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鮪悲歌

專題報導 - 2013-04-29
「牠的雄偉讓我感到吃驚…牠身體的色調不斷轉換,這是最美麗的時刻。橄欖球形的身體壯大渾厚,背脊閃耀著深紫,側邊是珍珠貝母的光澤,腹部則是銀白的光芒。黃色小鰭分佈的尾鰭左右拍打著,牠顯得楚楚可憐又像在責怪,提醒著我生命正一點一滴的消逝。若世界上有機會讓人愛上一隻魚,我想,那就是我了…」

綠色和平海洋專案主任 顏寧

2013年4月30日

2013東港黑鮪季現場,但是不知政府是否能覺悟鮪魚族群正在瀕臨絕種危機

 

這是20年代迷戀海釣的小說家葛雷與黑鮪魚纏鬥四小時的心聲,海明威曾形容誰能捉到這樣雄壯美麗的生物,必能「昂首矗立於諸神面前」。那天我在東港的烈日下看著起重機緩緩的從魚艙吊起今年第一尾黑鮪,不管是誰親眼看到這樣壯碩龐大的生物都會感到不可思議。銀黑魚體在大家的簇擁下放上舞台,在眾人興奮的喧嘩下,縣長聲嘶力竭的喊道「兩百四十四公分…三百公斤!」

黑鮪季進入第13年,主辦單位屏東縣政府在海報和宣傳上都把櫻花蝦當成主角。的確,櫻花蝦在20年前就由產銷班自主管理,半年休漁半年捕撈,每艘船嚴格控制捕撈量。在長年積極管控下產量穩定,保障漁民收入。反觀第一鮪的拍賣,早就談好得標價,買家們顯得意興闌珊,就連漁會工作人員也私下表示魚這麼難抓,很難再繼續辦下去。看著每年黑鮪捕獲量不斷往下掉,從1999年全臺一萬多尾,到去年僅剩707尾,消失的速度令人咋舌。我們擔憂在年復一年的捕撈下,最後黑鮪季以停辦收場,傷害的不只是海洋,更是打擊辛苦作業的延繩釣漁民。

這次捕獲第一鮪的許船長在台上憨厚的笑著,謙遜的說:「幸運啦,老天有保庇」。討海人深知每一隻魚得來不易,都是上天珍賜的禮物。現場漁販看著少少的四個攤位嘆氣,說往年人潮洶湧,觀光客擠滿港邊,爭相目睹第一鮪的進港,如今再也看不到這樣的場景了。我們不能永遠期待老天爺或幸運之神的眷顧,黑鮪季反映的是漁政單位對於經濟漁種的放任與漠視。我們期待漁業署能正視統計數字背後反映的資源枯竭,提出符合資源量的捕撈量管理措施,才能維繫我們賴以維生的海洋。


永保漁業文化需要您的支持與宣傳:

 

工作項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