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cument] 見證時尚污染,記錄受害者心聲

印染廠工人在量度顏料重量後,只要加上其他有毒化學物,便可配製十倍容量的顏料漿。

印染廠工人在量度顏料重量後,只要加上其他有毒化學物,便可配製十倍容量的顏料漿。

過去三年,綠色和平走訪中國超過100間工廠,親自追查時尚污染的證據,實地記錄受害者的故事。我們最近發現,浙江、紹興兩個國際服裝品牌供應商林立的工業園區,正每日向錢塘江排放近100萬噸含有生殖毒性和致癌物質的污水,嚴重影響周邊環境、附近居民、工廠工人、農民、漁民的健康和生活。
 

錢塘江邊的黑色漩渦

這個「黑色漩渦」出現在杭州蕭山錢塘江邊,是工業園區污水處理廠的隱藏排污口。深黑色的污水混合白色泡沫不斷湧出,質感粘稠帶微溫,泉眼直徑達數公尺,且釋放乳白色的水氣,沿岸近百公尺的地方也被籠罩著,散發出強烈酸臭氣味。

為了讓中外媒體及民眾直接見證水污染現場,我們將10個身穿品牌牛仔褲的假人固定在「黑色漩渦」旁,象徵這些品牌對污染袖手旁觀,並於網路、記者會中線上直播,向全球公開如此令人震驚的污染真相。

紡織工人生存實錄

浙江紹興的部分印染廠,一天要用上250公斤顏料,加上其他有毒化學物後,每天可配製十倍容量的顏料漿。

當地有種說法:「想知道這季時裝流行哪些顏色,看看河的顏色就知道了。」

重重染料覆蓋工人原有膚色。工人說,夏天一出汗,白色T恤就會被染成紅色,總覺顏料已滲入皮膚,很擔心有害身體。即使是已離開染料廠的工人,也要三數個月後才能洗掉在身上、臉上甚至指甲縫裏的顏色。

江南水鄉卻沒有一滴淨水

浙江新二村有一條蜿蜒的小河,環境宛如水鄉。

近年印染廠、染料廠紛紛徵地在河的兩岸建廠,村民拿到賠償,更可到工廠打工掙錢,起初都感到很高興。但不久這些靠水吃水的村民便意識到問題所在 ─ 河面死魚湧現,整條河又黑又臭,偶而還會變紅、變褐等不同染料的顏色。空氣中飄散的臭氣避無可避,村民白天黑夜也要緊閉門窗。

曾經唾手可得的潔淨食水,變得無比珍貴;昔日水鄉,如今卻成為誰都想逃的地獄之城。

活在癌症村

提起浙江紹興三江村,人們以往最先想到它是需保護的古城、想到建於明朝的東城門和古城牆。但現在卻只會想到「癌症村」三個字。

當地醫院住了多名癌症病患,一位醫生說:「三江村癌症真的比較多,總計死了七、八十人,像我妹夫,今年5月剛剛肺癌去世。」

村民說,工廠污水近年經由附近的三江閘排放,令村內的水都污染了。許多村民都想搬走,卻沒辦法搬,只能繼續住在這裡。

實地見證,地方政府應正視問題

我們的實地調查報告及受害者紀實片段,讓地方政府踏出正視問題的第一步。杭州市蕭山區和紹興縣環保局隨即趕到污染所在地抽取污水樣本化驗,並公開監管漏洞,更與我們直接溝通,了解如何改善。我們將密切跟進情況,推動當地政府確實推行「去毒」措施,讓當地居民逐步遠離水污染的戕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