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出辦公室,擁抱太平洋之一

小漁民與消失中的大目鮪

專題報導 - 2012-11-13
希望號在臺灣的開放日,你有參加嗎?
這艘乘著綠色和平船員、志工以及無數歷史的船,在造訪韓國、臺灣、香港後,將帶著我們與綠色和平媒體與推廣主任-周元韻一起走出辦公室,擁抱太平洋!
26歲的她隨Esperanza希望號一同向太平洋航行,親身體驗平常推廣的海洋保育的真實面貌,讓我們跟隨她的旅程,看見更深入的海洋危機。

綠色和平媒體與推廣主任-周元韻

我登上許船長的船,他開心地迎接我們

 

不知道螢幕前的你工作是甚麼?

一年半前,我加入了環保組織綠色和平,擔任媒體與推廣的工作。26歲的我,除了在臺灣沿近海拜訪過漁民外,從來沒有出海看過真實的討海生活。隔行如隔山,坐在電腦前面的你,又可曾想過漁民的工作是甚麼樣呢?

今天希望號發現了一艘臺灣漁船,透過無線電廣播,客氣的船長邀請我們登船紀錄。來自小琉球的許船長從18歲開始,已經捕魚捕了30多年了。現在正值小琉球三年一度的王船祭,我問許船長怎麼沒回去?基督徒的他說:趁王船祭開跑前,漁民返回小琉球的時候他已經回去跟老朋友敘敘舊。不過,王船祭開始後,他又馬上開著他的小漁船,回到海上工作。

這趟航程中加入希望號聯合巡邏監控的帛琉警察

 

一般延繩釣漁船有多大?想像兩臺轎車的長度,從頭走到尾不用兩分鐘,差不多就這樣了。小小的船上面載著一名臺灣船長,7-8個印尼漁工,就這樣在海上好幾個月不能回家。為了節省空間放漁獲,所有漁工擠在髒亂狹小的房間。船長的生活環境也沒好到哪裡去,小小的一張床放在儀表板、導航工具的下面。牆上掛著耶穌畫像還有家人的照片,問船長幾個孩子,他面帶微笑地說三個小孩中,最大的已經28歲了。

離開臺灣前,週刊報導了年薪千萬的船長故事。我問許船長討海好賺嗎?他搖頭苦笑說,以前確實很好,現在魚越來越少,只有大公司的船才可以賺這麼多啦。像許船長這種小型個人經營的漁船,在工業化、大規模的漁船競爭下,早就難已生存了。

我們正在為許船長的漁獲做測量記錄

 

今天許船長心情很好,因為漁船釣到了做生魚片用的大目鮪。隨著鮪類資源減少,大目鮪已經被世界自然保育聯盟列為「易危」物種,數量也在下降當中。大型圍網漁船大小通吃,常常捕到經濟價值極高的大目鮪幼魚,讓大目鮪來不及長大就被捕走了。看著許船長的笑臉,我不禁擔憂,這樣的光景還能持續多久?

臨走前,許船長告訴我們在帛琉海域看到一些來歷不明的人工集魚器,希望綠色和平能夠調查。回到希望號上,我們將馬上展開追蹤,一定要將這些環境殺手繩之以法!


跟Facebook上的朋友一起走出辦公室,擁抱太平洋吧:

 

工作項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