活在福島輻射間

專題報導 - 2013-03-01
福島核災事過兩年,當地居民的生活依然飽受輻射之害。在311福島兩周年前夕,讓我們來回顧2011年綠色和平核輻射專家Ike Teuling的文章,莫忘核能的可怕。借鏡福島,臺灣該更審慎思考能源的選擇與發展。

作者:國際綠色和平核輻射專家 Ike Teuling

福島的孩子走上街頭反對核能,年紀雖小,但是核能若繼續發展對他們未來面對的世界將是最嚴苛的考驗。

 

2011年底,當我走在受嚴重核污染的福島市時,我突然發現這裡與核災難現場的距離為60公里-正是我的家鄉與荷蘭唯一的核電廠所在地博爾瑟勒(Borssele)的距離。雖然福島事故現場方圓20公里已立為禁區,所有人已「被疏散」;可是,在人口稠密的福島市仍住着大批居民。核災發生後,這些居民苦苦等待政府替他們的房屋、花園和公園清理殘餘的核輻射。不過,政府卻沒有做好清理工作,不但沒有給予民眾任何搬遷資助,就算是兒童和孕婦,也未獲得任何特殊照顧。

2011年12月,我們花了4天,在福島縣的渡利市(Watari)和大波市(Onami)的街道進行輻射調查。當地人似乎已被政府遺棄,獨自與飽受核污染的環境對抗。我們的輻射專家在一個距離民居只有數米的花園內,發現有數個地方的輻射量達到每小時37微西弗;而排水系統,水坑和溝渠更可累積放射性物質。總括而言,這些民居身處輻射水平十分高的環境,長期曝露於環境輻射,吸入的輻射有可能超出每年可容許劑量的10倍!再者,由於我們無從得知民眾透過食用受污染食物攝入多少放射性粒子,加上政府亦無監督,所以民眾體內的輻射水平究竟有多少,仍是一大疑問。

請勿在公園內逗留超過一小時

綠色和平的調查人員正在福島的公園中探測輻射量。

 

公園,是福島市內受輻射嚴重污染的地方。所以,當你走進公園,不難發現一些地方會樹立以下的標誌:由於受到放射性物質污染,每天請勿在公園內逗留超過一小時。所以,即使在陽光明媚的日子裡,公園仍顯得十分冷清。福島的母親們都十分理智,絕不會讓自己的孩子在公園內遊玩,那怕只是一小時。甚至在屋內,她們仍對輻射感到憂心。我們就曾替一位老婦人測量屋內輻射水平,因為她的孫兒將會在聖誕節時來她的家暫住,所以她希望得知屋裡那些地方是最安全的。

福島市的人都十分擔心他們的健康,特別是有兒童和孕婦的家庭。日本政府只有七月時在福島市的民屋內進行了一次調查,而調查所監察到的高輻射地區,卻沒有張貼任何標誌及指引,也沒有教導人們逗留在這些環境時應採取甚麼措施。此外,數以千計的受污染房屋中,政府只為當中35間清理了核輻射。

由日本地方當局負責的清理工作缺乏協調,亦沒有提供足夠的指引給承包公司。在缺乏知識下清理核輻射災區,除了讓清潔工人受到健康威脅外,亦擴大核污染,可謂「越幫越忙」。而且,除核工作中排放的放射性廢料需要地方安置,但當局沒有找到適當的存放地,導致核污染物直接堆放在居民的土地上,令居民進一步受輻射威脅。

福島的情況顯然是愈來愈難控制,如果政府不肩負保護民眾的責任,受福島第一核電廠三次核心熔毀事故影響的人民在未來一段頗長的時間內,將會繼續遭受各方面的威脅。


為了我們以及孩子的未來,將這篇文章分享出去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