還給北極原來的面貌、乾淨與自由!

專題報導 - 2015-04-21
Robert Spicer 寫道:北極是個特殊,又充滿生命力的地方,但現在卻遭逢前所未有的威脅。威脅不單是來自氣候變遷,亦來自石油鑽井、工業捕撈和航運等,尤其是冰層融化後,增加了更多商業機會。我們應該設立「北極保護區」,一個獨立又天然的極地區域。

文章原刊登於 Ecologist,作者為 Professor Robert Spicer

北極熊是極圈的代表動物大約七千萬年前,好幾百英哩的森林生長在北極內,如果北極曾有陸地的話,森林應該就會覆蓋整個北極。

大部分的樹種為針葉樹,高至十公尺,冬天時,針葉紛紛掉落。而那些蕨類、杉葉藻、草本植物生長在地底下。恐龍漫遊於森林之中,伴隨著昆蟲、烏龜、鳥類和許多無脊椎動物。

夏天平均最高溫為攝氏 15 度,冬天則逼近結凍的零度。當時,海平面比現在高出了 60 公尺。但很多都變了。

探索北極

在 40 年前,我隨著美國地質調查局 (US Geological Survey),第一次拜訪北極。我的任務是要收集植物化石,並了解北極過去的氣候變化。

身為年輕科學家,我常出外旅遊,但北極卻跟我所去過的地方大不相同。海岸邊的海冰因為背風而堆積成為冰灘,這就是北極的獨特性。看見北極的遼闊,也讓我第一次感受到這片純淨無瑕與遺世獨立的自由。

科學家在冰層中鑽了很深的洞以取得冰層核心的樣本
科學家在冰層中鑽了很深的洞以取得冰層核心的樣本。

但十年後,當我再踏上北極,我才真正了解北極的獨特。

我乘坐一艘小船前往北極阿拉斯加的中心地帶,長達六個星期。當時,科爾維爾河的上游清澄透澈,從船邊隨手舀起一瓢水,是如此乾淨又甜美。

吹拂過凍土地帶的風和河面上的漣漪是北極裡僅有的聲音,那時並沒有工業鑽油井和船隻的侵害。我剎時理解到我是個入侵者,無意間冒犯了生長在這的野熊、狐狸和野狼。你必須更輕聲行走,對周圍提高警覺,如此一來才能發現更多驚喜。

學會尊敬自然環境,因為我們始終仰賴自然而生活。同時,我們一樣也仰賴著北極提供的自然力量——只是我們卻還沒有意識到這點。

北極的未來

我在阿拉斯加與北俄羅斯的旅程中,發現到的植物葉化石與骨骸說明了另一個我沒體驗過的北極;一個更加溫暖的北極。

我的研究可以說明更多關於未來和過去的差異。研究顯示,未來的一些潛在因素會造成地球變暖和。

這並非無法想像,我描述過的森林可能會在不久的將來重現在北極。扣除南極裡一些小型區域,北極是地球上最易察覺暖化的地區。無論地球氣候暖化或冷卻,極地所感受到的變化都最為強烈。

全球氣溫已開始攀升,原因在於人為的氣候變遷。北極正迅速融化中,如此一來,也削弱了北極冷卻地球效能。而且,當北極的永久凍土開始崩解,將會釋放出大量的甲烷,加速暖化。

美麗的北極狐

有人認為時間還夠——並非如此!幾年前,專家以為還要幾世紀後,夏季時北極的冰層才會完全融化。現在,就在這幾十年之間,商船已經可以定期在北極航行。

這也意謂著海平面迅速上升的威脅比我們所想的更快發生。儘管融化的海冰並非直接造成海平面上升,但急速崩解的冰帽卻可能比我們所預期的更快加速海平面上升的速度,淹沒沿海城市,迫使居民大量遷徙,大大污染海洋。

工業化不受控制的風險

我們現在無法預防氣候變遷——因為它已經發生了——但我們可以試著限縮變遷的程度。其中一項作法,就是保護北極這塊特有的地區,阻止邪惡的力量利用北極的消融以加速破壞。

極為特殊的北極海,擁有未經探索的生物物種、難以想像的歷史洪流,也是人類生存的核心所在,而脆弱的北極卻缺乏強而有力的保護。

隨著北極冰層融解,北極海中央的國際公海被迫開放,增加石油探採、船運航行、大量工業捕撈的獲利機會。

如果我們容許這些商業行為繼續發生,北極生態系統就會更加惡化,危及地球過去以來自行調節的能力。

北極海的中央似乎是嚴峻且荒蕪的地區,但事實上,卻存在著地球上其它處沒有的生命物種。北極和亞北極海域是世界上最易受影響的生物圈。

夏季,一天 24 小時都沐浴在陽光裡,北極住滿著仰賴冰層的哺乳動物,如北極熊、海豹、海象、鯨魚,以及為數眾多的海鳥。海綿和冷水珊瑚蔓延在海底,這裡也是大量魚群的家,但我們對這些迄今仍無法進入的生態系統了解甚少。

保護北極海冰

北極海冰構成了海洋食物鏈的根基。

最小的微生物和浮游生物生存於冰層底下,然後被北極鱈魚捕食。而鱈魚又會被海豹捕食,而海豹又成了北極熊的主食。

海豹也會利用冰層來生育、照料海豹寶寶。北極熊是獨特且最具代表性的北極動物,漫步在海冰上,這是他們的家。而極地生物正面臨因為鑽油、工業捕撈、航運、海床開挖等人類行為而暴露在風險中。

在我們尚未開始充份了解冰層之下的海洋生態系統之前,開放更多的商業機會到北極發展,根本是蓄意破壞和落後退步的行為。

綠色和平橡皮艇位於Ymerbukta, Svalbard的Esmarksbreen冰川上
綠色和平橡皮艇位於 Ymerbukta, Svalbard 的 Esmarksbreen 冰川上。

氣候變遷的科學研究無庸置疑地指出我們不能貿然使用燃燒已發現的化石燃料。我們不應該以開發和儲備化石燃料來增加北極環境風險。下一代的人若是知道了,一定會認為我們瘋了。

設立北極保護區

南極公約的成立是北極的希望燈塔,表示我們可以以研究和未來世代為由,成立保護區。可惜反對者永遠會用盡手段來減少目前的保護措施,但是其仍然受到捍衛。守護兩極地的最佳方法就是北極也要有相同的保護。

數千名科學家、政治家、文化領導人共同簽署北極聲明,設立北極保護區,我是其中一員。守護北極的獨特生物免於鑽油、航運、工業捕撈的侵襲。

現在,已有來自世界各地的六百多萬人加入守護北極。

決定這樣的政策需要全球的政治影響力,但這並非無法達成,因為南極保護區已經成立。目前,國際社會正在響應中。

我們能守護北極的時間所剩不多了。如果,身為物種之一,我們有能力達成這項艱鉅且有可能完成的任務,就盡其所能吧。

 

翻譯志工:范章庭


我覺得:

工作項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