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消息

首頁 v2018

推動改變

專題報導
5 mins

《寂靜的春天》瑞秋·卡森 – 現代環境保護論的起源

作者: Greenpeace 綠色和平

2014年5月27日是瑞秋·卡森的107歲誕辰,這位上一個世紀的海洋生物學家如何以行動改變世界,成為保護環境的先驅?

瑞秋·卡森 – 現代環境保護論的起源

自然文學經典著作《寂靜的春天》

至今約五十年前的西元1962年9月27日,瑞秋·卡森出版了《寂靜的春天》,揭示了化學污染對人類文化產生的巨大衝擊,及其對地球生態的影響。此書調查了35種鳥類因包括有機氯化物 (DDT) 在內的化學抗生素而遭受滅絕威脅的事例。

在卡森的書出版之前,化學製造公司不願意承認這些有毒物質對於生物環境所造成的影響,而卡森的努力把對自然關懷的觀念帶回到了西方工業社會。 她的書警示了人類社會與棲息地的關係,喚醒了人們對更高一層的社會良知,也開啟了現代環境保護運動。

想當然爾的, 當時的化學製造公司大力詆毀她。時至今日,污染者們及他們買通的發言管道更編造出一些對卡森立論不利的造謠, 抨擊她助長瘧疾。他們聲稱瘧疾的盛行及致死是因為人們並未噴灑足夠的有機氯化物。事實上卡森支持以限制農作達到害蟲管理因為農藥的使用只會讓瘧疾蚊子產生免疫力。

瑞秋·卡森的生平經歷

瑞秋·卡森 Rachel Carson

瑞秋·露意絲·卡森(英語:Rachel Louise Carson,1907年5月27日-1964年4月14日)於西元1907年的春天出生於美國賓州的農家,母親,時時灌輸她對自然的關愛及好奇。卡森十歲時,在當地的雜誌上發表了她人生的第一篇故事《雲端內的鬥爭》。西元1925年,卡森畢業以第一名成績高中畢業,她隨即進入賓州女子學院,以優異成績畢業,並榮獲約翰霍普金斯大學的獎學金予以就讀,獲得動物學碩士學位。

由於她年邁的父母病痛漸增,卡森離開了大學去照顧他們。父親去世後,她放棄了她的博士學位的追求來照護母親。她的生物學導師瑪麗·斯科特·史金科 (Mary Scott Skinker)替卡森找到了在政府單位一個教育性質電台廣播的工作,撰寫與自然相關的議題。卡森於西元1936年參加公務員考試,並以優於其他應試者的成績成為漁業局史上雇用過的第二位女性。西元1937年,卡森的姐姐去世,她成為母親和兩個侄女的唯一的經濟支柱。而後當其中一位侄女驟逝,她領養了這個姪女的5歲大兒子。瑞秋·卡森是一位具有吸引力的人,她把對人們的同情和關愛擺在比自己事業優先的位置,而她畢生工作的廣度和意義仍足以撼動整個世界。

瑞秋·卡森喜愛文學並具備熟練的寫作技巧,但她在生物的世界找到她的熱情。卡森有次寫給她的朋友信中提到,「生物學給了我寫作的題材。我想試著自我的寫作當中讓大家了解生活在樹林中,水中的動物們,就如同生活在生物界中的我一樣。」1941年,卡森出版了她的第一本書《海風下》,記敘一個沿著洋底發生的旅程,她並發表了另外兩本有關海洋生物的著作,完成了此「海洋三部曲」。西元1951年《我們周圍的海洋》贏得了美國國家圖書獎,卡森並在1955年出版了《海的邊緣》,描寫有關潮間帶的海洋生態。

卡森描寫自然歷史的《海洋下》獲得了約翰·卜洛獎 (Burroughs Medal),和兩個榮譽博士學位。由這本書翻拍成的紀錄片亦獲得了1953年的奧斯卡最佳紀錄片殊榮。隨著國際演講活動的邀約,及對編輯工作的渴望,卡森從公職退下投身全職寫作。一位在麻薩諸塞州的狂熱鳥類研究員,奧爾加·歐文斯·哈金斯 (Olga Owens Huckins),寫信給卡森抱怨著噴灑 DDT (有機氯化物)摧殘了她的鳥類保育區,卡森同意幫忙。當時,編輯對殺蟲劑的報導興趣缺缺,但卡森堅持寫下去,造成了與化學產業的衝突。

以文字向化學產業奮戰的環保鬥士

世界二次大戰後,美國軍方資助合成農藥的研究,化學製造公司尋求化合物的市場。西元1957年,美國農業部門試圖使用DDT混和的燃油消滅火蟻,此混和燃油為美軍在越戰期間使用的”橙色落葉劑”前導物。美國政府製作的電影「火蟻試驗」,被卡森稱作是「明目張膽的宣傳」。同時,研究人員發現了致癌的除草劑 (aminotriazole) 被用在美國蔓越莓的收成。卡森出席了美國食品和藥物管理局 (FDA) 的聽證會,見證了化學工業遊說者對數據及科學家的攻擊,並提出了所謂「專家」的證詞反駁她的研究。奧杜邦協會 (The Audubon Society) 追蹤殺蟲劑使用對鳥類數量減少的關聯,並徵召卡森的協助。透過政府科學家的人脈,卡森取得機要數據、未發表的科學文獻,並採訪了研究農藥的科學家們。約四年間,她諮詢了生物學家、化學家、昆蟲學家和病理學家,為她的書收集數據及資料。在與醫學研究人員合作的過程中,卡森個別記載了農藥暴露,人類疾病和環境影響的事件。癌症研究人員威廉·霍普 (Wilhelm Hueper) 將農藥歸類為致癌物質。諷刺的是,卡森在這時發現了癌細胞囊腫,進行乳房切除術,並開始放射性治療。

