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除黃牌,臺灣漁業署應該這樣做

專題報導 - 2015-11-19
臺灣漁業管理遠不及國際標準,歐盟已祭出黃牌警告,要求臺灣六個月內改善。如何改變遠洋漁業管理鬆散、罰責過低與資訊不透明的現狀,解除黃牌?綠色和平提出多項政策建議。

作者:綠色和平海洋專案主任顏寧

歐盟發給臺灣黃牌警告,顯示漁業署對遠洋漁業管理不佳是長久以來的問題,限期內如果未能改善,可能將升高至施以經濟制裁,後果嚴重。六個月時間並不長,為了改變臺灣在遠洋漁業管理面的許多缺失,絕對沒有時間消極不作為,更沒有時間浪費。

現在,綠色和平已將一份詳盡的政策建議送交漁業署,建議書中,包含了許多有關漁業規範與管理的細節,您不一定會對每項細節都感到興趣,不過,歸納其中最主要的幾項,更重要的是,如何確保六個月後黃牌能夠解除?綠色和平的建議是:

 

建議一:加強漁船管理,大幅提高罰則

分析「順得慶888號」違反的非法事項,您會發現,這艘小船猶如 IUU 的化身。違反鰭不離身明顯「非法」(Illegal),漁獲紀錄表和實際漁獲不符,以及未經核准海上轉載是「未報告」(Unreported),經鑑定發現船上的鯊魚鰭包括黑鯊,則是「未規範」(Unregulated)的漁業行為。

漁船上目擊的魚翅

僅管漁業署首見大動作派出巡護船將「順得慶888號」戒護回臺,但當懲處方式公告周知,卻引來一片嘩然。船東僅處以罰鍰 15 萬元,鯊魚漁獲物遭沒收,船東與船長吊銷執照一年不得出海。相較於國際,這樣的處罰遠遠稱不上嚴格,更暴露出臺灣遠洋漁業管理以及打擊非法漁業的作法,太過落後。

以罰鍰為例,國際間一般以漁獲價值 5 倍開罰,才能收嚇阻之效。但根據臺灣法令,目前最高處罰只有新臺幣 30 萬元。一艘小船出海一趟,就可以賺得好幾百萬元,相較之下,現行罰金與非法漁業的不法利益不成正比。罰鍰只是最明顯的一個例子,大幅提高罰則絕對是首要之急。

(表)各國非法漁業處罰比較

 

最高罰鍰

漁業人/船長處罰

臺灣

臺灣船3至30萬臺幣,非臺灣船60萬臺幣

吊銷漁業執照及船長幹部船員手冊

菲律賓

不法所得市價5倍罰款,或4,500萬比索(約3,150萬臺幣)

船長和三名最高幹部徒刑6個月

韓國

不法所得市價5倍罰款(最多罰至2,800萬臺幣)

5 年以下徒刑

製表:綠色和平

 

建議二:加強保育脆弱或瀕危物種

在國際上多位鯊魚專家的協助下,我們鑑別出「順得慶888號」船上的鯊魚鰭,不只有漁獲紀錄表上記載的水鯊,還有許多列入瀕危、需要保護與復育的種類

為了確保許多枯竭的鯊魚族群能復育,遠洋漁業需要採取更多嚴格措施,同時,還要研發高選擇性的漁具,致力減少誤捕率,保護海鳥、海龜和鯨豚。同時,考量對海洋生態整體影響,依「審慎原則」保護易因底拖漁具受威脅的海山、冷水珊瑚或海綿。

仔細研究臺灣現行的《漁業法》就會發現,其中只有討論利用,卻沒有談資源維護,使得保育的思維、科學的管理作法難以落實。將守護生態、資源永續納入《漁業法》的重要精神,才是漁業管理的基石。

建議三:訂定臺灣永續漁業藍圖,加強政府部門聯繫與合作

其實,臺灣遠洋漁業的未來,正面臨許多挑戰。我們可以看到船長高齡化的趨勢,海上對漁業資源的競爭加劇,究竟臺灣漁業未來發展的方向是什麼?漁業署能否告訴漁民:未來,船要有幾艘,發展大船還是小船?訂定出永續漁業藍圖,才知道產業的未來在哪裡。

臺灣遠洋漁業活動管理的現狀,簡單來說,就像多頭馬車,相關部門的訊息難以互通、腳步凌亂。其實,漁業管理涉及外交關係、經濟、保育、資源管理,從漁業署、外交部、海巡署到林務局,都該納入跨部會小組,統整資訊,作更有效的管理。

東港每年舉辦的鮪魚祭

漁船在高雄港口下貨

 

建議四:資訊開放、公民參與

公民社會參與的前提之一,是資訊透明。臺灣政府應確保船隊漁業活動的所有相關資訊公開,也諮詢所有利益相關人士,包括產業、經濟、外交、環境,與學術,納入公民社會的各方意見,改革漁業管理方式。

您的力量也是關鍵!綠色和平揭露「順得慶888號」非法事證後,僅僅一個週末,就有 2,000 人連署支持,一同要求漁業署管理應公開透明。今年,我在「彩虹勇士號」上,也深深感受到包括您在內支持者的關注,讓我充滿信心。

公眾力量是公平、永續的未來希望所繫,改善遠洋漁業缺乏管理的現狀,才能有效保護海上漁工的人權,守護廣大、美麗的海洋。有您的加入,我們一定能夠改變。

承諾愛海洋、守護海洋:


分享給朋友:

工作項目
關鍵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