環保工作者的願望︰令自己失業!

專題報導 - 2011-06-02
一千萬公頃有多大?用Google運算一下:一千萬公頃=100,000,000,000平米,我知道我的房間15平米,但還是概念推算模糊。我查到我熟悉的北海公園佔地68公頃,那上千萬公頃就相當於15萬個北海公園大小。但如果這全是森林呢?如果這全都沒了呢?

18個月以前,印尼蘇門答臘坎帕半島。我站在被焚毀的原始森林泥炭地廢墟中,四周死氣沉沉,寂靜無聲。我和一同去的博客「春樹」,在這片劃為私人領地的森林廢墟中,展開了寫上中文的抗議橫幅,見證了這片廢墟的「新主人」金光集團的森林罪行。

這是一次非暴力直接行動。這組照片向更多的人傳遞了真相︰金光集團種植速生林的土地,正是來自這些被他們毀掉的原始森林。我們失去的是原始泥炭地森林的物 種多樣性,和鞏固泥土裡的碳。後者非常重要而且會直接影響全球氣候。砍伐森林會釋放泥土裡的二氧化碳 --- 這也使得印尼成為美國中國之後的第三大溫室氣體排放國。

之所以我再次清晰的想起這些,是因為一個來自綠色和平北京辦公室的電話,告訴我印尼政府上週發佈了最新的熱帶雨林禁伐令,為期兩年。我很高興,因為這個進步,也說明所有的努力收到了成效。相比提出問題,解決問題更重要。但往往遺憾的是,大多傳媒似乎更關心行動中「衝突」的戲劇性,而對由此帶來的積極改變等好消息,卻不那麼關心。我參加的幾次綠色和平的森林項目,在每一次行動之後,都有帶來積極的改變,其中不乏里程碑式的勝利,雖然大多數的改變並不一定來得那麼快和顯著,也並非只歸功於某一個NGO的某一次行動,但這些實實在在的、積少成多的變化,讓每一次的行動,都不僅停留在照片裡的那一刻。

印尼,這個健力士紀錄的創造者,現在發佈了熱帶雨林禁伐令!但很快我的興奮夾雜進了失望,下午我看到綠色和平的郵件裡,裡頭指出:「該禁伐令體現出印尼政 府保護森林保護政策上重要的政策轉變和措施,但這還遠遠不夠。上千萬公頃的熱帶雨林仍面臨被毀滅的危險。另外,禁伐令裡包括的大部分地區,其實已經被規劃 在國家保護範圍內了,因此禁伐令實際提出新增加的雨林保護面積是非常有限的。」 這些話來自Bustar Maitar,我們相識於2006年巴布亞紐幾內亞雨林中,後又再見於蘇門答臘。

Bustar在綠色和平負責保護森林的工作近10年,他的家在巴布亞島,他曾驕傲的在筆記本裡向我展示他家鄉的海灘和查亞峰的積雪。我想沒有人比Bustar更瞭解印尼的森林了。

他說這次禁伐範圍外仍有4千萬公頃的森林沒有受到保護,這包括一些紅猩猩和蘇門答臘虎最後的棲息地。那禁伐範圍內有多大呢?有6千4百萬公頃!我的失望緩解了一些,所以無論如何,我覺得這算個好消息,至少是好的開始。Bustar的「指責」中其實滿含期望,我知道所有環境保護的工作者其實都希望自己最終將失業,你能明白嗎?

記得我在蘇門答臘的一個小村子裡和村民聊天,他倔強的問:「如果我們為了全世界的氣候保留了我們的森林,那世界又會為我們做什麼?」我本來想說:「如果你失去了森林,那世界只能會更快的遺忘你。」 但是我選擇了沉默……印尼與挪威政府達成的10億美元氣候協定是個更好的答案。挪威將為印尼的減排提供資金。這些資金會幫助我們留住森林 --- 是的,是我們,你和我。氣候變化讓我們的世界最終成為了一個。(此時音樂起:我的選擇是U2的<ONE>!)

本文作者:蕭瑋

(綠色和平志工、樂隊麥田守望者主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