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消息

首頁(Homepage)

推動改變

新聞稿 減塑
2 mins

年年有魚變年年有塑 臺灣人平均年吃1.6萬個微塑膠

作者: Greenpeace 綠色和平

2021128 臺北】微塑膠陸續被發現存在民眾的飲食及生活中,甚至連呼吸都可能吸入微塑膠。而微塑膠的來源已有多項研究證實多數來自於日常生活中的一次性塑膠製品,在臺灣推行減塑多年之下,是否能有效減少環境中的塑膠污染呢?綠色和平首次針對臺灣海鮮及民眾飲食習慣評估每人可能攝入的微塑膠含量及影響,結果發現,1965歲有吃海鮮的民眾每年平均吃超過50公斤的海鮮,其中包括貝類、頭足類,以及魚類,而吃下這些海鮮的同時,每年也吃進了1.63萬個微塑膠。

綠色和平彙整臺灣近五年有關海鮮中微塑膠的最新研究,分析以貝類、頭足類和海水魚類為主的體內微塑膠含量,由於貝類屬於濾食性動物,當水體環境中的微塑膠量愈高,累積在體內消化道的微塑膠量也愈高。比對文獻研究數據與衛福部食藥署針對民眾各項食物攝食量的調查結果,估算出食用貝類的人每年可能吃下14,773個微塑膠,食用頭足類的人則每年可能吃進755個,食用魚類的人每年可能吃下796個。

其中恆春半島海域的魚類研究中有高達94.87%的魚隻體內發現微塑膠;另外臺北醫學大學對文蛤、牡蠣、小卷及中卷四種生物的研究結果,在107個樣本中也全部發現微塑膠,顯示現今民眾要避免從海鮮中吃到微塑膠已非常困難。概算臺灣每人每年若食用貝類、頭足類和魚類,將至少吃進1.63萬個微塑膠,相當於1.05公克,如同吃下1根塑膠吸管。

綠色和平專案主任唐安說:「現行減塑政策無法抑制塑膠使用量,每人每年吃進微塑膠的量和有毒物質的風險有增無減,而且這數據僅估算食用海鮮部份,若再加上飲水和其它食物,每人每年攝入的微塑膠將會更多。」 

文獻所採集的海鮮樣本幾乎都驗出含有微塑膠。研究結果也顯示存留在海鮮中微塑膠的材質以PE(聚乙烯)、PP(聚丙烯)及PET(聚乙烯對苯二甲酸脂)最多,而這類材質最常用於塑膠袋、食品包裝容器和一次性塑膠餐具等。此外,綠色和平彩虹勇士號於2017年曾在臺灣周邊海域打撈海水樣本,證實海水已受到微塑膠污染,而這些微塑膠通還會吸附許多有毒物質,包括塑化劑、雙酚A、壬基酚、多氯聯苯(PCBs)和多環芳香烴(PAHs),這些環境污染物已被證實會干擾動物及人體的內分泌激素調節機制,被環保署列為毒性化學物加以管制。當海洋生物誤食海中微塑膠後,我們將可能透過食物鏈直接吃下微塑膠和隨附的有毒物質。

海洋塑膠污染一日未解,吸附有毒物質的微塑膠除了持續威脅海洋生物鏈,也將是人類健康潛在風險。「公民科學家行動計畫海鮮裡的塑膠危機」專案助理陳彥嘉表示:「從執行的研究發現,貝類因其濾食的生物特性,導致體內微塑膠含量較魚蝦多。實驗曾嘗試以吐沙的方法來讓文蛤排出體內的微塑膠,然而卻發現吐沙時間越久效果越差,可能是吐出後又吸入所造成,必須要經常換水,才能有微塑膠殘留量較低的文蛤,但也不能確保完全排除微塑膠,唯有解決水體環境中的微塑膠污染,才能保障民眾食用安全。」

唐安說:「環保署三年前的研究就發現臺灣海鮮中和水體中存有微塑膠,且與禁塑的品項有直接關係,也指出減緩微塑膠污染的最根本之道應由源頭減量。諷刺的是,至今不僅看不到有效減量措施,在去年應擴大限塑的措施也都未真正執行,造成塑膠總用量在十年間反增22.8%,也未持續追蹤監測微塑膠污染飲食的影響,枉顧民眾的食安風險。」 

臺灣四面環海且漁業發達,民眾在各地隨時都能享用多樣且新鮮的海鮮,從路邊小吃蚵仔煎到年菜,都潛藏無法完全清除的微塑膠,透過食物鏈轉移,讓身為食物鏈頂端的我們,吃海鮮也一起吃進有毒化學物質,成為健康隱憂。尤其年關將近,正是大啖海鮮的時節,主管機關應正視微塑膠污染問題,履行源頭減塑措施,為民眾食安與健康把關。

綠色和平建議環保署立即採取以下行動:

一、擴大源頭管制,儘速將外帶與外送納入管制對象。

二、加重限塑力道,提高收費與獎勵優惠。

三、推動重複使用的循環模式,加速淘汰一次性塑膠。

附件:

分析:臺灣民眾攝入海鮮微塑膠含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