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消息

首頁(Homepage)

推動改變

專題報導 氣候
5 mins

石油的衰退已經開始

作者: Greenpeace 綠色和平

今年新型冠狀病毒(COVID-19)的疫情影響百業,其中石油價格的震盪可謂劇烈,油價跌幅不只因為供過於求,三大石油國沙烏地阿拉伯、俄羅斯和美國在疫情期的廝殺,也是油價大跌的主要原因。事實上,早在疫情發生前,石油產業已顯現疲態,與此同時加速設置再生能源,更顯刻不容緩。

石油是一種有限的資源,它是遠古海底的有機物質,經過長時間的高溫高壓作用下而生成,最終會耗盡。1965 年,美國石油學會(American Petroleum Institute )警告,二氧化碳污染可能導致氣候發生明顯變化,並帶來災難性的後果。1962年,石油開採進入高峰期,而傳統石油的大量生產則在 2005 年來到高峰。現在,整體石油產業的衰退非常明顯,大多數主要油田已瀕臨枯竭,伴隨石油質量下降、開採成本提高,石油公司紛紛轉向開採頁岩和焦油砂的渣滓,而且如同 40 年前的警告,開採石油產生的碳排放讓地球快速升溫,已達到災難性的後果。

挪威北邊的鑽油平臺,綠色和平志工乘著小艇(左下紅點),以行動要求石油公司正視氣候暖化危機。

2020 年 3 月,因新冠病毒引發的經濟衰退,使得俄羅斯為因應經濟動盪拒絕減產,而沙烏地阿拉伯則大幅調降了油價,並威脅要增加產量,導致油價降低並衝擊俄羅斯與美國的石油公司。然而,從更大的角度來看,這種虛張聲勢的小插曲,掩蓋不住全球石油產量自然枯竭的事實。

綠色和平美國辦公室行動志工於白宮外,舉牌抗議政府與石油公司會晤討論紓困計畫,要求需將人民置於第一優先。

石油業者堅信石油沒有枯竭的一天

開採石油對土地、空氣、水和氣候都會造成嚴重破壞和深遠影響。圖為位於加拿大亞伯達省的麥克默里堡(Fort McMurray)的油砂礦場。

我們這一代人,生活在石油被視為強勢能源的高峰期,正如現代石油產業試圖否認增加碳排放,長期以來石油業者從不承認石油是一種有限資源、有全盛期也會有衰退期。2019 年,國際能源署(International Energy Agency, IEA)聲稱,「美國正日漸成為全球石油供應的領導者」,並宣佈「美國頁岩革命的第二次浪潮即將到來」。 2017 年,美國商業雜誌《富比士》(Forbes)仍堅信「石油的高峰期還沒有到來」,同時,任何限制產量的能源政策都不會在近期內發生。這種虛張聲勢的說法幫助衝高石油公司的股價,卻忽視了地球物理界的現實。

2018年,印尼婆羅洲外海因海底輸油管破裂,造成漏油,引起大火,黑煙直竄天空。

石油歷史上的產量高峰已經過了

然而,最近的產量數據顯示,石油歷史上的產量高峰可能已經過了。曾在沙烏地阿拉伯國家石油公司(Saudi Aramco oil company)工作的電腦工程師朗·派特森(Ron Patterson)認為,有史以來的最高峰可能是在 2018 年 11 月,當時世界石油日產量為 8,470 萬桶(mb/d)。此後產量一直在下降,而且隨著新型冠狀病毒大流行衝擊各國經濟,產量可能永遠不會恢復。

好萊塢傳奇女星珍芳達與綠色和平美國辦公室,自去年共同發起守護氣候的行動「星期五消防演習」(Fire Drill Fridays),今年3月於加州當地鑽油場外,遊行聲援健康受到危害的社區人民。

全球約有一半的石油產量仰賴世界三大產油國 : 美國、俄羅斯和沙烏地阿拉伯。這三個國家以外的世界產量在 2017 年達到高峰,約為日產量5,200萬桶(mb/d),此後下降了 6%。 根據 2019 年芬蘭地質調查局(Geological Survey of Finland)的報告,全球石油產量高峰後的平均衰退率為 5% 至 7%,這意味著未來 10 到 14 年內,石油產量可能會暴跌至目前的一半。

