漂在西非,越走越遠的中國遠洋漁船

專題報導 - 2016-11-30
一艘正在西非海域航行的中國遠洋漁船,船艙壁上畫著幾艘漁船,筆跡深淺不一,也許來自不同時期的船員筆跡。不過沒有人會深究是誰所畫,畢竟這只是云云中國遠洋漁船漂洋西非捕撈的縮影,數十年來循環往返。

2016年7月23日,大西洋几内亚比绍海域。一艘中国渔船的船舱内墙上画着几艘正在捕捞的中国渔船。

漂流西非海域日誌

今年7月,綠色和平的攝影師前往西非國家了解西非漁業情況,並跟隨一艘中國福建遠洋漁船出海作業,記錄中國遠洋漁民的日常,以及遠洋漁業如何影響當地生態和漁業。

2016年7月20日,大西洋塞內加爾海域。漁船上的非洲當地員工望著一艘中國轉運船進港口。

塞內加爾是個位於非洲西部的農業國家,漁業也是主要產業之一。塞內加爾本地有約100,000人從事漁業,其中90%是手工業漁民,其餘10%分別在外國遠洋漁船、合資或本地工業漁船上工作。上圖所見,是在中國福建遠洋漁船上工作的非洲工人,他正望著不遠處的中國轉運船駛向港口。由於工業漁船作業週期長,出海一次動輒20天,期間必須依靠轉運船提供生活物資,同時把新鮮漁獲及時運上岸。

2016年7月21日,大西洋幾內亞比紹海域。清晨,徐船長正在跟附近的漁船通過無線電進行溝通。徐船長今年63歲,來自浙江舟山,自1995年起便出國進行遠洋捕魚工作。因為一個大副在這次出海前離船,他不得不花更多時間來值班。

今年63歲、來自中國浙江舟山的徐船長,正在跟附近的漁船以無線電溝通。徐船長自1995年從事遠洋捕魚。這趟出海,徐船長與20多名船員同行,其中7人為中國船員,主責管理,其餘為非洲船員。今次因為有兩名船員臨時離船,導致人手不足,徐船長不得不花更多時間親自值班。

2016年7月22日,大西洋幾內亞比紹海域。福遠漁127號船正在做捕魚前的最後準備。

無論是中國工人或是當地工人,皆忙於做捕魚前的最後準備。

2016年7月23日,大西洋幾內亞比紹海域。因為船一側撐架的漁網被卡住,船長和兩位當地船員正在想辦法把網解開。

捕撈工作開始。這是一艘懸臂單拖網漁船,漁網掛在船身兩側的撐架,漁網徐徐拖在漁船身後。「拖網捕魚」沒有特定的目標,會將海中各種生物一網打盡。船員全天24小時輪班工作,每2至3小時收網一次。

2016年7月22日,大西洋幾內亞比紹海域。船員們正在甲板上收網、挑揀分類剛剛捕撈的海產品。據船長介紹,情況好的時候一天可以捕撈10000公斤,不好的時候大約有4000至5000公斤。

收網後,船員們在甲板上清理、分揀處理剛剛捕撈的漁獲。一般情況下冷藏船作業流程是分揀、清洗、秤重、入庫。徐船長說,相對全球海域,西非漁業資源比較豐富,但即使這樣,漁獲每每參差不齊, 好的時候一天可以捕撈10,000公斤,但差的時候只有4,000至5,000公斤。

2016年7月22日,大西洋幾內亞比紹海域。一位船員正在割魚鰭。

照片裡,是一位船員正在割琵琶鱝(臺灣俗稱「飯匙鯊」)的魚鰭。拖網捕撈常常伴隨著大量的誤捕和混獲。拖網的網口就如海底推土機,幾秒鐘之內,便能將沿途所有生物盡收網中。身為底棲魚類的各種琵琶鱝是常見的誤捕魚獲。琵琶鱝與鯊魚同屬軟骨魚類,一些琵琶鱝雖被指肉質不佳,其魚鰭卻常被製成魚翅出售。船員會將被割去了背鰭的琵琶鱝扔回海裡,可是這些身體殘缺的琵琶鱝是無法繼續存活的。

