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天,我們遇見「順得慶888號」

專題報導 - 2015-09-22
「非法、未通報、未規範」(IUU)的漁業行為一直被視為威脅全球漁業資源的兇手。而臺灣擁有全世界最多艘的遠洋延繩釣漁船,茫茫大海監管不易,違反規範的行為層出不窮。這趟航行,「彩虹勇士號」與「順得慶888號」的相遇,揭露冰山一角。

作者:綠色和平海洋專案主任顏寧

上船第八週,新鮮蔬菜早在三週前就不見蹤影。上週,船員吃完最後一條吐司,工程師看著幾乎空了的果醬罐,拿小湯匙萬分珍惜的把殘留在玻璃壁上的果醬渣一點一 點刮下來送進嘴裡。罐頭食品、醃漬黃瓜和冷凍蔬菜佔滿餐桌,我們亞洲脾胃吃不慣餐餐豆子和起司,最後一包泡麵成為我和斐濟同事抒解鄉愁的寄託。每三天還是 可以分到一顆柳橙,只是有時運氣不好打開發現黑色霉斑和毛狀菌絲只能含淚丟掉。我完全沒辦法想像,那些在海上動輒兩三個月,甚至透過運搬船轉載魚貨、補給柴油和食物,一年才進一兩次港的漁船是怎麼生存。

相遇

那天我們在公海遇見「順得慶888號」。當這艘船出現在雷達上,我們一如往常確認船名、在資料庫查詢船隻執照,準備新建檔案。同事發現不對勁,因為在中西太 平洋漁業管理委員會(WCPFC)的網站船隻白名單裡沒有這艘船。船隻如果沒有作業許可,就像駕駛無照上路,若查證屬實將是嚴重違規。我們趕緊聯繫 WCPFC 祕書處,得到的答覆是資料庫中沒有符合「Shuen De Ching No.888」(順得慶888號)或國際呼號「BJ5128」的船隻。我怕 WCPFC 祕書處資料庫有什麼狀況,接著打給漁業署,但沒有得到回應。

我們討論後認為,可能船長不曉得這艘船不在白名單裡,如果船長同意我們希望上船觀察紀錄。無線電呼叫時,船長同意我們 20 分鐘後拜訪,上船才曉得船員剛下完鈎在午休。這是一艘新造好的小釣船,六月底剛從東港出發,船長冰箱裡還有自家的粽子。船長是第一次到太平洋,他表示自己 不太會操作新船機械,運氣很不好抓不到魚。一號公海是太平洋漁場最豐的地方,從 WCPFC 科學報告裡可以看出這兒是漁船最密集作業的地方,每天我們都能在雷達上看見好幾艘漁船。運氣不好的說法讓我有些疑問,我詢問他能否讓我們看看漁獲紀錄表? 船長同意我們可以一起看。

海洋專案主任顏寧正在確認漁獲紀錄表
海洋專案主任顏寧,正在確認「順得慶888號」的漁獲紀錄表

疑問

這是一本空蕩蕩的紀錄表,作為主要漁獲的鮪魚-大目鮪和黃鰭鮪每天總共不到五條,甚至收獲最好的一天所有魚加起來不到 10 條,在過去兩個月紀錄表上漁獲僅 3.1 噸。像順得慶這樣的小釣船,一次下 2,000 個釣鈎,從臺灣漁船統計的平均釣獲率來計算,一天至少可收獲 20 條鮪魚。之前我們訪問的船長們也說,天氣再不好、漁獲量再差,一天差不多也有一噸,好的時候一週可以上看 10 噸。

我們心中滿腹疑問:臺灣船長擅長捕魚是全世界有名的,何況船長說自己捕了 20 幾年,沒道理換漁場就差這麼多吧!再仔細看,漁獲紀錄表上所有魚類都比我們認知的輕了些。雖然抱持著船長可能會斷然拒絕,我還是鼓起勇氣詢問船長:我們想 確認紀錄表的記載沒問題,能不能從魚艙裡拿幾種魚來稱重?出乎意料的,船長想了想,交代一個船員跟我們一起進魚艙。

