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島的教訓-無核才是安全、乾淨的未來能源

專題報導 - 2015-03-11
今天,2015 年 3 月11日,距離世界上最糟的核災之一:福島核電廠三座反應爐爐芯熔毀、遏止污染擴散的機制失靈,發生已經四年了。不幸的是,這場核能危機仍持續發酵。

範圍廣泛的環境污染仍存在,而許多時候,除污工作卻不見政府預期成效。每天都有大量高放射性的污水從反應爐流進大海,而 1 至 3 號反應爐熔毁的爐芯確切位置至今仍不明,導致每天都需要大量的冷卻水,以降低再一次輻射外洩的風險。

四年過去了,儘管核災後遺症持續擴散,儘管仍有超過 12 萬名被迫撤離的災民仍生活在艱難的狀況中,安倍政府仍執意推動重啟核電廠運轉。

首相安倍晉三大力宣揚核能是日本能源結構不可或缺的一部分,是滿足國家的氣候承諾所必須。然而,現實是,這個由經濟產業省及環境省特別小組所制定的 15-20% 核電目標,在日本也幾乎不可能達到。

仰賴核能去達成日本的氣候責任,無異於將地球和數個世代人類的未來,壓注在政客的幻想上的一場豪賭。

而且,這種能源會有多「安全」、多「乾淨」呢?如果真如擁核人士所說─核能真的非常安全─核災應該每 250 年才會發生一次才對呀!

然而,不必動用到核能科學家就可以告訴你,在核能開發的七十年間,我們已經經歷過比上述數據更多次的重大核災,包括福島核電廠的災難:─廠區內三個核子反應爐的爐芯熔毁;車諾比核電廠的災難性熔毁;美國三哩島核電廠及費米 1 號核電廠的爐芯局部熔毁。僅舉數例!

不幸的是,這個產業及諸多管理者,持續地拉動「安全」線,在此同時以鬆動反應爐的安全標準,讓老舊的反應爐能夠合格。世界各地的老舊核能電廠隨著時間與使用逐步耗損,其安全的風險與日俱增

如果我們要在核能的背景下討論「安全性」,除了運轉中的核子反應爐災難風險的狹隘觀點,應該擴大我們的視野,看看整個核循環對環境和大眾安全所造成的危險。包括:開採鈾礦;利用鈾製成核能燃料的過程(碾磨、轉化、提純、製成燃料棒──每個步驟都要使用化石燃料並產生輻射廢料);運轉過程釋出的輻射──例行性的輻射釋放或是意外造成的外洩;以及愈來愈多的核廢料問題。使用過核燃料的最終端處理問題,在核能技術發展了七十年之後,至今在世界任何地方都依然無解。部分像英國法國俄羅斯等國家,「再加工」使用過的核燃料,使得輻射廢棄物的問題更為嚴重──這種從高放射性廢料中分離出鈽元素的化學過程,不僅會產生大量的輻射氣體和液體流出,也增加核武器擴散的風險。

即使沒有重大災害,也有跡象顯示核子反應爐可能危害人類的健康──尤其是孩童

兒童在世界和平紀念活動中寫下標語
為紀念日本大地震、海嘯與福島核災的「世界和平」紀念活動中,一位日本兒童所寫下的標語牌。數以千計的日本民眾聚集反對親核政府,以阻止日本重啟核能電廠。

肯定的是,無論是想要保持燈光明亮,或是符合降低碳排放量的目標,我們都沒有必要接受這種骯髒、危險而且過時的科技。

就這一點來看,世上沒有什麼地方比日本更適合做為例子了。福島核災發生四年來,這個國家有近一年半的時間沒有任何反應爐在運轉,也沒有導致任何地方停電或分區供電。

歷任日本政府皆無法制定健全的政策,以全力支持再生能源發展,並擴大能符合減緩氣候變遷影響之全球化挑戰的能源效率措施。於是地方政府只好挺身而出,填補中央政府留下的斷層,擔任領導的角色。

福島市在 2012 年 12 月宣布,其首要目標就是要振興遭核災蹂躪的地區,「建設一個安全、安心,且能永續發展的無核社會」。2014 年,地方縣政府隨後通過一個目標:承諾在 2040 年之前,要 100% 使用再生能源

東京都政府才剛宣布,在限制碳排放量上限及交易計畫的第四年,創下減少了 23% 碳排放量的紀錄,這有很大一部分是來自福島在核災後所開始採取的能源效率措施的成果。

這些重要的措施和安倍政府的立場完全相反,後者不僅持續推動核能,同時也使盡手段阻撓再生能源的發展。安倍居住的核能村,與工業省官僚及核電公司比鄰而居,他們雖一瞥乾淨能源的未來,卻不樂見。他們知道再生能源──尤其是太陽能──的價格將持續降低,而日漸增加的市場則遍及全球。現代再生能源筆直下滑的成本、省時的快速建設,以及大幅降低的碳排放量等優勢,將使核能之類老舊、危險且骯髒的科技遭到淘汰。

那些造成福島核災的人們知道,核能電廠在現代日本已無立足之地,而他們正在做困獸之鬥,盡其所能阻止乾淨能源發展,以維護其以骯髒能源為本的利益。

但是,對大部分人反對重啟核能電廠的日本民眾而言,真正安全且乾淨的未來指日可待。而綠色和平,將與他們站在同一陣線,對抗核能村的攻擊,確保乾淨、再生能源的未來實現。

無論在日本或是全世界,零核未來 #ZeroNuclear 都是可能的。


譯者:周寧靜


告訴朋友我們不要核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