穿梭暢泳。 © Greenpeace / Donald Tipton

什麼是IPCC?

聯合國政府間氣候變化專門委員會(Intergovernmental Panel on Climate Change, IPCC),是一個擁有195個成員國的國際權威氣候科學組織,致力為各國政府的決策提供科學根據。

IPCC成立已有30年,其角色並非另行開展研究,而是邀請世界各地的科學家檢視、評估氣候相關的已發表文獻,並定期就氣候變化不同層面發表科學報告。

2018年,IPCC發表《地球暖化1.5°C》特別報告,指出若希望控制全球暖化於1.5°C內,全球碳排量必須在2030年前減半、2050年達成「零碳排」目標,因此減碳是目前最逼切的工作。

2019年,IPCC發表《氣候變化和土地特別報告》,警告全球超過四分一土地陷入退化危機;人類必須改變使用土地的方式,以應對氣候危機。

綠色和平是IPCC認可的觀察員,除了在專家評審過程中提交科學和編輯建議,亦派出小型代表團參與會議,全程關注並發表回應。

這份IPCC報告由過百位國際著名科學家共同撰寫,總結近7,000篇研究論文並進行分析,評估了包括北極和南極地區與冰有關的變化;高山地區冰川、永凍土和積雪的狀況;海平面上升及其對低窪島嶼、海岸和社區的影響。報告還評估了海洋暖化和海洋酸化對不同地區的生態系統、漁業和生計的影響,並預示了未來熱帶風暴和海洋熱浪的頻率和強度,可謂至今最全面評估氣候變化當下及未來如何影響海洋與冰凍圈的報告。

意大利地中海的紅色柳珊瑚(Paramuricea clavate),近年因海水升溫導致受病原入侵,造成大規模死亡。 © Egidio Trainito / Greenpeace

適逢聯合國全球海洋公約(Global Ocean Treaty)預計將於2020年上半年進行最後一次磋商,這份報告再次指出保護全球海洋的逼切性,急須各國政府加強合作,盡快建立一項有助保護全球公海生物多樣性、設立海洋保護區網絡的國際協議。

IPCC第二工作組聯合主席暨報告作者之一Hans-Otto Pörtner,於會議現場被記者問及「全球海洋公約能否帶來改變」時更直言:「建立海洋保護區網絡,就是保證海洋能一直貢獻地球永續的途徑。的確,我們現時缺乏全球監管機制,來確保國際間能有效協調出一套整全的保育系統,亦有不少漏洞需要改善;所以,一個很堅定、很堅定的Yes。」

海洋與冰凍圈對調節地球氣候至關重要

海洋吸收了氣候系統中90%的多餘熱量,除了提供或調節地球上大部分的雨水、飲用水、食物和天氣系統之外,海洋更從地球大氣中吸收20-30%人為排放的二氧化碳,是抵禦氣候變化帶來嚴重影響的重要屏障。

除了海水通過物理過程吸收大氣中的碳,海洋生物也有異曲同工之妙,將二氧化碳轉化、固定,繼而儲存在海洋中,即俗稱所謂「藍碳」(Blue Carbon);如果沒有這一過程,氣候危機將更加惡化。

今年5月,綠色和平展開為期一年的「守護海洋之旅」。圖為於北極首站拍攝到正在冰緣覓食的白鯨。 © Christian Åslund / Greenpeace

在這些海洋動物死亡時,一小部分會一直沉入海底,其中殘留的碳也將「變身」成海底沉積物,在不受干擾的情況下可以穩定地儲存數十年。

在沿海地區,紅樹林、海草床(seagrass meadows)和潮汐鹽沼等生態系統中的生物,亦可以吸收、攔截或沉澱大氣中的碳,形成土壤和沉積物;這些沉積物在水下且不受干擾時,可以把碳「掩埋」並保存數千年之久。

海神草(Posidonia oceanica)是地中海沿海生態系統的重要物種,也是許多海洋生物的家園。 © Egidio Trainito / Greenpeace

