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灣,需要什麼樣的海廢調查?

專題報導 - 2017-11-20
今年冬天,綠色和平在臺灣沿海海域展開微塑膠(micro plastic)的記錄調查工作。海洋專案主任顏寧說明了這個調查的輪廓,以及目前臺灣需要的海洋廢棄物調查。

目前在臺灣沿海進行的微塑膠採樣調查,如何選擇地點?

顏寧:我們先在基隆潮境公園外做第一次的試驗打撈。潮境原指的是「潮徑」,顧名思義是潮流匯集的區域。若潮流經常在此交會、聚流,那跟著洋流旅行的微塑膠(micro plastic)也很有可能會聚集在這個區域。海科館的下方其實是垃圾掩埋場,風浪一大或颱風過後,附近海域到處可見飄出的塑膠垃圾或碎片。先前我們勘查時,不管是划獨木舟或實地浮潛,都觀察到海面上許多微塑膠的垃圾帶,因此選擇在基隆做預實驗。

冬季臺灣東北季風盛行,只有西南方不受影響。目前,臺灣還沒有人做過海面打撈微塑膠的研究,我們找了許多過去浮游生物和仔稚魚研究的研究測站和方法作比較。考量到風浪與洋流(前者關乎出海安全;而若風大流強,微塑膠都被沖走了),我們參考了臺灣海域的風向圖,唯一海域較平靜的地方就是高雄至小琉球一帶。

透過採樣調查,主要想解答哪些問題?

顏寧:我們需要這樣的研究,以加深了解臺灣海域如何受到微塑膠污染。綠色和平透過這次採樣建立相關的背景資料,希望明年能擴大到整個臺灣區域,並發展成一個公民科學家的計劃,讓更多人參與。

調查中,採用的是致力減塑的國際非營利組織 5 Gyres(五大環流)的網具和研究方法。

顏寧:5 Gyres 是一個特別注重科學和研究來倡導減塑的非營利組織。不僅在臺灣,綠色和平船艦「極地𥌓光號」現在在巴哈馬與美國邁阿密進行的微塑膠打撈,也是採用 5 Gyres 的網具和研究方法。我們會用這方法在海面上拖行,撈取海水表層的微塑膠:船速維持在 3 至 7 節,每次拖行 30 至 60 分鐘,再用 1mm 和 5mm 的篩網區分蒐集到的樣本。樣本分析方面,我們把撈到的塑膠分成以下五類:碎片(如塑膠袋或食品包裝袋的碎片)、硬質塑膠(如瓶蓋)、軟質與發泡塑膠(如保麗龍)、線狀(如漁線、漁網)與塑膠原料。

 

海洋廢棄物的調查和紀錄,為什麼重要?

顏寧:四面環海的臺灣,海鮮是重要的食物來源。綠色和平去年曾發布報告《海鮮中的塑膠》,國外許多常見的海鮮都受到微塑膠污染。目前臺灣仍缺少在地研究。從海面上的微塑膠著手,就能了解和紀錄我們海域的微塑膠污染問題。

跟海洋廢棄物有關的調查與記錄,還有哪些主要的面向?

顏寧:近年有滿多研究是針對大型河川,調查流量、吞吐量、廢棄物管理參數等數據,以此為基準評估由陸地流入海洋的廢棄物數量,像之前發明海洋吸塵器的海洋潔淨基金會(The Ocean Cleanup),就揭露全球 20 條河川每年排放數百萬噸塑膠垃圾進入海洋。

目前,日本與韓國發展了評估海洋廢棄物來源、組成、又該用多少人力與機具清除的海廢調查,方式已經日漸成熟,運用一組受過訓練的紀錄員,紀錄一段長約 80-100 公尺的海岸,就能收集足夠的資訊。從明年中開始,成員包括綠色和平在內的「海廢治理平台」,也計畫在臺灣的北、中、南、東推動像這樣的「海岸快篩計畫」。每季一次,透過監測,知道我們的海岸有什麼垃圾?需要多少資源有效清除?

換句話說,紀錄海岸的狀況,做為清理的依據。那麼,微塑膠採樣調查的下一步是什麼呢?

顏寧:預計在年底前,綠色和平會公布初步調查結果,分享給公眾。我們的目標,是推動大規模、長期的記錄調查。最終希望有更多學者、研究人員加入研究行列。

這次紀錄調查與「海湧工作室」合作。跟臺灣不同環境團體合作,為何重要?

顏寧:今年五月,綠色和平和荒野保護協會、慈心文教基金會一起合辦國際「2017 海洋廢棄物論壇」,就是藉由荒野牽線海廢領域的國際專家、由慈心強大的志工來規畫和執行、海科館慷慨出借場地,然後我們安排會後國際專家的參訪以及與在地環境團體深度交流。

今年七月,綠色和平與荒野保護協會、慈心文教基金會、台灣環境資訊協會、黑潮海洋文教基金會、台灣蠻野心足生態協會,與海洋公民基金會等在地團體,和環保署共組「海廢治理平台」,討論減塑政策與行動計畫。這是臺灣第一次公部門和環保團體一起思考環境政策的方向,進一步推動減塑、減少海洋廢棄物的目標。

綠色和平去年起開展減塑專案。過去,臺灣在地有許多長期關注相關議題的團體。有的團體辦理淨灘、收集相關數據超過 10 年,有的長期和東亞其他非政府組織(NGO)互動,國際連結的力量也相當深厚。有的雖然也才剛開始關注,卻能動員整個品牌迅速做出改變。

「減塑」是一個幾乎不可能的大任務。將力量集合起來,都將成為遊說政府的後盾。越來越多人加入減塑運動,就越有可能讓原本遲疑不前的民眾踏出第一步!公眾力量是推進政策不可或缺的,而不同團體的合作,也能讓訊息推得更遠更廣。

工作項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