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不需要核電!

來自綠色和平國際總幹事庫米奈都博士

專題報導 - 2011-03-23
綠色和平國際總幹事庫米奈都博士(Dr. Kumi Naidoo)於國際先驅論壇報(International Herald Tribune)及紐約時報(New York Times)的最新撰文。

僅僅12天,不足以令人完全理解日本現在面對的災難有多可怕。有小孩的雙親在地震中喪生,也有在海嘯裡失蹤的,更有些孩子的爸媽仍在福島核電廠裡奮不顧身,嘗試穩定嚴峻的局面。 悲傷的故事,沒有停止地一個接一個傳來。

我對日本民眾的境況深感同情與悲痛,但我也感到非常憤慨。當我們每天都緊張地關注福島核電廠的消息,希望輻射洩漏盡快停止,避免引起更多災難,日本民眾不需要再背負多一個惡夢。可是,各國政府仍然繼續鼓勵投資核電。即使在我的家鄉南非,上星期便在新的能源計劃裡,宣佈增加9600兆瓦的核電供應。

現時,各國因為兩個非常危險的假設,正步入持續的核危機之中。第一個假設是「核電是安全的能源」,第二個是「核電是應對氣候變化的重要手段」。兩者都是錯誤的!

核能發電在人為錯誤、天災、設計失誤及恐怖襲擊下,均顯得十分脆弱,而這次福島核災難就是系統失靈所致。福島核電廠的反應堆雖然能撐過地震及海嘯,但重要的冷卻系統壞掉,甚至後備供電系統也同時失靈,令反應堆過熱,最終導致核輻射洩漏。但這都不過是核電意外的其中一種。

核電根本危險,一旦出現問題,導致的後果可以非常可怕。核輻射可引致基因突變、先天性缺憾、癌症、白血病,它更會令生殖、免疫、血液及內分泌等系統失調。

相信大家都聽過切爾諾貝爾及三里島事故,但核電業界總對我們說那些只是個別事件,除此之外核電是安全的。其實,核電事故並不偶然,國際原子能機構曾經接獲超過800宗重大核電事故的正式通報,當中包括俄羅斯Mayak核電廠、日本東海村(Tokaimura)核電廠、斯洛伐克Bohunice核電廠及瑞典的Forsmark核電廠。

以核電作為達到零碳排放重要手段的論據實屬荒謬。

由綠色和平與「歐洲可再生能源委員會」共同展開的「能源革命」研究明確指出,使用清潔能源比其他能源,更有效應對氣候變化,而且便宜及健康得多。因此,全球應該逐步停用現有核反應堆,及終止興建新核電廠。

國際能源署(IEA)製作的能源方案也提到,使用核電對減少溫室氣體排放沒有幫助。到了2050年,即使核能發電量增加了四倍,它佔總能源產量仍低於10%,二氧化碳排放量的減幅也只只是低於4%。如果利用擴展核電的資金發展風力及大陽能等可再生能源,效用則更大,更能緩減氣候變化。

核能不單昂貴,也是一個令人誤以為是解決問題的致命誤會。非化石能源不會引起國際爭端,也不會用盡,更不會洩漏。雖然可再生能源的投資在起步階段,但隨著科技發展及更多市場競爭,應用可再生能源的成本必會下降。若然應用得宜,綠色的非化石及非核事業更可創造許多安全的新職位。

綠色和平正參與「日本原子力資料情報室」(CNIC)聯署,要求日本政府改進現在核電事故疏散措施,並將撤離範圍擴大至方圓30公里。現時,食物及飲用水的輻射污染正在亞洲蔓延,碘片供不應求,距離日本甚遠的洛杉磯亦正高度防備「核輻射雲」。刻不容緩,全球民眾必須把反對投資核電的呼聲延續,我們需要一場真正的清潔能源改革!

 

本文作者為綠色和平國際總幹事庫米奈都博士(Dr. Kumi Naidoo);

此篇文章同步刊載於2011年3月21日國際先驅論壇報(International Herald Tribune)及

3月22日紐約時報(New York Tim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