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alerie Phillips 與樹結緣

專題報導 - 2011-05-20
Valerie Phillips在綠色和平工作了5年,主要在澳洲辦公室工作,也在巴布新幾內亞和印尼參與許多關於保護天堂雨林的工作。

Valerie是在蘇格蘭長大的,她的家位於蘇格蘭北部的Shetland,那裡有一棵樹。"小時候,我從來沒有見過樹是什麼樣子,直到我11歲的時候,去蘇格蘭大陸度假,才第一次見到了樹。"Valerie說。

"第一次見到樹的時候,我被嚇到了。我發現樹的枝葉會隨風搖動,同時發出聲響,我覺得樹中一定有精靈存在,我回頭就跑,總感覺身後有什麼在追趕我。"

"後來長大了,去澳洲度假,我和嚮導來到熱帶雨林中。我不再害怕了,我見到了那麼多種不同的生物,真是太奇妙了。我開始意識到,森林有多麼的珍貴。"

Valerie開始在澳洲進行森林保護的工作,她加入了一個當地的NGO,做國際木材市場的工作,尤其是日本市場。

保护森林, 绿色和平, 热带原始森林,天堂雨林,生态林业,森林保护,森林覆盖率,一次性筷子

"我見到生長了400多年的大樹被砍倒。小一些的樹被運走,太大的難以運走的樹,就被當場焚燒。原本的天然林被改種漿紙人工林。見到85公尺高的樹就這樣被毀掉,倒在地上,等著死亡,等著被焚毀,對我來說,這太令人難過了。 我內心的感情告訴我,要救這些樹。這些樹在這裡幾百年了,比最初的移民者來這裡的時間都要早,現在卻被毀掉來發展人工林,我們本可以用再生紙的,這樣太浪費了。"

加入綠色和平

 

2005年,Valerie加入綠色和平,始做巴布新幾內亞和所羅門群島的森林保護工作。

"2006年,我在巴布新幾內亞成立了全球森林拯救站,綠色和平北京公室也參加進來。來自北京的綠色和平森林保護專案主任劉兵,和麥田守望者主唱蕭偉及其他兩位志工到了巴布新幾內亞。這是段難忘的經歷。我們和當地社區一起工作,努力將伐木公司趕出去,並尋找解決途徑。我們做林地使用規劃、測繪等工作。"

"那裡太美了,寧靜的湖水、天堂鳥,從來沒到過那麼美的地方。綠色與海洋相接,可以看到各種美麗的魚。巴布新幾內亞是個有意思的地方,有100多種語言,不同的文化和傳統服裝。然而隨著毀林的進行,不僅文化多樣性被毀了,豐富的歷史也隨之消失了。"

Valerie Phillips在彩虹勇士號上,和天堂雨林的原住民一起。

保护森林, 绿色和平, 热带原始森林,天堂雨林,生态林业,森林保护,森林覆盖率,一次性筷子

最讓Valerie心痛的是當地社區的人完全沒有力量對抗伐木公司。伐木公司毀了他們的家園--森林就是他們的家,是他們的藥品,食物,一切。傳統的生活方式已森林的消失而一去不復返。

"原來的生活方式被毀掉了,沒有辦法再回來。" Valerie。

"伐木公司承諾他們說會帶來發展,但根本看不到發展。他們要建學校,我們只看到一小小的棚屋,裡面沒有書,也沒有書桌和老師,只是一間空屋子。"

"外地的人被伐木公司帶到這裡,伐木公司許諾他們工作和工資。而實際上他們幾乎什麼也得不到。他們每星期工作預定40小時,實際上至少工作60小時,兩個星期就是120個小時。他們來的時候沒有錢,買食物都要記賬。他們只能從當地公司的商店花貴兩三倍的價錢買食物和生活必需品。兩周後到了領工資的日子,扣去買食物等生活必需品的錢,只領到5美元的收入。而這5美元,還要支付衣物醫療等費用。"

"當地人不喜歡他們,因為他們來砍自己家的樹, 不願意幫助他們,也不讓他們打獵或者捕魚。 他們永遠沒有錢負擔回家的路費,也就無法逃走,只能困在那裡一直為伐木公司工作。和他們談完話,我更堅定地要和伐木公司抗爭,這一切太不公平了。"

"巴布亞新幾內亞的政府非常腐敗。他們從伐木公司得到稅收,但大部分沒有用來造福當地社區。其實巴布亞新幾內亞有非常好的保護森林的法律,也許是世界上最好最完善的了,只是沒有得到很好的實施。沒有足夠政治意願來這樣做。"

"在巴布亞新幾內亞,大部分採伐行為都是非法的。75%的土地擁有者不得不同意伐木公司在其土地上的採伐行為。由於嚴重的腐敗,為數很少的幾個人簽字,就可以代表所有的土地擁有者,讓伐木公司開始砍伐行為。大部分人甚至在還不知情的情況下,推土機就來了。"

勇敢的行動者

 

從事森林保護工作多年,Valerie也參加過很多非暴力直接行動。Valerie說,她第一次參加這樣的行動,就是在加入綠色和平之後。

"我們經過職業的訓練,行動前也有周密的計劃和部署。我已經做過很多次非暴力直接行動了。在澳洲一個叫JASMANIA的島嶼上,一個村子裡有棵84公尺高的樹。我們搭建了一個60公尺高的平台,在上面輪流住了6個月。我還曾經攀上澳洲議會大樓,參加氣候變化方面的直接行動。我也是阻止巴布亞新幾內亞木材運輸船行動的負責人。2009年11和12月,我們還在APP的一個加工廠進行了一次非暴力直接行動,我是發言人,我們在做行動之前已經將安全等問題做了周密的計劃和考慮。"

"我從來不覺得做這樣的工作是不安全的或者危險的。在這些行動中,我們的支持者認為我們很勇敢。我也沒有覺得不安,因為我知道我們在做對的事情,在保護這裡的樹。"

 

 

綠色和平媒體主任 奕姿 | 2010年12月07日於北京

工作項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