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消息

首頁(Homepage)

推動改變

專題報導 海洋
4 mins

勝利!澳洲鯨豚樂園石油退散!

作者: Greenpeace 綠色和平

澳洲大火之後,蔚藍海洋迎來一個振奮人心的好消息!大家都知道澳洲大堡礁,但其實還有更教人心馳神往的大澳洲灣!85% 的海洋生物為這裡獨有,生物多樣性甚至更勝大堡礁。這次,挪威國營石油企業 Equinor 宣佈放棄鑽油計畫,海洋勝利又更前進一步!

傷害環境的事物,即使只有一件也嫌多。如果代價是珍貴海洋生態,以至於 8 億噸碳排放,誰能承擔?挪威國營石油企業 Equinor 於2月25日宣佈放棄位於澳洲南部大澳洲灣(The Great Australian Bight)的鑽油計劃,更是4年來第 4 間「退出」這片珍貴鯨魚棲息地的石油巨頭企業。保護海洋,擋下石油集團,又完勝一局!

澳洲大堡礁?大澳洲灣更勝一籌!

大澳洲灣是世界上最重要的鯨魚保護地之一,圖為一對鯨魚母子。 © Greenpeace

提起澳洲海洋生態地標,你一定會想到電影《海底總動員》裡的大堡礁(Great Barrier Reef),但其實大澳洲灣才是當地住民的隱世樂園,橫跨西澳、南澳及維多利亞州的海岸線的原始海洋,是全球重要的鯨魚孕育地,世界僅有的兩處南露脊鯨(Southern Right Whale)繁殖地之一,同時也是藍鯨、座頭鯨、虎鯨和海獅的覓食區。

你在看我嗎?大澳洲灣好奇頑皮的海獅以不怕生聞名,上前打量與綠色和平船艦同行調查研究的潛水攝影師。 © Michaela Skovranova / Greenpeace

大澳洲灣 85% 的海洋生物為「當地限定」,地球上其他地方絕無僅有,生物多樣性甚至更勝大堡礁。不同於大堡礁的熱帶珊瑚,大澳洲灣南部海岸外的大南方珊瑚礁(Great Southern Reef)為冷水珊瑚,由一系列巨大礁石及廣大的海藻森林組成,遍及澳洲南方的海岸線,面積約71,000平方公里(近臺灣兩倍大),提供大澳洲灣豐富多樣的海洋生物庇護及棲所。

拉巴特角(Point Labatt)可以遠眺澳洲年幼海獅在海裡初學游泳、玩耍及休息的景象。海獅媽媽總是會回到出生地來誕下寶寶,一代代的海獅都依賴著這片海域的生態系統。

大澳洲灣旁的艾爾半島(Eyre Peninsula)有見證 15 億年時間長河且自然成形的巨石陣墨菲乾草堆(Murphy's Haystacks),高約八公尺,顏色明亮多彩,令人感受到這片土地悠遠的歷史。

大澳洲灣附近的巨石陣墨菲乾草堆,已佇立 15 億年。 © Chris Fithall

開採20億桶石油,代價有多高?

然而,這裡的潛在石油蘊藏,令石油企業聞風而至爭相「插旗」,其中挪威石油企業Equinor從英國石油公司(BP)接過燙手山芋,有意於塞杜納(Ceduna)海岸以南的372公里海域,啟動鑽油器械,開採多達20億桶石油。每年南露脊鯨會從南極往上游到這裡較暖的棲地,孕育後代,石油開採不僅使鯨魚頓失淨土,用來定位深水石油及天然氣的勘探爆破(seismic blasting),也可能導致聽力比人類更敏感的鯨魚永久喪失聽力,無法依靠「回聲定位」,失去溝通、覓食及辨別方向的能力,也會同樣傷害到行動敏捷的海豚。若真開採石油,所衍生的8.17億碳排放,更相等於澳洲年度溫室氣體排放量的 1.5 倍,更形加劇當前的氣候危機。

(點圖可放大)綠色和平2018年披露文件,指出挪威石油企業Equinor的估算模型,早已揭示潛在漏油事故將禍及整個澳洲南海岸(紅色部分),仍一意孤行染指大澳洲灣。 © Greenpeace