卡森的傳記作家馬克·漢密爾頓·萊特爾 (Mark Hamilton Lytle)回憶道,卡森的「在自我意識的驅使下,決定寫一本質疑科學進步典範的書。」《寂靜的春天》出版後,化學製造公司不再肆無忌憚地將毒素導入環境之中。卡森的著作改變了歷史的進程,而有些人並不感到高興。當《寂靜的春天》在1962年問世時,化工產業詆毀她的數據資料、分析內容、個人特質和科學憑據等。化工產業所贊助的文章報導宣傳使用農藥,並利用匿名者毁謗卡森,預告她有如電腦妖魔般地打擊對環境重要的文章。另有一篇支持化工產業的評論甚至稱她為「歇斯底里的女人」,這其實是一種很典型的性別歧視。

卡森的傳記作家琳達·李爾在瑞秋·卡森的報導中寫道:大自然的見證者,同時身為前農業及摩門教基本教義部長-泰福·彭蓀,曾在寫給總統德懷特·艾森豪威爾的信中提到,卡森雖然有吸引力,但未婚的她「可能是一個共產黨員」。杜邦(DDT及2,4-D的製造商)和Velsicol化學公司(氯丹及七氯的製造商)對霍頓米夫林、紐約客和奧杜邦雜誌進行訴訟威脅,企圖打壓《寂靜的春天》一書。化學製造商美國氰胺公司被證明發現對於打壓《寂靜的春天》特別積極。任職該公司的生化學家羅伯特·白史蒂文斯曾寫說:「如果跟隨卡森小姐的論點,我們將回到黑暗時代,而讓昆蟲、疾病和害蟲再次佔據這塊土地。」

美國氰胺公司就是以破壞環境出了名,包括累積在廢水池中的毒素、致癌物質和造成畸形的因子,導致新生兒產生先天性缺陷和殘疾。美國氰胺公司廢棄在新澤西州的有毒廢料據點,例如佔地575英畝的布里奇沃特廢棄站,並且放任苯與其他的化學物質流入拉立登河和住宅用地。卡森在《寂靜的春天》中敘述到,DDT產生了可疑的肝腫瘤。得到這個發現的食品和藥物管理局的科學家不確定該如何將這些腫瘤分類,但認為「可將其視為低度惡性肝細胞癌」,修伯博士現在將DDT定義為「化學致癌物質」。

這些化學公司的遊說者以人格上的污辱回敬。羅伯特·白史蒂文斯 (Robert White-Stevens)在他盛怒時期稱卡森為「自然平衡崇拜的狂熱捍衛者」。這些謬誤的責難聲稱卡森試圖消除包括用於疾病控制的所有農藥,而這樣的詭計在目前仍反覆出現。然而,卡森鼓勵合理的化學防治。她在《寂靜的春天》第266頁中清楚地寫道:「沒有人會去爭辯說蟲媒疾病應該被忽略。問題的急迫性在於這個方式是明智的,還是讓問題本身急速地變得更糟。全世界的人們都聽說了很多藉由蟲媒傳染控制抑制住疾病的成功例子,但卻鮮少聽聞它的副作用。這短暫的成功反而強力地促進了有害蟲類的茁壯,強大到足以摧毀我們所做過的努力,甚而可能已經破壞任何我們可以進行控制的方式。」

由於農業不加限制地使用DDT,反增強了瘧蚊的抗藥性。卡森寫道:「對害蟲群種的施壓應越輕微越好。」孟山都為了報復散發小冊子嘲笑卡森和戲仿寂靜的春天。然而到了最後,化學工業活動反而因為攻擊卡森,造成公眾開始關心農藥和公共衛生意識。1963年,一個電視特別節目播出「瑞秋·卡森的寂靜春天」,觀看人數已達約1500萬人。這本書激發了國會進行審查,美國總統的科學顧問委員會報告認定支持卡森的科學主張,促成了美國環境保護署。美國最高法院大法官威廉·道格拉斯 (William O. Douglas) 稱《寂靜的春天》為「本世紀對人類最重要的編年史」。

當瑞秋·卡森的書改變了歷史進程的同時,她正與自身的癌症和放射性治療搏鬥。1964年的春天,癌細胞蔓延到了她的肝臟,於4月14日病逝馬里蘭州Silver Spring家中。

瑞秋·卡森的勇氣點燃人們對生態的意識,並延續到了今天。她提醒世界上的人們:「之於我們每個人,如同之於密西根州的知更鳥,和米拉米奇河內的鮭魚,這是個生態的問題,相互連結,相互依存。我們毒害了溪流中的石蠶蠅,鮭魚數量漸漸減少……我們對榆樹噴灑了農藥,知更鳥就不會在春天啼唱。這不單是因為我們直接噴灑的農藥,而是毒害一步一步走過,行經我們熟悉的榆樹葉-蚯蚓-知更鳥這般的循環週期。這是​​被記錄下來的事項,可觀察得到的,我們身邊可見世界的一部分。它們反映的生命和死亡,而科學家們稱之為生態網絡。」

很多臺灣人,像您一樣…

為確保獨立與公正,我們從不接受來自政府或企業的捐款。所有推動環境工作的資源 100% 來自熱心民眾,您的支持對我們無比重要。 我們承諾謹慎使用每分資源,並力行資訊公開透明。您願意加入我們,以幾分鐘的時間,每天 10 元的金額,共同守護我們唯一家園嗎?

我願意
捐助支持 捐助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