冰凍圈變化對大氣環流、地表能量平衡、水資源等都有影響:它通過冰雪的反射、消融和水循環,發揮著調節氣候的作用。

兩極區域大面積「白色」的冰雪表面,可以將太陽光產生的熱量反射回太空。如此,兩極地區的海冰驅動著世界洋流,影響全球氣候;而兩極冰層加速消融,意味更多淡水注入海洋,不僅造成海平面上升,還導致海洋表層水變暖變淡,改變洋流,進而影響全球氣候。

總結一句:海洋和冰凍圈對於減緩氣候危機、維持地球生命的意義,非同小可。

位於俄羅斯西伯利亞西北部的亞馬爾半島(Yamal Peninsula),受全球暖化嚴重威脅,古老的永凍土(permafrost)已漸漸融化。 © Greenpeace / Steve Morgan

氣候危機下 海洋逼切需要更好的保護

我們的地球依靠海洋和冰凍圈來調節氣候,而這兩者都極易受氣候變化所影響,海洋與冰凍圈的加速改變是氣候危機最顯而易見的徵兆之一;這份IPCC報告則證實了一直以來我們最擔心的問題:氣候危機也是海洋危機。氣候變化對海洋產生的一些影響已經不可逆轉,而其他影響看來也愈來愈不可避免。

報告揭示了一些令人擔憂的現狀,以及全球暖化下不安的未來:

  • 冰層和冰川正以前所未有的速度衰退消失:過去20年,北極地區的氣溫上升水平是全球平均值的兩倍有餘,導致北極冰雪覆蓋面積急劇減少。巨大的南極冰層也變得愈來愈不穩定,地球的山地冰川正在收縮;而極地冰層崩塌,又加速全球海平面上升幅度
  • 永凍土也正在融化:若我們繼續對氣候變化袖手旁觀,到2100年隨著土壤解凍,預計將有數百至上千億噸的潛在有機碳,以甲烷和二氧化碳的形式「釋放」,屆時大氣中有害溫室氣體的含量將大幅增加——論暖化效應,甲烷大約是二氧化碳的28倍
  • 酸化與缺氧危機:海洋從「超載」的大氣中吸收多餘熱量和二氧化碳,使自身變得愈來愈熱,酸度也愈來愈高;與此同時鹽度卻愈來愈低,氧氣含量也在降低

據統計,目前人類的碳排速度相當於每小時向海洋傾倒100萬噸二氧化碳。毋庸置疑的是,我們必須加快、努力遏制碳排放,並採取更多措施保護海洋,以避免人類、環境和經濟毀滅性的後果。

奧地利位於阿爾卑斯山區的舒爾坦基冰川(Schlatenkees)也正在消退中。© Mitja Kobal / Greenpeace

建立海洋保護區 守護海洋

氣候危機正徹底改變海洋生態環境,並進一步影響全球氣候,珊瑚礁等生態系統的生存將受到威脅,海洋熱浪、颶風等現象將變得更頻繁和嚴重,海平面上升和極端氣候將逼使數百萬人流離失所……

除了氣候危機,過度捕撈、油氣鑽探、塑膠污染和未來可能發生的深海採礦等人類活動,也在進一步危害海洋生物多樣性和生態系統,削弱海洋應對和減緩氣候變化的能力。

泰國沙墩安達曼海(Andaman Sea)的珊瑚礁,一大群斑尾鱗鰭烏尾鮗魚群(Banana Fusilier)悠游其中。 © Sirachai Arunrugstichai / Greenpeace

這份IPCC特別報告再次強調「海洋是基本的氣候調節器」,讓人們重新關注海洋的重要性,同時呼籲各國政府立即行動:守護海洋,拯救氣候!

綠色和平東亞分部全球氣候政治顧問朴泰炫(Taehyun Park)表示:「報告內紮實的科學證據使人信服,但也驗證了我們最擔心的事:人類碳排放對海洋的影響遠超預期且迅速浮現。國際間必須採取規模前所未見的政治行動,以避免氣候危機為地球帶來最嚴重惡果。」

她續指:「氣候行動與提升海洋恢復能力相輔相成,而政府和工商部門都知道解決關鍵:逐步淘汰化石燃料,並最遲於明年提交一份關於控制升溫於1.5°C以內的國家計劃,同時通過強而有力的全球海洋公約,邁向將全球最少30%海洋設為海洋保護區的目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