順得慶漁獲紀錄疑點重重 非法漁獲下落不明

新聞稿 - 2015-09-21
專家鑑定結果證實順得慶漁獲紀錄表不實,部份非法鯊魚鰭在巡護船到場搜證時已消失無蹤。公眾關心的審查過程、漁獲流向,以及該船非法轉載的種種疑點,漁業署尚未說明。

【2015 年 9 月 21 日,臺北】國際多名鯊魚專家加上高科技軟體協助綠色和平鑑定臺灣籍漁船「順得慶888號」船上非法鯊魚鰭,發現除了紀錄表上的水鯊外,還鑑定出中西太平洋保育類的黑鯊,以及在世界自然保育聯盟(IUCN)瀕危物種紅皮書列為瀕危的紅肉丫髻鮫。臺灣學者也從影像中鑑識出已列入華盛頓公約(CITES)中附錄二的鼠鯊。專家鑑定結果更加證實該船漁獲紀錄表不實,部份非法鯊魚鰭在巡護船到場搜證時已消失無蹤。順得慶888號雖將被扣押回臺,但綠色和平及公眾關心的審查過程、漁獲流向,以及該船非法轉載的種種疑點,漁業署尚未說明。

船上漁獲流向不明

參與魚種鑑定的國立海洋生物博物館副研究員何宣慶博士表示:「從照片中可以確定有鼠鯊科及真鯊科等至少三個魚種,絕對不只有水鯊而已。未來在鯊魚物種的鑑定方面應該要更加小心,不要只採信船家單方面的申報記錄,建議漁業署可以建立以鯊魚魚鰭為主的檢索書籍,將有助於保育魚種管理。」

漁業署已認定「順德慶888漁船」違規,確認船上鯊魚鰭身數量明顯不符,顯然有割鰭棄身之實,另外漁船更涉嫌未經核准在海上轉載漁獲,已勒令該漁船停止作業,並在巡護船監護下返臺。但漁業署新聞稿中所稱巡護船在船上找到的非法鯊魚鰭數量,與綠色和平於9/9發現的數量卻有大幅落差。綠色和平專案主任羅可容表示:「巡護船登檢的結果與綠色和平提供的證據不符,下落不明的鯊魚鰭在哪裡?該船過去兩個多月的漁獲被轉載到哪艘船?又供應到哪一個國家?攸關全球漁業市場,漁業署應公開每項調查事證與進度,才能證明臺灣監管的行動力。」

非法漁業是各國極欲消除打擊的重大問題,「順得慶888號」只是遠洋非法漁業的冰山一角,絕非單一個案。漁業管理漏洞是全球面臨的共同問題,並非臺灣的家務事,需要整個區域以至全球一起努力解決。後天(9/23)將在密克羅尼西亞召開的中西太平洋漁業委員會(WCPFC)技術及紀律委員會(TCC),屆時包括臺灣漁業署,還有全球來自20多個國家和地區的會員,以及綠色和平也將以觀察員身份與會,共同研議漁業管理和加強非法漁業監控等問題。在強大的公眾關注與國際壓力下,漁業署史無前例地已採取初步執法動作,綠色和平肯定漁業署積極調查違法漁船,並樂意與漁業署進一步研議更完善的監督管理機制,期待漁業署展現魄力,未來仍秉持積極態度處理漁業管理問題,保護合法漁業與我們的海洋。

 

附註:華盛頓公約

全名為瀕臨絕種野生動植物國際貿易公約(Convention on International Trade in Endangered Species of Wild Fauna and Flora , CITES)。將瀕臨絕種野生動植物在國際間之交易規定,並將物種分列在三種附錄中。

附錄一:有滅種威脅須嚴格管制

包括受貿易影響或可能受其影響而致有滅種威脅之一切物種,此等物種之貿易必須特予嚴格管制(禁止商業貿易,只允許如科學研究的特例),以免危及其生存。

附錄二:族群數量稀少須有效管制

包括目前族群數量相當稀少、雖然不致於有滅種的威脅,但將來有可能滅種。經由貿易管制(物種出口需有相關證明),控管野生族群的數量。

附錄三:特定國家指定有效管制

各國視其國內需要,區域性管制國際貿易的物種。

 

附表:遠洋延繩釣常捕獲鯊魚種類與瀕危狀態

中文名

英文名

學名

IUCN

CITES

禁捕水域

水鯊、青鯊

blue shark

Prionace glauca

近危

 

 

黑鯊、

平滑白眼鮫

silky shark

Carcharhinus falciformis

近危

 

中西太平洋

大西洋

紅肉Y髻鮫

scalloped hammerhead

Sphyrna lewini

瀕危

附錄二

東太平洋

大西洋

鼠鯊

porbeagle shark

Lamna nasus

易危

附錄二

 

工作項目
關鍵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