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消息

首頁(Homepage)

推動改變

專題報導 海洋
4 mins

企鵝不見了!南極創下20度高溫

作者: Greenpeace 綠色和平

南極創下攝氏 20.75 度高溫,甚至比臺北冬天氣溫還暖。因為氣候變遷的影響,南極部分冰川消退,南極頰帶企鵝族群數量銳減 77%。綠色和平船艦事隔兩年重遊南極,奧斯卡影后瑪莉詠柯蒂亞隨行造訪,一名臺灣女孩也遠征南極大陸採集研究樣本。

科學家據信是首次來到頰帶企鵝位於南極的棲地洛島(Low Island)進行調查。

南極創下攝氏 20.75 度高溫

提到南極,令人馬上想到可愛又圓嘟嘟的企鵝。綠色和平船艦在2018年前往南極進行調查,事隔兩年重回南極大陸。2 月 9 日南極破紀錄的高溫攝氏20.75 度,比當天臺北還熱,放眼望去數不盡的企鵝族群,受到全球暖化影響猶如「溫水煮鵝」。根據綠色和平科學研究團隊調查,一處主要企鵝棲息地的南極企鵝(又名頰帶企鵝,Chinstrap Penguin)數目比 5 0年前下降 60%,個別企鵝族群更劇減 77%。

(點圖可放大)隨行綠色和平船艦遠征的科學家在南極洛島「盤點」企鵝數量。

為期近一年的北極至南極海洋考察遠征,綠色和平船艦這兩月終於來到最後一站。2 月 6 日當天,阿根廷氣象局在推特發佈一張溫度計照片,乍看平平無奇,細看卻警訊大響。原來當天中午,自 1961 年起監測溫度的南極埃斯佩蘭薩基地(Base Esperanza),測得破紀錄攝氏 18.3 度的高溫,打破 2015 年3月 24 日的攝氏 17.5 度舊紀錄。同時,另一個阿根廷南極科學考察站馬蘭比奧基地(Base Marambio)也測得49年來2月最高溫度攝氏 14.1 度,比 2015 年2 月 24 日的舊紀錄高出攝氏 0.4 度。

今年1月,綠色和平研究員乘著小艇至天堂灣(Paradise Harbour)進行鯨魚識別。
一隻座頭鯨躍出水面,對映背景雪白的南極史密斯島(Smith Island)。

攝氏18.3度在臺灣應是個冬天涼爽的好日,雖然南極現在為夏天,這樣的高溫竟也是60年初見異象。

綠色和平「守護海洋全球之旅」專案主任班特森(Frida Bengtsson)指出:「我們過去一個月身處南極,記錄這世界邊端在全球暖化下的劇烈轉變。在埃斯佩蘭薩基地測到南極洲破紀錄高溫的確驚人,卻並非無跡可尋,因南極只是跟隨全球暖化。極端氣溫理所當然登上新聞頭條,但我們更須記住背後令人憂慮的情況,就是南極半島平均氣溫上升的長期趨勢。」

全球暖化來了,企鵝你還在嗎?

看到臉頰上仿似頭盔縛帶般的條紋了嗎?這就是頰帶企鵝!

為了喚起全球公眾對海洋的關注,並推動聯合國成立全球海洋公約,綠色和平船艦「極地曙光號」與「希望號」去年春天雙雙自北極出發,如今來到最後一站南極研究調查。今年1、2月,船艦成員與美國西北大學(Northwestern University)及紐約州立大學石溪分校(Stony Brook University)團隊肩負重要任務:企鵝普查!相對另一企鵝品種阿德利企鵝(Adelie Penguin),頰帶企鵝往往選擇更偏遠、更人跡罕至地區築巢,其中全球最大頰帶企鵝棲息地之一象島(Elephant Island),對上一次全面普查已是1971年,因此科學家決定填補這片知識空隙,研究氣候變遷過去半世紀對南極企鵝造成什麼影響。

經過詳細點算,我們發現相比 1971 年的大型研究結果,象島全部南極企鵝族群的數目無一倖免減少,繁殖企鵝整體由 122,500 對驟減 60% 至 52,786 對,其中一個主要族群更錄得 77% 跌幅。紐約石溪大學生態與演化系副教授林區(Dr Heather J. Lynch)表示:「南極企鵝的顯著跌幅,證明南冰洋生態系統於 50 年間經歷了徹底改變,並逐漸波及食物網上層的物種。改變牽涉許多因素,但我們手上的證據都指出氣候變遷難辭其咎。」

