埋下「自己綠」的種子

專題報導 - 2016-10-14
電力對現代人來說如同陽光、空氣、水般的重要,但是談到再生能源時,您對它認識有多少?綠色和平將臺北辦公室打造為一個能自己發電兼具節能的辦公空間,並專訪能源專案主任蔡絲婷,期盼藉此為您拉近與再生能源的距離。

按下開關,通風排氣管發出簌簌的運作風聲,伴著柔和的鵝黃色光線,我們在無任何修飾的白牆會議室。剛經歷9月底的一場強烈颱風,10月初天氣漸有秋意,這天的臺北市老城區下起無間斷大雨,天色昏暗,再生能源專案主任蔡絲婷卻迫不及待告訴我,綠色和平臺北辦公室在屋頂架設的太陽能板,截至到下午四點,已發了7度電,而一個家庭的平均一日用電量是9.7度。

自己發的7度電

電力人人需要,無電之苦每逢天災影響後,往往感受更深刻。但弔詭的是,再生能源就是「有那麼點距離」。

夏季用電年年攀向高峰,政府拋出調漲電費時,似乎才會讓能源議題浮出檯面。然後再隨著季節轉換,當用電量需求下降了,這個議題也再次隨之潛入消失。

在臺灣推動再生能源專案其實始於兩年前,當時決定把焦點放在雲端資料中心,蔡絲婷說,因為網路和我們的生活密不可分,也是成長幅度最大的產業,用電需求逐年增加。IT產業以創新、乾淨、永續、國際化、為經營理念,因此特別注重使用的電力來源使用(能源使用)也是否符合企業理念和形象。

在臺灣和全球推動專案幾年下來的成果,就是讓 FACEBOOK、Google 和 Apple等全球知名網路與科技產業,承諾使用100%再生能源。接著,更多不同領域的企業,秉持企業社會責任、考量經濟效益,還有守護環境的責任,投入再生能源行列,就像瑞典家具商 IKEA。

這些具前瞻性的企業承諾、逐步執行使用再生能源的成果,讓人一方面感到欣喜,卻也不免疑惑:為何在臺灣,一般民眾的電力選擇,與企業、政府仍像兩個平行世界般的沒有交集?

再生能源在臺灣,困難重重?

「使用再生能源,電費不就會漲價了?」「使用再生能源對我的好處是什麼?」「發電這件事,為什麼要我參與?這不是政府或企業的事嗎?」「自己能產電嗎?要怎麼開始第一步?」蔡絲婷聽我提出這些問題後,她興奮地告訴我:「我自己對再生能源在臺灣的未來發展是樂觀的。」接著才一一解釋。

  1. 何謂貴?何謂便宜?
    價格昂貴,是很多人對再生能源卻步的主因。
    蔡絲婷有不同的看法:「以一個必須 98% 仰賴國外進口能源的臺灣來說,臺灣電價很便宜是不可否認的事實。你會覺得再生能源很貴,是因為納入建置費用,但是再生能源的燃料成本是0。把它與化石燃料或核能相比時,你會忘記該把當初建置這些發電廠的成本一併考慮進來,而這些建置費用是全體納稅人付的稅金。因為計算基準和方法不同,這樣比較電費並不恰當。
    還有別忘了環境成本。臺灣電費便宜另一原因,是由於沒有把能源消耗過程中的環境外部成本納入電費計算,她提醒,唯有透過確實反映能源的真實成本,以價制量,搭配節約能源,才是提升能源使用效率不二法門。全球許多國家像是德國、英國、日本、都有徵收能源稅,德國的能源稅更高達 30%。

  2. 政府做不到,你我和企業領頭
    如果再生能源真的很貴,全球就不會有這麼多企業還是願意積極使用再生能源。企業的意向絕對是個風向指標,而巴黎氣候協議簽訂後,全球企業、政府就得嚴格遵守這項國際法。
    蔡絲婷舉了在美國的例子,Google、Facebook、Apple與其他企業聯合起來要求當地電力公司提供再生能源,若電力公司無法提供,企業就自己建電廠。當政府無法扮演領頭羊,企業和民眾就得擔負這個重任。因此別小看一個人的舉措或力量,要將意見表達出來。她說。
    確實,這讓我想起在經歷過多次食安風暴後,公民的力量是有目共睹的,尤其顧客的反應對企業來說最直接也最強烈。
    當有越來越多人監督企業、施予壓力,就能驅動企業改變,這不正是臺灣人最深刻的體會嗎?

  3. 經濟與環境雙贏
    蔡絲婷解釋,能源是長期固定、企業要預估的成本。化石燃料費用會隨國際動向而高低起伏,資料中心(Data center)每個月營運有超過一半的成本都來自電費帳單,使用再生能源對企業來說都是經濟誘因。就她的了解,臺灣企業也預測未來化石燃料只會更昂貴,願意負擔成本購買再生能源所發電力,也願意投資。
    能源當然也是國家安全問題。一國的經濟動力若全賴進口,風險就會提高。使用再生能源可以提高能源自主,對國家安全也有了很大的保障。政府推動再生能源,另一面向也該協助產業轉型,並讓再生能源產業能越加蓬勃,甚至輸出這些產業到其他國家,才是長遠方向。
    就環境角度來看,大眾已熟知因為人類的碳排放量和其他行為影響全球氣候,人類不得不面臨越來越強烈、頻繁的颱風或是旱災。此外,空氣污染 PM2.5 問題也是不容忽視的國家成本。
    妳對政府有哪些期待?蔡絲婷不改樂觀正面的態度回答:「我希望政府盡早整合各個團體、產業或政府單位的意見,停止角力和衝突,達成共識。才是有利國家經濟發展與保護環境雙贏的方式。」

如何做到自給率、自己綠?

「再生能源很貴」是普遍大眾的疑慮,蔡絲婷坦言要幫大眾消除這樣的迷思,是綠色和平接下來得投入更多時間、盡最大努力向民眾說明的議題。她以打造臺北辦公室為例,在執行過程確實遇到很多問題,但是這些都是能夠克服解決的問題,綠色和平臺北辦公室預估能達到發電自給率30%。她說:「如果每一個工廠、企業、家庭用戶、公家單位都能達到更保守的15%(編按:目前核電18%),累積起來就會是非常可觀的成果!」

邁向「100%再生能源」!

「了解這些議題後,你一定會願意行動的,」蔡絲婷說,「就以綠色和平的臺北辦公室為例,我們邀請許多專家與師傅一起參與,在這棟有那麼多限制的舊建築物裡,還是能將節能、提高能源使用效率、使用再生能源落實,並產生很好的成效。若辦公室設計能成為更多人的參考範例,進而產生新的想法,落實在家居或辦公空間,就達到這間節能辦公室的使命了!」

接著她還提到:「以 LED 燈為例,你知道 LED 燈很省電,但究竟有多少人真的使用 LED 燈?又或是有多少人實際做到隨空間使用需求調整燈光明暗程度呢?改變這些小細節,就會對用電量產生很大影響。」確實,把再生能源、珍惜能源落實在日常生活,就不必再從電費帳單感受電力的存在,而是會發現,能源這件事是可以具體展現在一個人對生活細節和自身生活感知。

我問,接下來綠色和平在推動再生能源上還有什麼計畫?她念茲在茲的仍是「向更多人溝通」。越多人實際到訪、親身感受,理解這些節能設計與發電裝置,並在心中埋下「再生能源、自己綠」的種子。

這樣的藍圖讓人心生鼓舞,當越來越多人心中那顆再生能源的種子開始萌芽、茁壯,相信就是另一個能讓地球環境改變的契機!

工作項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