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臺灣第一件事:繼續反核!

專題報導 - 2013-08-23
今年七月初,我和來自韓國、印尼、美國的三名行動者一同攀上釜山的廣安大橋,懸掛布條警告釜山市民:二十五公里遠的地方就有核災威脅,一旦鄰近的 Gori 核電廠出事,將會有三百多萬人需要疏散。行動完成後,我們接受檢警調查,檢察官問我:「韓國的核能政策是韓國人的事情,你們這些外國人為什麼要跑來抗議?」
我說:「因為核能問題不只會影響韓國而已。」

綠色和平行動志工李俊達

最右為臺灣行動者:李俊達

 

馬英九總統曾經說過:「因為要和韓國競爭,所以臺灣需要跟韓國一樣興建核電廠。」

這句話的含義就是韓國的核電政策是會影響到其他國家的。特別是韓國的影響力日益增廣,更企圖販售核電廠到其他國家。因此,韓國的核電政策絕非只會影響到韓國而已。更何況如果發生嚴重的核災,國境邊界根本無法阻止災情擴散,車諾比跟福島核災都已經印證了這個事實。福島核災發生已經過了兩年,但是輻射外洩的狀況至今仍無法控制,每天有數百噸受到輻射污染的水被排放到海中,不斷地擴散到整個太平洋。

彼鄰日本而居的臺灣感受到福島災民與其他生物遭受到極大的苦難。當核災發生,影響的絶對不只當地,而是整個世界;這次我來到韓國參與行動,行動者是不是韓國人並非重點,重要的是我們為了避免悲劇再次發生,希望韓國 Gori 和其他核電廠能夠儘速除役,讓整個亞洲向無核之路邁進。

檢察官第一次調查後,我們四名非韓籍的行動者皆受到了限制出境的處分,等待法庭進一步地審理。

等待的這段時間,我們希望反核運動持續下去,於是我們決定親近市民,讓大家知道核災的可怕威脅,所以我們騎著單車,在日出時分,從離釜山最近又弊案重重的Gori核電廠出發。當地的漁民告訴我們,Gori 核電廠已經存在四十年了,摧毀了海岸線,卻沒有如政府最初保證的一樣,為當地帶來幫助。

這讓我想到了貢寮,反對核四廠興建已經堅持了數十年,真的跟南韓東北角的漁村三陟市很像。這也讓我更堅定要阻止政府繼續發展核電下去,不論是韓國運轉近半世紀的 Gori 核電廠、三陟市新建的核電廠或是在貢寮興建中的核四廠。

為了讓更多的人們了解無核的必要性與可能,我們繼續騎單車往釜山市區前進,先抵達了梁山高中,與一班年輕的學生分享我們需要廢核的理由。我們拜訪了當地的一個想要重新塑造城市生活型態的合作社,以及一個販售公平貿易商品的小型賣場。很高興能夠看到越來越多人們意識到核電的風險,這同樣也是我來到韓國攀爬大橋及進行單車之旅的原因。雖然我不是韓國人,但是我相信這些行動,能夠為這座我們共存的星球帶來一些改變。

行動者們高興的擁抱

 

在單車反核之旅的隔天,我們前往聆聽廣安大橋攀爬行動一案的審判結果。檢方分別以三項罪名:違反集會遊行法、擅闖私人財產跟妨礙業務,對韓國行動者求處十個月、其他外國行動者六個月的有期徒刑。法官認為第三項罪名並不成立,但是前兩項犯行仍是事實,不過基於整個行動是為了大眾的公共利益著想,所以法官最後拒絕了檢方的求刑,僅對我們處以罰款。如果檢方在一週內沒有提起上訴,我們在繳納罰款之後,就能夠結束一個半月的等待,得以返回各自的國家。

走出法庭,我們說「行動不是罪行」:作為一個行動者,我們尊重法律制度,也不願意觸犯法律。但是當我們看見核電產業出現重重弊端、政府將數百萬人民置於核災風險之中,而整套體制卻無法有效地去回應這樣危害時,我們選擇採取行動,告訴民眾被隱瞞的真相為何,試著讓人民一起意識並團結起來,阻止核電繼續發展,一同推動永續安全的能源政策。回到臺灣,我也會持續反核的行動與工作,希望你也能夠一起加入。


留言為臺灣的行動者李俊達打氣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