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消息

首頁(Homepage)

推動改變

專題報導 森林
4 mins

澳洲到底怎麼了?從氣候變遷看叢林大火

作者: Greenpeace 綠色和平

自去年9月澳洲發生叢林大火,截至1月9日已超過1,070萬公頃(近3個臺灣面積)土地受災,火勢範圍超越亞馬遜及加州大火。澳洲氣象局宣布「2019年是紀錄上最熱、最乾的一年」,氣候變遷正助長失控大火。

38年的珍貴回憶隨著一片燒毀的屋瓦倒下,Melinda欲哭無淚。 © Natasha Ferguson / Greenpeace

「攝氏 39 度高溫,連風都是灼熱的。天空染成橘紅,大地處處冒煙,感覺就像世界末日。」曾經林木青蔥的溫馨家園,乘載著Melinda Plesman與伴侶38載的回憶,在11月大火襲來時瞬間倒下。新南威爾斯州(New South Wales)小鎮Nymboida,不幸位於3處火頭交界,形成強勁火風暴(firestorm),造成超過100間房屋焚毀;有居民形容,凜烈火勢猶如波音737客機飛過頭上。

以上影片為2020年1月4日空拍袋鼠谷(Kangaroo Valley)小鎮災後現場,實況呈現被大火燒過的樹林。© Byron Ross / Greenpeace

往年在同樣季節的期間,每月降雨量約100至300毫米,但已連續3年未達,甚至低於50%。如今回想,乾旱程度彷彿早已為環境災難發出警告。同為Nymboida小鎮居民的David Stephenson表示:「我的家園徹底摧毀,沒有留下任何殘局可收拾,我只能把希望放在未來、重新開始。大火以時速80公里襲來,使人猝不及防,放眼四周只剩下一片灰燼。」

新南威爾斯州火災肆虐,消防員值勤時間長達15小時,奮不顧身全力救災。

新南威爾斯州火災肆虐,消防員值勤時間長達15小時,奮不顧身全力救災。 © Daniel Knox / Horsley Park Rural Fire Brigade

前因:極端乾旱早有跡可尋

事實上,早於去年10月初,從昆士蘭東南部到中央海岸的火勢已宣告失控。專家指出,新南威爾斯州自2017年持續乾旱,去年1月至8月,南澳部份地區更打破乾旱紀錄,形成「打火匣」(tinderbox)般一觸即發的易燃狀態;2018年火災季節提早於8月展開,其實已敲響警鐘。(延伸閱讀:澳洲大火的5個真相:火災原因?我們能怎麼做?

另一主因則是地區消防隊缺乏聯邦政府支持,甚至遭大幅削減預算,導致無法及時作出足夠的ˊ減災與預防性焚燒工作(hazard reduction burning,火勢受控下在高危熱點預先清除雜草及樹叢;有部份預防措施因乾旱環境未能奏效),令植被更易燃、火勢迅速蔓延。

叢林大火哪有快樂聖誕?綠色和平澳洲辦公室12月向總理府送贈以灰燼取代雪花的水晶球,斥責政府漠視氣候變遷。

叢林大火哪有快樂聖誕?綠色和平澳洲辦公室12月向總理府送贈以灰燼取代雪花的水晶球,斥責政府漠視氣候變遷。 © Greenpeace

當下:民間自救守望相助

從2019走到2020,民眾期盼天降甘霖的願望尚未成真。澳洲東南部廣泛地區近日氣溫高達攝氏40度,全國已有超過2,500處房屋焚毀,其中1,00處建築集中在新南威爾斯州,當地鄉村消防局(NSW Rural Fire Service)不時發出「現在撤離為時已晚(too late to leave)」的緊急警報。生態災難亦令人心碎,估計超過3萬隻無尾熊因大火喪生,三分之一棲息地被焚毀;雪梨大學學者更指出,超過10億隻動物因直接燒死或缺乏糧食及居住地,成為叢林大火犧牲品。

一隻從大火中倖存的叢尾袋貂(Brush tail possum)受澳洲獸醫治療灼傷。

一隻從大火中倖存的叢尾袋貂(Brush tail possum)受澳洲獸醫治療灼傷。 © Andrew Quilty / Greenpeace

面對當局政府反應遲緩,民間只能想辦法自救。綠色和平發起募款活動,為新南威爾斯州鄉村消防局募得75,000澳幣(約新臺幣153萬元),作為緊急救災款項,比聯邦政府全年預算更高,用於支援專業團隊走在火災前線,保護民眾與森林安全。

綠色和平澳洲辦公室支持者為新南威爾斯州鄉村消防局募得75,000澳幣,全數投入救災工作。

綠色和平澳洲辦公室支持者為新南威爾斯州鄉村消防局募得75,000澳幣,全數投入救災工作。 © Greenpeace

另一方面,雪梨及布里斯本等大城市因大火造成空氣污染,引發公共衛生危機,綠色和平行動者在中心商業區派發口罩,呼籲公眾關注叢林大火並加強防護措施。

大火污染物無遠弗屆,雪梨空氣污染水平一度超出世界衛生組織標準25倍;綠色和平行動者11月中在雪梨市中心商業區派發口罩,喚起公眾關注大火並加強防護。

大火污染物無遠弗屆,雪梨空氣污染水平一度超出世界衛生組織標準25倍;綠色和平行動者11月中在雪梨市中心商業區派發口罩,喚起公眾關注大火並加強防護。 © Greenpeace

未來:淘汰煤炭勢在必行

救災工作固然刻不容緩,但唯有從根源解決氣候危機,才能避免悲劇重演。氣候變遷助長各地極端天災早已多次發生,此次澳洲叢林大火則與超強印度洋偶極(Indian Ocean Dipole,IOD)現象有關。自去年中旬開始,印度洋西側的海面溫度明顯比東側高,導致東非多國(印度洋西側)豪雨成災,反觀東南亞及大洋洲一帶(印度洋東側)則持續乾旱。IOD本身屬自然氣候循環,氣候變遷卻使之更強更頻繁(60年來最強,去年10月7日紀錄超過攝氏2度溫差),導致澳洲深陷乾燥困境,猶如火上加油。

澳洲新南威爾斯叢林大火災後景況。

澳洲新南威爾斯叢林大火災後景況。 © Andrew Quilty / Greenpeace

澳洲既是全球最大煤炭出口國,全國碳排放總量已連續 5 年攀升,明顯與2030年減少26%至28% 碳排(相比2005年水平)的目標背道而馳。諷刺的是,澳洲能源及減排部長Angus Taylor上月探訪幾乎受大火波及而一度疏散的Tahmoor煤礦,似乎關心化石燃料企業更甚前線人員安全。綠色和平促請澳洲政府正視氣候危機,拒絕為煤炭利益再找藉口,必須立即制訂並執行減碳排措施,第一步由淘汰燃煤做起。

一位雪梨銀髮族高舉標語,示意民眾並非無緣無故恐慌,要求政府出來面對。

一位雪梨銀髮族高舉標語,示意民眾並非無緣無故恐慌,要求政府出來面對。 © Dean Sewell / Greenpeace

已有數據確認科學家和多位消防人員所說,「氣候變遷是造成澳洲環境變得乾燥又灼熱的主因,也因此引發失控大火,對野生動物與全國人民造成巨大傷害」。面對如此生態浩劫,需要您我一同凝聚力量,阻止企業開發化石燃料、要求政府為減少溫室氣體排放,實施政策並積極採取行動,讓我們與下一代的未來,免於極端氣候威脅,爭取平安繁盛的地球家園。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