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羅麥卡尼:「Come together,守護北極!」

專題報導 - 2012-07-25
1968,那是了不起的一年。人們走上街頭,革命的氣氛彌漫在空氣中。在這一年,我們發行了『White Album』,同時,一本可能是最有影響力的攝影集也在這一年出版,拍攝的人正是太空人William Anders。

保羅麥卡尼 (Paul McCartney)

 

在平安夜,William Anders和他的指揮官Frank Borman是現時仍在世的首批執行環繞月球軌跡運行的太空人。他們從阿波羅8號太空船的小窗向外,眼睛就落在一處看似熟識、又從沒有人看過的地方:優美而脆弱的地球。

「我的天!」Borman驚嘆 :「看呀! 這就是地球,真的太美麗了!」 

「你有彩色底片嗎?」Anders立刻又補上:「立即拿一卷給我吧!」

就在一秒間,兩個離家40萬公里的人,在一個像鐵罐的太空船中,Anders急忙的把底片裝進相機,將窗子拉起,再迅速地按下快門,把我們美麗的家園從太空中拍攝下來。

就這樣,這幅令人瘋狂的影像,燃起了一場全球的環保運動 – 亦改變了我們對自身的想法。

By Apollo 8 crewmember Bill Anders [Public domain], via Wikimedia Commons

 

雖然已經是40年前的事了,就像眨眨眼般飛過,但中間卻發生了許多重要的事情。對比一下,至少在80萬年前,北冰洋還是給一片冰海覆蓋著。只不過在數十年前,當我們開始拍攝這片冰層時,衛星圖片卻顯示它正在慢慢融化。北極冰川漸漸地在我們眼前消失,快得可能在我孩子的這一代便會變成一片汪洋,甚至我也能親自目睹。

其實讓我們想像一下,當那幀從太空拍攝的地球照片刊出時,我們正忙於令地球變得更熱,但地球的實況與太空拍出來的大大不同。之後,人類不停鑽探化石燃料、燒毀森林,釋放更多二氧化碳到大氣層去。今天太空人在外太空回望地球,景況一定很不一樣。

而正當冰川迅速融化的時候,石油列強們竟然進駐極地,這教我非常困惑。他們不當冰川融化是對人類的一大警號,卻將腦筋動到這些在世界頂端、冰床之下的石油! 這些公司貪圖的石油,不就是令冰川融化的禍首嗎?

北極海冰 ©Alex Yallop/Greenpeace

       
Leiv Eiriksson鑽油台 © Steve Morgan / Greenpeace

 

 

 

 

 

 

 

化石燃料已攻佔全球每一個角落。但因時制宜,我們要學會說「不」。我相信,該是時候了,而這個地方就是北極。這亦是我參與綠色和平-守護北極行動的原因。我期望,各國會訂下條約,承諾將北極劃為永久受保護區域,禁止在該處進行任何石油開採或工業化捕魚活動。我的名字將會是200萬個簽名的其中之一,由綠色和平的船隊帶到北極,並埋藏在4公里深的海冰之下。現在就讓我們團結起來,為了地球上的所有生命,守護北極。

直至今日為止,已有超過百萬人登入綠色和平組織的保護北極行動專頁www.savethearctic.org,簽名加入「守護北極」行列。假若您尚未參與行動,您的名字仍有機會被放進時間膠囊,由綠色和平的工作人員帶到地球的最北方,永久埋在4公里深的海冰之下。

但假如您和我一樣,被北極美麗的生態環境深深吸引著,並已簽署加入守護北極行動。現在就請向前踏多一步,前往綠色和平「極地崛起」的版面,利用各種工具邀請更多親朋好友加入這項極具意義的活動。在該網頁中, 您能夠選擇成為五種動物的其中之一,包括北極熊、雪鶚,北極狐,海象或獨角鯨。成功加入其中一隊動物隊伍之後,您會得到一個行動指南,引領你邀請更多人支持北極守護行動,與其他動物隊伍決一勝負。這彷彿地球上升的景象,在那兒,一個新的群眾運動如黎明般徐徐升起。就讓我們在海冰上畫上一條界線,齊聲向污染者說︰「你不可再前進了。」

因此,我正在為選擇成為哪種動物而煩惱。

哈! 你猜對了!

I am the Walrus.

 

 

 

工作項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