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就是adidas

專題報導 - 2014-05-28
對 adidas 的印象,除了運動時尚、引領潮流,還有什麼?對於推動品牌去毒行動的我們來說,它代表著空口承諾,光說不做。

賴倩如/綠色和平污染防治專案主任

2011 年 7 月,綠色和平第一次驗出各大運動品牌商品殘留壬基酚聚氧乙烯醚 (NPE),於是對各家品牌展開遊說,並且號召更多支持者一起發聲,要求品牌停止使用有毒有害化學物質。同年 8 月,adidas 公開承諾在 2020 年前淘汰有毒有害物質,並保證其「去毒」進程的透明化。當初的這份承諾令全球支持者歡欣鼓舞,因為大家相信,這間國際運動用品龍頭可以帶領更多品牌朝無毒未來邁進。

但這份期待很快地就落空了,因為我們發現 adidas 這項口頭承諾缺乏具體的去毒表現。即便 adidas 已經加入 ZDHC (有害化學物質零排放藍圖),卻以 ZDHC 作為保護傘,透過大量的媒體行銷,對外塑造綠色企業形象。另外,adidas 看似以訂定化學物質限制清單(RSL) 來表示去毒決心,但所謂的限制清單是規範 adidas 產品中的有害化學物質可容忍濃度,並非淘汰有害化學物質,也就是說 adidas 會繼續使用有害化學物質製造生產,與其承諾「2020年前淘汰使用有毒有害物質」背道而馳。

100% 驗出二甲基甲醯胺 (DMF)

在 2013 年到 2014 年上半年間,綠色和平進行了一連串的紡織重鎮水質分析與紡織產品有害化學物質殘留檢測,發現無論是穿在身上的服裝、腳上的球鞋、或是已經排放到環境中的廢污水,都含有各式各樣的有毒有害化學物質。最新「紅牌出局 – 世界盃運動商品有毒有害物質殘留調查」中也發現,在全球各地所採購到的每一雙球鞋樣本皆被驗出二甲基甲醯胺 (DMF) 和鄰苯二甲酸酯,而且其中高達八成的鞋子樣本也同時驗出全氟化合物(PFCs)。adidas 在 2013 年生產的 2.6 億雙鞋中,有 96% 都於亞洲製造,也就是說當 adidas 行銷全球,把錢賺進口袋時,反把污染留在生產地,而這些污染則隨著成長的銷售數字不斷地增加

近一千個日子裡的去毒作為=0

當去毒運動獲得愈來愈多的大眾支持與參與,更多的服裝品牌陸續加入了去毒行列,例如 2012、2013 年加入的 Mango、Levi’s、Uniqlo 等共 17 間國際大廠,現在也已經公開其供應商的污染排放資訊,並開始淘汰各種有害化學物質。反觀 adidas,自承諾至今已經過了近 1000 個日子,在這期間檢驗 adidas 產品,就有 83% 的產品被檢出含有全氟化合物殘留,顯示生產鏈上尚未停止使用這些化學物質,也看不到相關污染排放資訊,adidas 當初允諾公開去毒進程再次跳票。

身為世界盃的主要贊助商,adidas 的世足廣告從去年 12 月就在網路上大力放送,為全球足球戰事熱身。在「紅牌出局 – 世界盃運動商品有毒有害物質殘留調查」中發現,adidas 的眾多足球商品不僅殘留有害化學物質,adiadas 獵鷹系列 (Predator)球鞋更被驗出全氟辛酸(PFOA),甚至超過 adidas 自訂的 RSL 標準 14.5 倍,再次證明 adidas 不僅仍在使用這些有害化學物質,更把污染帶到運動殿堂之上。

不願力行去毒運動的 adidas 需要更多大眾的力量來督促,才能有實踐承諾的一天。

一起加入連署,要求 adidas 提供一個可信且具體的計劃和時間表,確保在 2020 年前達到有害化學物質零排放,並且公開供應商污染排放資訊。


你怎麼想?

 

工作項目
沒有找到任何評論 加入評論

發表評論 

發表評論前請先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