2016年7月23日,大西洋幾內亞比紹海域。福遠漁127號船上的網師鄭輝亮正在清洗捕獲的鯊魚。

船員正在清理剛剛捕撈上來的鯊魚,當中包括一條懷孕的尖頭曲齒鯊母鯊。這些鯊魚稍後冷凍入庫,抵岸後送上非洲人、歐洲人或中國人的餐桌。

2016年7月23日,大西洋幾內亞比紹海域。徐船長正在教訓不按指揮操作的當地船員,該船當地船員幾乎都來自塞內加爾和幾內亞比紹。

徐船長共招募十多名非洲船員,大都來自塞內加爾和幾內亞比索。他們的工資每月約10,000西非法郎(約臺幣6,000元),屬於西非當地較高的工資。許多當地人都樂意上中國漁船打工,因為薪水的確比在岸上賺得多。

事實上,當地經濟不佳,不少十多歲的青年常在漁港岸邊找工作。他們的工作除在岸上挑揀和分類漁獲外,也常常跟隨漁船出海捕魚,與成年人一起面對海上的各種風險。

2016年7月25日,大西洋幾內亞比紹海域。王大副正在給船上的當地船員散發香煙,當地船員的工資一個月約10,000西非法郎(約合人民幣1500元),是西非當地較高的工資水平。

總的來說,中國和非洲船員相處還算融洽。由於船上常常人手不足,中國與非洲船員常需合作完成收網、分揀等體力勞動。雖然彼此語言不通,但藉著手勢和一些關鍵字,非洲船員也能明白中國船員表達的意思。不過,由於飲食和宗教信仰的差異,中國船員和非洲船員通常不會一同吃飯,船上有兩位廚師分別為中、非船員準備每天的伙食。

2016年7月25日,大西洋塞內加爾海域。在返回達喀爾港口的時候,不時會有當地捕魚船出現,當地捕魚船在和以中國為代表的外國捕魚船的競爭當中處於下風。

漁船開始歸途,返回達卡港口。隨著越來越靠近近海,不時能看到當地小型捕魚船的身影。塞內加爾的本土漁業分為手工業漁船和現代化漁船兩種,但即使是較為先進的現代化漁船,其捕撈能力也無法與類似中國遠洋漁船的外國工業漁船競爭。使用傳統捕撈方式的手工業漁船,正面臨漁獲大量減少、漁網被工業漁船破壞的威脅。

2016年7月25日,大西洋塞內加爾海域。一位船員正在展示手機拍攝的以前捕獲的海豚。他們作業的海域海深約10-30米,如果捕撈到海豚等物種,他們通常會扔回海裡。

其間,船員向我們的攝影師,展示他先前用手機拍攝捕獲長吻原海豚時的照片(如上圖),可見拖網漁船不時將海中生物一網打盡。如果捕撈到海豚、海龜等物種,船員通常會扔回海中,但這些被誤捕的物種輕則受傷,重則直接死亡。

 

改變海洋困局

全球漁業陷入過度捕撈危機的今天,西非海域是碩果僅存、生物多樣性較為豐富的地區之一;也因此吸引了大批如中國的海外遠洋船隊入侵濫捕。

以中國為例,根據中國國家農業部的公開資料,中國遠洋漁業「稱霸」西非遠洋漁業;目前有超過400艘中國遠洋漁船在西非沿岸捕撈作業,每年捕撈約值3.4億英鎊(約臺幣132億元)的漁獲。去年5月,綠色和平發表《西非漁業資源之殤》報告,揭露中國遠洋漁業企業牽涉謊報漁船噸位、擅闖禁捕區域及使用非法漁網等行為。

目前中國缺乏有效的漁業管理,導致過去數十年,中國沿岸海域遭到拖網漁船的濫捕蹂躪,海洋資源殆盡;這也間接使得中國漁船不得不去到萬里之外的海域作業────例如西非。可是,如果中國遠洋企業將不負責任的捕撈行為帶去西非,而西非各國政府亦同樣無法實施有效的漁業管理,中國近海資源耗盡的危機,很可能又在西非海域上演。

工作項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