發現

一邊稱重時,我們船員說看見艙裡有九隻鯊魚身,量了其中三條共重 100 公斤,跟紀錄表上只有三條水鯊計 55 公斤明顯不符。這時船員從冷凍魚艙裡拖出三袋鯊魚翅,經得船長同意後,我們把所有鯊翅倒出來一一計算。三袋鯊翅共 95 公斤,光尾鰭就有 42 片,背鰭和小鰭上百片,大大小小的鯊翅鋪滿整個甲板,看得我們頭皮發麻。印尼船員展示給我們看船上的釣具,在尼龍絲支繩和魚鈎中間是一條鋼絲支繩。這條鋼絲可說是鯊魚奪魂索,即使鯊魚下顎再怎麼兇猛有力,也咬不斷數股鋼絲絞成的細繩。去年在 WCPFC 大會上,原本由帛琉政府領軍的太平洋島國提議從此禁用專獵鯊魚的鯊魚繩或鋼絲支繩,但在中國、臺灣、韓國和日本代表的反對下,後妥協為漁船不能同時使用鯊魚繩和鋼絲支繩。

船長說這趟抓得不好,預計要在海上待六個月,「那不是要到年底?」我驚問。連在食物飲水無虞的「彩虹勇士號」上待兩個月就已經讓船員天天倒數進港日期,在海 上六個月的飲食、用油哪裡來?我們估算這樣小船的魚艙應該無法容納六個月的漁獲量,我問船長是不是有轉載或補給,船長當下回說「有啦」,又馬上改口「沒有 啦,是友船要回去拜拜,託他一點帶回去」「大概多少呢?」「14 噸多啦」「14 噸喔?」「沒有啦 4 噸啦」。

「4 噸?」漁獲紀錄表所有的魚加起來也才 3.1 噸,這份紀錄和真實情況到底相差多少?離開前,我告訴船長我們會把看見的諸多問題跟漁業署還有 WCPFC 報告,也提醒他再次跟船東確認作業許可。後來我們總算得知漁業署已在五月向 WCPFC 申請「順得慶888號」的作業許可,因技術問題而沒有登錄白名單,但我們仍對「順得慶888號」正式登錄前在海上作業兩個月的合法性感到存疑。漁業署作為 主管機關,也有責任確認旗下船隻都有合法許可作業。太平洋像「順得慶888號」的小船有近 3,500 艘,有許多也是只在公海作業、時而轉載、久久進港一次。還有多少船在未經許可的情況下交換魚貨?還有多少鯊魚被神不知鬼不覺的割鰭棄身?

後續

9 月17日:「順得慶888號」的新聞發佈經過一週,臺灣在太平洋的友邦之一諾魯共和國回應,宣佈禁止漁船在諾魯水域海上轉載,成為繼馬紹爾和吐瓦魯後第三 個禁止海上轉載的國家。臺灣漁船涉嫌非法作業的消息已在太平洋傳得沸沸揚揚,在漁業署承諾會「儘快」調查,派遣巡邏艦「儘快」前往檢查的同時,更多的國 家、媒體、業者正睜大眼睛等著後續結果。

9月19日:漁業署確認「順得慶888號」船上鯊魚鰭身數量不符,涉嫌未經核准在海上轉載漁獲物, 勒令漁船停止作業,並在巡護船監護下返臺。消失的漁獲去了哪裡?非法轉載等非法漁業的調查結果是什麼?公開透明的審查過程與進度仍然最為關鍵。非法漁業是 各國都要打擊的重大問題,不該以單一個案處理。綠色和平希望與漁業署進一步研議更完善的監督管理機制,不讓類似事件發生,為了合法漁船的權益,也為了我們 共有的海洋。


分享給朋友:

工作項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