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洋垃圾清不完,難道海龜也只能仰天長嘯?

標準頁面 - 2019-01-04
相信您對2015年插在海龜鼻子上的那根吸管,記憶猶新。我至今其實仍不敢點開那支影片,即使它在網路上點閱已破千萬。它來的太讓人訝異,作為一個習慣於每天就這樣生活的人,對於海龜的痛,我感到不捨,對於為何它要遭受這種折磨,我感到生氣。

嗨,朋友:

相信您對2015年插在海龜鼻子上的那根吸管,記憶猶新。我至今其實仍不敢點開那支影片,即使它在網路上點閱已破千萬。它來的太讓人訝異,作為一個習慣於每天就這樣生活的人,對於海龜的痛,我感到不捨,對於為何它要遭受這種折磨,我感到生氣。

蒙上眼睛,關上電腦,仍舊有撲天蓋地的消息,告訴我海洋生物受到海洋塑膠污染的荼毒有多深,這一切來的太突然又無辜。我心疼無辜的海洋生物,但也很無辜地不解,為何遵守規則地回收、減塑,換來這樣嚴重的消息。

海鳥吃進愈來愈多的塑膠碎片,鯨魚海豚胃裡塞滿愈來愈膨脹的塑膠袋,他們說這是「生命中不可承受之輕」,您聽出其中的諷刺了嗎?

作為新聞記者出身,天生有想揭發和弄懂事情發生始末的訴求。帶著一股深深的求知慾來到綠色和平的團隊,我想要說說現在海洋的故事。

我問海洋專案好手顏寧,臺灣回收率居世界之冠(或者至少我們如此自詡),那為什麼海洋還有那麼多垃圾?她說,臺灣人一年喝掉60億支寶特瓶,即使3%沒回收的也有1.8億支,流入陸地、海洋中。「億」這個單位已經超過我腦袋所能想像的限度,但我只知道當天晚上和好友約飯時,我只想勸他今天能不能少買一罐瓶裝綠茶。

海廢問題來的既大又突然,我還沒熟悉自己的減塑措施,新聞就跟我說全球一年有一千多萬噸的塑膠垃圾流入海洋。那是多少垃圾?掃的完嗎?又要怎麼撈呢?

聽說臺灣加入淨灘的人愈來愈多,可是讓人訝異的是,海岸上的垃圾竟然也愈來愈多。顏寧告訴我,有洋流經過��所以別人家的垃圾會漂到我們家,但是光我們自己製造的垃圾其實也不少,所以總不能只檢討他人,而不看看自己。這句話真實在。

所以綠色和平和荒野保護協會開始了全臺灣海岸「快篩」調查計畫,對「海廢」還叫得拗口的我,跟著出去看他們的實地調查,包括記錄下前期一次次的試作和演練,最後完成了這支五分鐘影片,想跟大家分享,萬事都有個起頭,而這就是了解垃圾如何堆積在臺灣海岸的開始。

您喜歡海洋嗎?或者您早已是淨灘行列的一員。小時候聽說見到大海時,總是會歡欣地往那片蔚藍衝,或許您也曾經和我一樣,但不知道現在海洋已經變成了什麼樣?

邀請您觀賞這支短短的影片,聽聽海洋的聲音,了解海洋的故事。


鄧甯之
綠色和平文字編輯

PS. 明天週三中午(8月8日12:00-13:00),綠色和平官方臉書將直播《海廢快篩你問我答午餐會》,邀您一起上線加入!快篩到底能做什麼?綠色和平海洋專案主任顏寧、荒野保護協會海洋守護專員胡介申,將在直播現場解說並回答疑問,歡迎您直接提問!

會員查詢: +886 (02) 2361-2025
一般查詢: +886 (02) 2361-2351
綠色和平在 Facebook      綠色和平在 Instagram      綠色和平在 Youtube
  Copyright ©2018 綠色和平 | 10045臺北市中正區重慶南路一段109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