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消息

首頁(Homepage)

推動改變

專題報導 森林
5 mins

【世界森林日】古樹倩影:尋找千年雲南鐵杉的故事

作者: Greenpeace 綠色和平

印尼、亞馬遜、西伯利亞、澳洲。野火焚盡,春風方至,森林如此脆弱,更見屹立千年看盡人間世的古樹得來不易。聯合國生物多樣性第15次締約方大會定於10月於雲南舉行(會否受到新型冠狀病毒疫情影響,我們會密切關注),綠色和平北京辦公室聯同自然圖片社「野性中國」致力尋找、記錄、保護大理州最具代表性的原始森林,經兩年尋覓、10個月籌備,為一棵已知世上最古老的千年雲南鐵杉(Himalayan Hemlocks)攝下1:1「寫真照」,喚起民眾關注保育綠野大地。

環顧四周青山綠水,楊師強無悔一生獻身護林工作。 © Yan Tu / Wild China / Greenpeace

「原來我們看的時候,這棵樹,是活的。過去豹子、老虎都有,因它是原始森林。」82歲退休護林員楊師強,與綠色和平團隊從頭細說他的古樹奇緣。1964年,雲南省昆明市兩位林業專家來到他任職的雲龍縣漕澗林場,希望核實一則有關參天大樹的獵人「報料」。楊師強於是為專家引路,在當時枝葉茂密的原始森林尋找了兩天一夜,終在志奔山上找到這棵後來經樹齡和樹種鑒定,證實為世界最古老最粗壯的雲南鐵杉

一生一樹林,種出萬畝綠地

從事護林工作36年,楊師強見證着林木資源與社會需求之間的時代變遷——從大幅拓展、砍伐的「粗放型開發」、集中資源提升生產力的「集約型利用」,再到保育意識逐漸萌芽。一瞬間的塌下、一輩子的守護之間,他退休後不忘移植樹苗,期望人工林有日開枝散葉:「這14年來搞百日苗移植,我移植了15,000畝,每一畝地666株。1963年,我們栽種了這一片樹,60年後就變成這片森林了。」

楊師強期望下一代繼承護林衣缽,守護珍貴原始森林。 © Yan Tu / Wild China / Greenpeace

世間所有的相遇,都是久別重逢。事隔55年,楊師強在行動團隊安排下重遊志奔山,尋回記憶中似曾相識的古樹,年輪縱已烙印雙手,觸動還是不減當時。「我年紀已經大了,希望孩子們好好照顧它。」

年華有痕,歲月無聲。楊師強與古樹久別重逢,盡在不言中。 © Yan Tu / Wild China / Greenpeace

廣邀專家合作,10億像素寫真的誕生

高達34公尺、圓周近4公尺、11人才能環抱……這棵雲南鐵杉不愧「千年樹王」之名,但要為地理位置特殊、高度難以企及的參天大樹拍攝全貌,決非常規攝影手法所能做到。因此綠色和平團隊廣邀植物學家、攀爬高手及極限攝影師合作,在計畫前期花上10個月確定千年古樹的生態價值和拍攝條件,並制訂符合國際標準的科學攀爬方案,才決定啟程出發。

頭戴GoPro、雙手抓緊游繩、雙腿掌控升降,還要觀察樹上生態,攀爬員眼觀四面、耳聽八方,才能完成拍攝任務。

即使做足事前準備,實戰仍然充滿變數:例如攀爬者一方面不能破壞樹上伴生植物,盡可能沿同一路線輪流攀登,同時要透過頭戴GoPro攝影相機設備,記錄生物多樣性資訊;另一方面亦要確保人身安全,尤其古樹於20年前一場山火中枯竭,惟有臨場判斷樹幹健康,尋找穩固錨點。慶幸團隊總算順利克服難關,連同超過60張樹幹細節照片,終告完整呈現10億像素的高清寫真!

(點圖可放大)集合植物學家、攀爬高手及極限攝影師的付出和努力,古樹1:1寫真終於誕生! © Yan Tu / Wild China / Greenpeace

雖死猶生,風花雪月大觀園

「很能想像就是一棵死掉的樹,死後還能讓這麼多植物、物種靠它生活下去,覺得很神奇。」縱觀生物學史,樹木可謂地球上最為龐大的生物──動物體長甚少超過30公尺,而早於3億多年前的石炭紀時期(Carboniferous),石松類(Lycopodiopsida)的巨樹就已達到40公尺。而眼前這棵歷經千年滄桑的巍巍古樹,雖敵不過年前一場估計由雷電引起的山火,各種微型動植物卻從樹根不斷延展至樹冠部份,繼而發展出各種儲水器官如肉質葉片、假鱗莖或根系,形成迷你生態系統,當中生物多樣性絕非人工林所能比擬。

凸尖杜鵑固然奪目,背後扶持的綠葉卻殊不簡單:有些葉片長度超過60公分,與手臂旗鼓相當。 © Yan Tu / Wild China / Greenpeace

靈芝、被當地人稱為「樹蘿蔔」的蒼山越橘、還有硫磺杜鵑、凸尖杜鵑、泡泡葉杜鵑等杜鵑花開,紛紛在千年古樹曼妙綻放。放眼位處瀾滄江和怒江流域分水嶺的志奔山,更是全國野生滇藏木蘭最集中和延綿分佈的區域之一:成語風花雪月所云「下關風上關花蒼山雪洱海月」,當中的「上關花」就是滇藏木蘭。

雲南鐵杉木質堅硬且耐寒的針葉林特性,讓它屹立海拔3,200公尺志奔山上千年,如今仍然孕育着靈芝等物種。 © Huang Siyuan / Wild China / Greenpeace

《生物多樣性公約》大會,未出發先行動

新型冠狀病毒疫情未明朗,令聯合國環境會議部份已告延期(例如月底舉行的「全球海洋公約」會議)或懸而未決。2020年聯合國《生物多樣性公約》第15次締約方大會(CBD COP15)原定10月於雲南舉行,選址背後別具象徵意義:雲南省面積僅佔中國約4.1%,類群物種數目比重卻接近甚至超過50%。因此綠色和平藉着呈現未受侵擾原始森林的壯麗景觀與生物多樣性,向公眾宣揚當地生態的寶貴與獨特之處,進一步守護中國西南生態屏障,以至為CBD COP15樹立談判榜樣。

影像留得住古樹動人一刻,但生態美景永留存才是綠色和平與你一起追求的願景。 © Yan Tu / Wild China / Greenpeace

距離會議召開尚有最少7個月,但在這個「世界森林日」,綠色和平已馬不停蹄促請各國領袖檢視執行機制與資源動員,確保會議取得實質成果,而非流於2010年制訂《愛知目標》(Aichi Target)的「十年願景」空談,當中包括:設定全球陸地、海洋保護目標後的分工與管轄;制訂能夠量化、評估、執行及帶來積極改變的具體目標;以至與其他外交及氣候政策(如聯合國氣候大會 COP26)能否互相呼應。保育路上一步一腳印,我們定能把握來年連場國際會議的政治動能,為森林生態留下珍貴資產。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