氣候 x 磷蝦,左右企鵝生與死

為什麼世界變暖意味著企鵝減少了?主要是食物。像許多南極動物一樣,這些企鵝仰賴大小如迴紋針的南極磷蝦(Antarctic Krill)而活,當冬季冰量減少時,磷蝦就會變得更難尋覓。來自海洋的食物來源減少,加上企鵝築巢和飼養幼雛的土地產生變化,因此才使得氣候變遷對南極最受歡迎的動物,構成了巨大威脅。

大家來作伙!名字像通心粉的馬可羅尼企鵝(macaroni penguins,又稱長冠企鵝)和頰帶企鵝當鄰居一起築巢。

事實上,南極對氣候變遷份外敏感,並非一朝一夕的事。世界氣象組織(UN World Meteorological Organisation, WMO)指出,過去半世紀南極洲平均氣溫上升接近攝氏3度,其間西岸近 87% 冰川已告消退,過去12年更有加速消退跡象。另外,南極磷蝦作為南極食物鏈基石,近年亦因維持心血管健康的營銷包裝而被大肆捕撈,慶幸在綠色和平與全球海洋守護者積極爭取下,85% 磷蝦企業於 2018 年宣告停止於南極敏感地帶捕撈磷蝦,為企鵝等南極物種緩解糧食危機。

綠色和平與研究團隊接下來亦會到訪科學界認知更少的洛島(Low Island)。這裡估計聚居了 10 萬對繁殖企鵝,卻因位置偏僻而未有相關研究,因此我們會利用航拍技術定時拍攝,並透過程式重塑族群全貌,確保生態不受侵擾下展開當地首次企鵝普查,結果將於稍後公佈。

(點圖可放大)大家排隊站好!參與「企鵝普查」的研究員,通常會站上石頭等高位坐擁廣闊視野,然後逐個企鵝巢穴點算3次,期間僅容許5%誤差以確保準確度。

南極,地球上最後的淨土

向來積極投身保育環境的奧斯卡影后法國女星瑪莉詠.柯蒂亞(Marion Cotillard),這次也隨綠色和平船艦「極地曙光號」及「希望號」到訪南極,期望廣傳守護海洋訊息。她表示:「這是我第一次在船上生活,一起和綠色和平船員及科學家,進行重要的研究工作,了解海洋所面臨的危機,如氣候變遷、工業捕撈、塑膠污染。我們的藍色星球,海洋覆蓋面積超過了每個大陸的總和,保護她是您我的責任。」

法國女星瑪莉詠柯蒂亞及瑞典男星古斯塔夫史柯斯嘉(Gustaf Skarsgård)取樣南極海水。研究員將識別南極的水是否含有洗滌合成衣物中,釋放的塑膠纖維及塑膠微粒。
法國女星瑪莉詠柯蒂亞造訪特里尼蒂島上的企鵝,呼籲保護海洋。

令人驚喜的是,這次遠征南極的綠色和平船員中,有一名臺灣水手黃懿萱隨行到訪南極採集研究樣本,坦言取得氣候變遷證據十分困難,您我的日常生活方式卻很容易對氣候造成種種負擔,而很多人可能一生都不會到訪的南極,正承受人類種種不友善環境行為的後果。(延伸閱讀:臺灣女孩赴南極調查目睹冰山融化,發現頰帶企鵝銳減

來自臺灣的水手黃懿萱現為綠色和平船員,也加入南極之旅。

Greenpeace綠色和平需要您的支持

守護全球海洋免受傷害,還需要您我繼續關心,綠色和平將持續守住這個藍色星球,於全球各地繼續遊說政府及企業加強海洋保護相關政策,包括近年將在聯合國會議討論的全球海洋守護區等國際協議。此外,我們的船隊長期在海上調查並揭露海洋破壞的真相,包括過度捕撈、非法作業,以及生態破壞、塑膠污染等,讓更多全球守護者加入關心,並以具體證據向各國領導人及企業表達守護海洋的迫切性。邀您一同捐款支持綠色和平的國際環境工作!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