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消息

首頁(Homepage)

推動改變

專題報導 森林

《解決氣候變遷不能光靠種樹》報告

作者: Greenpeace 綠色和平

種樹抵消碳排,已成為近年各地政府及企業釋放過多碳排放量的解方。人工造林不比天然森林,栽種單一樹種不僅無法減緩氣候變遷,更可能會帶來生態浩劫。綠色和平非洲辦公室發布報告《解決氣候變遷不能光靠種樹:為什麼栽種單一樹種會削弱對抗氣候的戰力,破壞生物多樣性》,強調人工大規模植樹會帶來的反效果。

人類正面臨「雙重危機」

自恐龍絕跡以來,我們正見證了首次物種的大規模滅絕。與此同時,氣候變遷在世界多處,已然成為每日都會經歷的現實。我們急需為這兩大挑戰尋求解決方法,與大自然順勢而為,非蠻橫地與她抗衡。植樹造林現在成為廣泛各界相關人士積極提出的建議,但這通常是大規模單一種植的人工林形式。以目前來看,這將加劇氣候及生物多樣性危機,而非改善當前現況。

巴西馬托格羅索州(Mato Grosso)叢林裡的一頭美洲豹。 © Pablo Petracci

我們需要「大自然」

全球各地的人都正經歷氣候暖化引起的劇變,包含極端天氣及海平面上升。2015年,世界各國政府承諾將全球氣溫上升幅度限制在攝氏1.5度以內,即19世紀工業化前的水平。研究顯示,即使氣溫只是微幅增加,對全球上千百萬人民及無數物種來說,都將造成災難性影響。

同時,已有超過一百萬個物種面臨瀕危的威脅,遠超過人類歷史的任何時期。目前物種滅絕的速度可能遠高於過去一千萬年平均的100倍,主要是由於土地及海洋用途的改變,導致棲息地喪失,加上對生物體的直接剝削、氣候變遷的衝擊,以及外來物種的污染及入侵。

剛果的一隻年幼黑猩猩。因為棲息地遭受破壞,黑猩猩也面臨滅絕的威脅。 © Kim Gjerstad / Greenpeace

科學很清楚地指出,要將升溫保持在攝氏1.5度以下,我們需要大幅度減低碳排,以及大量移除大氣中的二氧化碳。自然生態系統有吸收過多碳排的潛力──尤其是森林,已廣受各界認可。保護和恢復天然的森林及其他「以自然為本的解決方案」(Nature Based Solutions,NBS),是大多數為保持全球平均升溫在攝氏1.5度以下作法中的關鍵之一。

森林是陸地上最重要的天然碳匯(carbon sink),即使部分區域因為砍伐、土地退化及首當其衝地受到氣候變遷衝擊,影響了森林的吸碳能力,但仍不減其重要功能。樹木具有從空氣中吸取二氧化碳,儲存在樹幹、樹枝和樹葉,並將其中一部分轉移到森林土壤中的神奇功能。這使得有些減緩氣候變遷的計畫,將重點放在增加樹木的總數。然而,並非所有「以自然為本的解決方案」都能一概而論,一些植樹計劃對氣候、生物多樣性及人類,反而具有徹底的反效果。

大規模單一種植的人工林,並無法協助緩減氣候變遷。圖為巴西亞馬遜清空土地後,種植的尤加利樹(又稱桉樹)。 © Greenpeace / Daniel Beltrá

「抵銷」碳排的迷思

一項很明顯的例子為企業提議以種樹來「抵銷」他們對氣候造成的破壞。殼牌石油(Shell)計畫種植上百萬棵樹,作為減低其 2% 至 3% 淨碳足跡(net carbon footprint)計畫的一部分。其他石油巨頭如道達爾(Total)、英國石油公司(BP)、義大利國營石油企業埃尼(ENI),及航空公司如法國航空(Air France)、易捷航空(EasyJet),也都投資自在植樹計畫,以抵銷他們化石燃料的碳排。

然而,植樹無法抵銷化石燃料的碳排,從種下森林至有大量的生物體來開始吸收碳,期間有10至20年的差距。在現在關鍵幾年欲避免最壞氣候情境發生之際,燃燒化石燃料就會同時增加大氣中更多的碳。

印尼的油棕樹種植園。單一樹種的種植園,無法取代天然原始森林。 © Greenpeace / Daniel Beltrá

雖然化石碳(fossil carbon)會永久被固定住,但儲存在植被和土壤中的碳卻並非如此。植物在生長時會從空氣中吸收二氧化碳,在植物收割、燃燒及分解時,會釋放其中的一些碳。植物也將碳轉移至土壤,隨著時間碳會累積及被埋藏起來。但這些碳仍然易揮發,很容易釋放回大氣中。植樹不能保證長期的碳儲存,只有化石燃料沉積物中的碳,可以穩定地固定住,避免加劇氣候變遷。

若要將地球升溫控制在攝氏 1.5 度之內,除了要保護森林,更要確實降低碳排放量。

若要將地球升溫控制在攝氏 1.5 度之內,除了要保護森林,更要確實降低碳排放量。 © Jiri Rezac / Greenpeace

為了長期移除過多已釋放到大氣的碳,我們的確需要更多森林,但種樹不能被當作增加新碳排的理由。我們需要大幅度削減化石燃料的使用,停止毀林,以及徹底改革其他碳密集型的產業。

人工種植園 VS. 森林

另一個挑戰是,植樹方案往往以大規模單一種植的人工林形式進行。在一項大型恢復森林的工程計畫「波恩挑戰」(Bonn Challenge)中,各國政府承諾於2030年前,恢復3.5億公頃砍伐森林的面積及退化的土地。根據最近的分析,近一半(45%)承諾的土地範圍,到目前為止是大片單一樹種,用於生產木材、纖維、橡膠的種植園,只有三分之一(34%)為天然森林。

以「恢復森林」為名的大型單一栽培的林場(tree farm),不能被視為解決氣候變遷的方法。天然森林可以幾十年,甚至幾世紀,持續從大氣移除碳。相反的,種植園會固定採收,代表幾乎所有儲存在樹的碳,最後又回到了大氣中,如植被廢料、木材產品(大多是紙張及木板)最終仍會分解。

下載報告: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