往永續的路…WCPFC 走對了嗎?

專題報導 - 2014-12-05
2014 年 WCPFC 會議已經落幕,今年恐怕又以停滯作為結論。在資源國及漁業強權國的利益拉扯下,即將枯竭的海洋資源還有多少時間?

作者:顏寧/綠色和平海洋專案主任

在 2014 WCPFC會場外,我們希望結論能導向更永續的海洋

外面的豔陽正烘烤著這個小島,我們在大會場裡心寒著聆聽各地代表的推辭和藉口。本週我與來自太平洋各地和美國辦公室的同事們,再次以觀察員的身份參加 WCPFC(中西太平洋漁業管理委員會)。第三年的參與,仍舊遺憾的是,會議進展遲緩,延宕且沒有共識而無法達成結論的保育措施,我們又一次帶著失望離開。

WCPFC 是全球管理鮪魚的區域漁業組織之一,在 WCPFC 的會員裡,主要分成資源國,如馬紹爾、密克羅尼西亞、帛琉等太平洋島國;與遠洋漁業列強們,如臺灣、日本、韓國、美國和歐盟等。全球有六成的鮪魚產自太平洋。太平洋不但是重要的鮪魚漁場,也支撐了太平洋島國經濟和食物來源。往往會議中就資源管理與保育方案的討論,就在兩方考量保育和利益的拉扯下對峙,再以停滯作為結論。

臺灣船隊數量驚人,除了捕獲量可觀的圍網漁船、1500 多艘的延繩釣船,還有上百艘由臺灣人經營投資、懸掛其他國旗的權宜漁船。強大的船隊每年為臺灣帶來近 400 億臺幣的收入,卻相對也引發海洋資源潰乏的危機。像大目鮪這種主要用來製作生魚片的鮪魚,科學家評估族群量只剩 16%,與會會員仍不願採取積極有效的管理措施,讓鮪魚族群有機會喘息和回復。面對島國提案的養護管理措施,臺灣的代表團已展現溝通和妥協的空間 。也許結果不盡人意,但我們認為至少是一個正面的開始。

回到今年大會,簡單說這又是一個沒有結論、沒有任何人勝利的會議。五天以來,光說不練。陷入膠著的討論擴散到一個個的工作小組,無止盡的辯論和否定充斥會場,讓這場會議注定以失敗作結。今年的會議沒有盡力地為這些數量亮紅燈的鮪魚族群發聲。綠色和平將持續與政府和企業遊說,讓產業界能支持小島漁業和友善的永續水產,讓未來年年有魚。

【註解】

權宜漁船:懸掛權宜旗的漁船又稱權宜漁船。許多船主選擇不在自己的國家註冊漁船,而是向其他國家申請該國的權宜旗以便船隻可在公海捕撈,並且同時也可以降低營運成本或躲避自己國家的法規。在某些國家只要花幾百美元在網路上申請,48 小時內就可以完成註冊,得到權宜旗。不需要船主身份證明,也不需要與註冊國有關的證明。這些漁船不必遵守世界其他國家為了維護漁業資源而限制漁獲量的規定。除了威脅世界漁業資源外,這些漁船也危及其他海洋生物。


分享給朋友:

工作項目
關鍵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