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極北之地,完成一場幾乎不可能的音樂會

專題報導 - 2019-07-17
四位音樂家以冰雕製成的樂器,演奏《海洋回憶》,然而為什麼要在世界的極北之地展開這場冰雪奇緣演奏會?透過樂曲,人們聽見不斷消融的冰所唱出的清澈旋律,然而,更期盼全球領導者能聽進更多的弦外之音,聽見海洋的危機。

作者:綠色和平挪威辦公室海洋專案主任 Halvard Haga Raavand

我從來沒有想過,在北極,會需要一臺冰箱。

2019年4月,北極的平均溫度已高出過往平均值有8度之多。這裡實在太暖了,要以北極冰塊雕刻而成的樂器來完成這場冰上音樂會,幾乎難以實現。

我們連同四位音樂家與一位冰雕刻藝術家前往北極,要讓冰唱出自己的聲音,唱出作為這個脆弱地區的代表——冰,已是多麼地接近融化與消失。

演出所使用的樂器,是由冰川碎裂下來、但尚未完全融化的流冰所雕刻而成。為了讓這個概念得以成真,光是等待和尋找適當的條件便花費逾一星期的時間。

Greenpeace activists load an ice block into the net for lifting up at the MYAS. Greenpeace  arrived to Dahlbreen glacier'a area to harvest the ice blocks for the carving of instruments and the animal sculptures due the "Protect The Oceans" campaign.

整個過程,無論對我們或是幾位音樂家而言,都是一輩子難得的經驗。在零下12度的氣溫下,由冰製成的鳴鐘、號角、敲擊樂器和大提琴共奏出一段清澈旋律,要向全球領導者們傳遞一個訊息:在2030年前,需要保護全球至少30%的海洋

一個欣欣向榮、生機蓬勃的海洋,有助保護我們免受氣候變遷的影響。植物與動物天生會吸收碳。碳存在於鯨魚、各種魚類等生物體內,並會在牠們死亡後,隨著屍體沉沉埋入海床。動物們在海面覓食,並排泄於海洋深處。這樣的生物行徑,驅動了所謂的海洋生物「碳泵」(carbon pump),將碳從大氣中拉回並鎖住於水下(編按:碳可以通過生物傳遞,從海洋表面傳送到深海)。因此,受傷的海洋將使氣候變遷更加嚴峻

覆蓋冰層的北極,其作用就像是這顆星球的冷氣機,一旦冰層大量並迅速融化,將會加速氣候系統的崩壞。在這脆弱一角所發生的事,正深刻影響著你我每一個人

挪威知名作曲家Terje Isungset(圖中右二)率領其他三位音樂家,於北極演奏《海洋回憶》(Ocean Memories)。

在這場冰上音樂會演出之後,樂團的代表Terje Isungset說得相當貼切:「你必須對冰予以尊重,否則它就會碎裂。我們對大自然也應當如此尊重。」

綠色和平船艦「極地曙光號」與「希望號」從今年4月展開為期近一年的遠征,雙雙從首站北極出發,接力走訪七個海洋「地標」,直抵南極,終點站到聯合國總部所在的紐約。沿途進行重要的科學研究,並藉由這些實證,向世界各國領導者展示「建立健全『全球海洋公約』(Global Ocean Treaty)的必要性」。

這是極地遠征的第一站,隨行的科學家「同場加映」北極海冰研究,雲集物理學、生物學及海洋學等不同範疇學者,就北極春季冰層急劇融化現象展開全面研究,藉此了解全球暖化引發長遠的冰川消退,如何影響北極海洋生態,並將於明年發表最終結果。

幕後花絮:地球最北的冰上演奏會

海冰律動餘音裊裊,科學家的研究序曲,同樣期盼有人共鳴。您願意與全球145萬海洋守護者齊聲和應,譜寫北極生之頌嗎?

 

閱讀更多:
從北極到南極:保護海洋之旅
全球海洋公約:需要知道的5件事
全球海洋保護區:2030 年實現保護 30% 海洋

工作項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