氣候談判:最棘手的爭議,還待巴黎解決

專題報導 - 2014-12-22
這是我第四年參與聯合國氣候談判,會議之初氣氛比往年輕鬆樂觀。大會主席、祕魯環境部長更興高采烈地說:「期待大會結束時能夠請大家喝一杯南美最有名的雞尾酒 Pisco Sour。」

作者:資深氣候及能源政策專案主任李碩

利馬氣候大會期間,超級颱風「黑格比」吹襲菲律賓,是連續第三年在聯合國氣候談判出現的超級颱風,也是地球向與會政治領袖發出的最真實的警告。
利馬氣候大會期間,超級颱風「黑格比」吹襲菲律賓,是連續第三年在聯合國氣候談判出現的超級颱風,也是地球向與會政治領袖發出的最真實的警告。

今年以來,全球陸續出現拯救氣候的突破性契機,例如,9 月在紐約舉行聯合國氣候峰會、上月歷史性宣佈中美應對氣候變化聯合聲明,歐盟隨後亦通過新的氣候和能源政策框架,種種進展,令許多人相信:各國能夠在祕魯首都利馬創造奇蹟,掃除大部分的障礙,讓明年的巴黎談判順利達成新的國際氣候協議。

一如以往,談判很快陷入僵局。許多議題上,立場相近的發展中國家與發展國家始終壁壘分明,令談判陷入拉鋸。例如,各國明年初提交 2020 年後的「氣候目標」(INDC),應否只提及緩減氣候變遷?或者也要包括如何適應氣候變遷及所需資金?以及氣候目標的評審及監督應如何安排,等等。

利馬氣候大會終於加時落幕 ,最艱難的問題仍然要留待巴黎解決。
利馬氣候大會終於加時落幕 ,最艱難的問題仍然要留待巴黎解決。

加時 32 小時後的最終決議

為期兩週的會議在幾乎「零突破」中轉眼即逝,踏入談判尾聲,儘管與會各國代表以及監測會議進程的關注團體都感到焦躁,但因為各國在不同議題上多所分歧,仍然只能以極慢的速度達成共識。按照往例,會議進入「加時賽」,經過32小時角力、數度修改字眼及內容,終於在當地時間週日凌晨通過「利馬決議」。

內容包括:

  • 重申各國須在明年初提交 2020 年後的「氣候目標」(INDC)
  • 列明提交氣候目標時須附上的基本訊息
  • 更著重於「適應」而非僅「緩減」氣候變遷,但各國可自行決定是否將適應行動加入氣候目標
  • 草擬一份巴黎協議草案,成為明年起草「巴黎氣候協議」的基礎

利馬決議的力度不足,也未能解決最棘手的爭議,尤其無法保證各國明年必須提出的氣候目標,可達到科學家提倡足以拯救氣候的標準。不過,這仍是國際氣候談判的重要里程碑,尤其是自 2009 年丹麥哥本哈根氣候會議後,各國再次大規模集體提交中長期的減碳目標。

還有哪些棘手問題待解決?

明年,各國必須仔細考慮的談判關鍵是:怎樣才能在巴黎協議中與時並進、充分反映「共同但有區別的責任」(common but differentiated responsibilities)?此外,如何提升各國減碳的積極程度,投注聯合國「綠色氣候資金」,開展並加強適應氣候變遷的工作?這些都是必須處理的難題。

各國政府必須提出具體的行動計劃,解釋如何確保有效減少排放溫室氣體、支援深受氣候變遷威脅的國家,以及到 2025 年投資於乾淨能源的貢獻。相反地,如果只以 2030 年為承諾期限,或制定軟弱無力的氣候目標,則可以預見,在未來 15 年內污染將日趨嚴重,環境災難更為頻繁。

以全球最大溫室氣體排放國中國為例,近年在氣候行動略有進展,今年前十個月的全國煤炭消耗量更在本世紀以來首度下降,但是,要保證中國的碳排放能夠在 2030 年前盡快到達頂峰,中國就必須在下一個五年計劃(2016-2020年)中,提出更積極的「減煤」目標。

「零排放」:由綠色願景到談判桌上認真討論的議程

好消息是,世界正在改變,來自公眾、日益高漲要求淘汰化石燃料的聲音,國際政治領袖已經不能充耳不聞,已有近 50 個國家率先表態支持到 2050 年達到零排放的目標。

請和我們一起繼續努力為氣候發聲!要求各國在明年底的巴黎氣候談判達成積極進取的決議,加快全球能源轉型的步伐,從煤炭、石油等的化石能源,過渡到100%可再生能源的未來。


告訴Facebook上的朋友:

 

工作項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