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顧福島核災

 

 

2012年2月28日綠色和平成員在富士山下展開一幅寫著「無核未來」的巨型橫額,支持日本人民爭取停止使用核電。

 

 

綠色和平成員在香港政府總部牆外投射核災警戒標誌,提醒政府香港市中心距離大亞灣核電廠只有50km,大亞灣核電廠若發生核事故,香港很有可能受到核輻射的威脅。那臺灣呢?

 

 

300多天前,須田義春先生居於福島第一核電廠60公里附近。他的家雖然已進行除輻射,但附近的土地卻沒有。所以,他從前用作耕作的土地,已經失去了。核危機的影響,你可有遺忘?

 

 

2012年10月,綠色和平到日本福島進行一星期的考察,發現當地政府在福島市的輻射監測儀根本未有反映出輻射污染的實況,在政府公布的40個監測站的結果中,超過七成半監測站比周邊環境的輻射水平為低。

 

 

2012年10月,綠色和平專案主任古偉牧在距離福島核電廠40公里的飯館村進行輻射污染監測後,檢測衣物有否殘留輻射。

 

 

這張相片曾經佔據各大新聞的重要位置。今日,我們更不能遺忘。

 

 

小孩子手牽手放學去:這本來是理所當然的日常風景。不過,從那天開始,他們因為核安問題只能在室內玩耍。你怎能遺忘?

 

 

須田義春先生居於福島第一核電廠60公里附近。他的家雖然已進行除輻射,但附近的土地卻沒有。他從前耕作的土地已經失去了。核災影響,你怎能遺忘?

 

 

這是日本渡利市的景觀。渡利市距離福島第一核電站約60公里,綠色和平的輻射監測小組在該地的多個監測點檢查輻射水平。發生三次核心熔毀的9個月後,綠色和平正檢查福島市附近的輻射水平,從而紀錄事故對當地社區的健康威脅。

 

 

渡利市的檢測工作

綠色和平的輻射專家 Ike Teuling 檢查距離福島第一核電站大約60公里地區的輻射水平。發生三次核心熔毀的9個月後,綠色和平正檢查福島市附近的輻射水平,從而紀錄事故對當地社區的健康威脅。

東京舉行「能量轉變遊行」

日本綠色和平和志願者參加「能源革命」遊行,途經東京商業區的街道,以悼念東北地震引發的海嘯和福島第一核電站核事故發生6個月。

根據綠色和平的一份報告。(2011年9月12日星期一報道) 日本可以在2012年永久關閉所有核電站,並仍能確保經濟復甦和達到二氧化碳減排目標。進階日本能源發展報告顯示提高能源效益和加快研發可再生能源技術可以提供日本一切所需的電力。

東京舉行「能量轉變遊行」

日本綠色和平和志願者參加「能源革命」遊行,途經東京商業區的街道,以悼念東北地震引發的海嘯和福島第一核電站核事故發生6個月。

根據綠色和平的一份報告。(2011年9月12日星期一報道) 日本可以在2012年永久關閉所有核電站,並仍能確保經濟復甦和達到二氧化碳減排目標。進階日本能源發展報告顯示提高能源效益和加快研發可再生能源技術可以提供日本一切所需的電力。

一個小女孩在南福島幼稚園洗手

未經父母允許,幼稚園的小朋友都必須留在室內,不能使用操場,以盡量減少接觸輻射的可能性。幼稚園已被當局,社會團體和志願機構淨化,輻射劑量顯著下降,但數個地方仍測得上升的輻射水平。學校附近的許多地方都沒有被淨化,因此幼稚園再受核污染的風險相當高。綠色和平自三月開始一直監測食品,海洋生物和福島第一核電站周圍環境的放射污染,並不斷要求全面,廣泛的檢查和淨化措施及為仍生活在嚴重污染地區 (禁區30公里以外範圍) 的孕婦和兒童搬遷。

 

監察福島市學校的輻射

綠色和平的輻射專家 Iryna Labunska檢查位於福島市一間中學的輻射水平。學校雖被當局淨化,然而,輻射水平仍遠高於國際安全標準。自三月開始,綠色和平一直監測食品,海洋生物和福島第一核電站周圍環境的放射污染,並不斷要求將附近地區立入「保護狀態」。這包含全面,廣泛的檢查和淨化措施,並為仍生活在嚴重污染地區 (禁區30公里以外範圍) 的孕婦和兒童搬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