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訪談】綠色和平的「環境特務」

專題報導 - 2016-08-22
面對環境破壞,您會採取什麼動作去因應?守護環境除了需要熱情,也要理性規劃、有效執行進而解決問題。綠色和平致力調查、記錄環境真相,而研究員就像「環境特務」,在展開守護行動上,扮演非常重要的角色。

環境不僅是個人之事,更是眾人之事,當越多人具備對環境議題的「知情權」時,匯聚眾人之力,聚沙成塔,改變就會成真!因此綠色和平致力調查、記錄事實,向全球大眾揭露世界各地政府與企業對環境的破壞,而這全仰賴會員的捐款支持,才能夠讓綠色和平的研究調查員有堅強後盾,進入危險爆炸地區、險峻高山湖泊等,上山下海進行調查。

研究員往往隱身幕後,深入不同調查場域時,有時甚得偽裝、隱藏身分,低調進行工作,像極了特務人員。2014至2015年,透過各種漁業資料研析、實際田野調查和漁工訪談,綠色和平在今年4月發佈漁工人權問題報告「臺灣製造—失控的遠洋漁業」,充實、具體的文字、數據和影像,是這些研究員投入大量時間與心力的調查成果,而這些環境議題調查,正是展開守護行動的穩固基石!

東亞區域研究員L於2012年10月加入綠色和平東亞分部,透過以下訪談,期盼讓您對綠色和平調查員這樣一位環境特務,有更深入的認識。

調查是環境工作是很重要的一環,充足、具體、慎重、讓人足以採信的調查證據,讓綠色和平在與政府溝通、談判時有對等的立足點,甚至是很重要的籌碼,這樣才能有效地要求政府做出改變!――東亞區域研究員L

綠色和平研究調查員在推動環境議題上,扮演什麼角色?

研究員要做調查也做研究,以外籍漁工議題來說,必須先收集並分析資料,研析漁工相關法規,了解漁工面臨的問題有那些,接著設定採訪對象,選出港口,出發到現場調查。

很幸運的是,由於有這麼多的會員在支持著綠色和平,我們有更充分的資金或資源能夠運用,進行更深入的環境調查。調查是環境工作是很重要的一環,充足、具體、慎重、讓人足以採信的調查證據,讓綠色和平在與政府溝通、談判時有對等的立足點,甚至是很重要的籌碼,這樣才能有效地要求政府做出改變!

我們調查出來的證據,不會被收進櫃子裡或是受外力干預而改寫,而是確實地做為參考和使用,並會帶來些影響,這就是在綠色和平身為一位研究調查員的成就!

探討臺灣海洋議題,為什麼要從「漁工」切入?

現在很多環境議題已無法界定為單一面向問題,人權和環境其實緊緊相扣。漁工受虐與非法漁撈之間存著密不可分、互為因果的關係。漁業環境裡鬆散法規、執法不力,貪婪和獲利不斷踐踏人權,並且凌駕海洋永續發展之上。臺灣在去年10月遭歐盟發佈黃牌警告,雖然政府於今年7月通過新的遠洋漁業條例,但談及遠洋漁業,不容忽視臺灣外籍漁工問題。

加上近年來,鏡報、BBC 等國際媒體也陸續關注泰國漁工受虐事件,我們去參與一些國際組織的討論,也發覺漁工問題嚴重,這也是我們開始探討漁工問題的動機之一。

Crew of illegal fishing vessel Shuen De Ching No.888 look on as the Rainbow Warrior pulls up alongside. The Rainbow Warrior travels in the Pacific to expose out of control tuna fisheries. Tuna fishing has been linked to shark finning, overfishing and human rights abuses.

這次漁工調查過程裡,最大的挑戰是什麼?

最大挑戰是有眾多的不確定性,每天都要處理突發狀況。例 如我與10位漁工約好明天受訪,但是看天吃飯的他們,可能隔天就出海捕魚去了;又或者是漁工願意接受採訪,除了得找出他們的工作空檔,還得非常低調地進行 訪談。近身看到他們的生活情形、遭到不公平待遇,我只能真實調查揭發真相,還能如何幫助他們改變現況?這樣的心理挑戰很糾結。

承上題,您有什麼樣的個人收穫?

普遍被認為進步又民主的臺灣社會,竟然有人以這樣不公平的方式對待其他國家的人,而這些事實可能就在您我身旁,卻不太為眾人所知。調查研究員的使命是盡力揭露這些處在社會陰暗角落的故事,並與政府部門積極溝通,要求政府對他們有所協助。

外籍漁工們的家鄉大多是很貧窮的小村莊,家鄉的地頭蛇多有複雜的背景,常以「有誰想出去賺大錢」作為招募的誘因。漁工離鄉背井只為了多賺點錢,讓家鄉的家人能過更好的生活,可是最後在人生地不熟的地方,不僅沒賺到甚至還賠錢,更甚者還遭到肢體暴力。


於臺灣漁港調查漁工問題時所拍攝的景象,圖片出自「臺灣製造—失控的遠洋漁業」報告

訪談過程中,我對他們有更多的了解和認識,不免與他們建立了些情誼,但我也知道,法律從修改到落實執行,需要一段很漫長的時間,所以調查完畢後,大約有一兩個月我無法安穩睡覺,常常在半夜裡突然驚醒,擔心他們回國後的生命安全。每個人都不能選擇自己的出身,但同樣身而為人,會替他們為何不能接受平等待遇而困惑,我想,藉這次調查,對人生的哲理有了些想法,是我另一項收穫(笑)!

工作項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