記得海洋原來的樣貌,石油退散

大澳洲灣是世界上最重要的鯨魚保護地之一,更是澳洲當地原住民超過6萬年的家園。Mirning原住民長老以一則鯨魚Jeedara的傳說,道出他們的起源來自鯨魚,說起:「牠告訴我們的先輩,Mirning意指聆聽、觀察、學習、了解各種智慧與知識,從而保護我們的家園、我們的所在。」

無論是當地獨特的生態系統,蓬勃發展的漁民及社區,乃至觀光城鎮,都仰賴這片海洋而生。2018年,綠色和平更取得內部文件,揭露大澳洲灣倘若爆發漏油事故,災情將是2010年英國石油震驚全球的墨西哥灣「深水地平線」漏油事故的兩倍。

2019年澳洲創作歌手 Vera Blue 加入這場捍衛海洋的呼聲,於綠色和平船艦彩虹勇士號上獻唱一曲「就如我記得你」(Like I Remember You),告訴大家「如果只是向我們下一代緬懷這個神奇之地是沒有幫助的,我們必須趁大海仍健在時保護她,如我們最初記得她的樣子。」

多年來,當地社區堅定守護,綠色和平聯同廣大公眾積極發聲,組織獨木舟隊築起象徵海洋防線的行動,前赴化石能源會議現場展現行動,並同時有船艦團隊進行科學研究、拍攝與訪談工作,全方位記錄大澳洲灣獨有風光。在12萬人連署之下、數之不盡的公眾去信及電郵向政商界施壓,終於在過去4年先後促使英國石油、雪佛龍(Chevron)及澳洲石油公司 Karoon Gas 打退堂鼓。種種內憂外患,終令挪威石油企業Equinor上月宣佈以「欠缺商業競爭力」為由,放棄大澳洲灣鑽油計劃!

改變世界,年輕從來不是界限。2018年阿波羅海灣(Apollo Bay)的獨木舟守護大澳洲灣行動,就是由一群學生牽頭促成。 © Dale Cochrane / Greenpeace

綠色和平澳洲及泛太平洋辦公室總監大衛.里特(David Ritter)說:「這是一場大自然與群眾力量的非凡勝利,有賴沿海社群、原住民、衝浪客、捕魚業界、旅遊業與小店東主多年來不懈爭取,永遠不要低估澳洲民眾的力量與信念!保護沿海社群與大澳洲灣獨特海洋生態的唯一方法,就是永遠排除鑽油,全球氣候無法承受任何鑽油工程。」

2018年,南澳社區代表與行動志工前往能源會議現場,以黑色地毯代表漏油威脅,致挪威石油公司一封公開信,要求退出大澳灣。 © Jo-Anna Robinson / Greenpeace

石油企業,未完待續

擋下挪威石油龍頭 Equinor 是一場當地人民及社區,多年來與石油企業抗戰的大勝利,但目前仍有澳洲能源巨擘桑托斯(Santos)、美國墨菲石油(Murphy Oil)及Bight Petroleum 公司等對這片海域下的石油虎視眈眈,仍未放棄當地鑽探計劃。

綠色和平將與當地民眾不懈持守,直到這片海灣永久禁止鑽油,方能永保沿海社區居民的生活,以及留存海中珍貴的海洋生物。

2018年綠色和平船艦彩虹勇士號巡航大澳洲灣,巧遇成群海豚。 © Michaela Skovranova / Greenpeace

近年來,世界各地公民已紛紛加入守護陣線,要求邁向乾淨永續及減少化石燃料的世界。有您的支持,綠色和平及廣大公眾連番阻擋石油怪手,在2015年 Shell 殼牌石油公司宣佈停止進一步勘探阿拉斯加北極2018年促使紐西蘭政府停止批出海上石油及天然氣探勘許可、巴西當局拒絕批准道達爾石油巨頭(Total)的亞馬遜珊瑚礁鑽油申請。

沒有過於宏大的願景,也沒有微不足道的行動。即使氣候危機來勢洶洶,您我的一念、一步,都在編織理想生活,積累改革力量,讓化石燃料封印歷史,譜寫可再生未來新一章。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