「我站在地球這一邊」,3月美國當地人民組成的守護氣候行動「星期五消防演習」,前往加州危害社區居民健康的鑽油井外,遊行示威,要求以地球環境優先。

三大石油國產量正在衰退

俄羅斯的大部分石油來自於西伯利亞西部的老舊油田,能源部長亞歷山大·諾瓦克(Alexander Novak)警告說,俄羅斯的石油產量到 2035 年可能會下降 40%。儘管沙烏地阿拉伯威脅要增加生產,產量似乎也正在下降。據彭博社(Bloomberg)報導,沙烏地阿拉伯巨大的加瓦爾油田(Ghawar)正在比預期更快的速度衰退中。2019 年,沙烏地阿拉伯國家石油公司公佈財務數據,顯示加瓦爾的歷史產量在 6 年內下降 24%。該財務數據報告指出,加瓦爾油田的自然衰退率為 8%,也就是如果每年無法投資數10億美元在邊緣地區的新井和新技術上,不到 9 年間,產量將下降一半。 2005 年,沙烏地阿拉伯增加 144% 的鑽井平台數量,石油產量因此增加 6.5%。

在過去十年中,美國頁岩氣開採使用壓裂採油法,規模大且昂貴,更會產生大量有毒化學物質和廢水,使得產油高峰得以維持到 2018 年。然而,這種頁岩熱潮是一種騙術,背後代價是開發商承擔巨額債務和不可逆的環境成本。

過去五年來,與頁岩油計劃最相關的 208 家油氣生產商和 224 家石油公司已經申請破產,留下了約 2,090 億美元的債務。

燃燒化石燃料加劇氣候變遷。今年澳洲也因氣候乾旱,助長了蔓延數月的大火。

石油產業末日將近

《華爾街日報》指稱,投資者對石油公司已失去信心,指標投顧集團高盛(Goldman Sachs)宣佈,顧及到石油開採對氣候變遷的影響,且在北極鑽油和探勘風險大、成本高,將不再投資北極地區的石油開發。

挪威西岸的峽灣,一整排的鑽油平台等著過冬和維修。

石油工業的衰退完全是出於自然原因。廉價、優質石油的鼎盛時期已經過去了,開採頁岩和焦油砂等石油渣滓昂貴而骯髒,且對地球氣候造成災難性的影響。然而,隨著石油逐漸枯竭的現實,我們更應思考如何調整現有的產業型態、如何應用其他替代原料或能源,以減少石油產業崩盤後的經濟衝擊。

能源轉型的時代來臨

石油公司未能意識到,早在 60 年前他們就應該朝向多元化能源發展。現在,這一失敗的代價要由地球上每個人類和物種承擔。這也意味著,隨著石油的衰退,人類必須即刻開始朝低消費生活轉型,並發展再生替代能源,例如太陽能和風力等,而新冠病毒疫情所帶來的新局面,也間接為地球的能源轉型增添助力。

南韓英陽郡的風力發電場。

國際能源總署(IEA)認為,現在正是推動能源轉型的最佳時機,政府的紓困振興經濟方案應聚焦發展潔淨且永續能源,並且進一步考慮取消或降低對化石燃料的補貼,可說是既能紓困、又能推動再生能源的一石兩鳥之計。

減緩氣候危機,您也可以加入

綠色和平持續關注氣候及能源議題,在臺灣推動再生能源發起,自2015年開始,揭露資通訊產業使用再生能源的情形,進一步推動企業採購綠電。

為了推動能源轉型,綠色和平參與《電業法》修法,促成綠電市場自由化。為了反對高污染的燃煤電廠,2018年發布《燃煤電廠的健康風險衝擊報告》,與各界公民聯手,共同擋下高污染的深澳電廠。綠色和平未來將與您持續關注氣候議題,期待一起邁向無污染的未來,擁抱藍天!。

在全球各國及地區,綠色和平凝聚公眾力量,樂見Shell殼牌石油公司於2015年宣佈,停止在阿拉斯加北極區域進一步勘探。跨國大型企業如Facebook、Apple、Google、Samsung近年更相繼承諾使用100%再生能源。

氣候危機無國界、無邊界,但已有解決方案,您是否願意支持,在這關鍵時刻推動對化石燃料企業及各國政府的倡議。加入減緩氣候危機的行列,一同保護北極、守護地球!綠色和平不接受政府、企業的資助,100%有賴如您一般熱心民眾的支持,才得以長期奮戰,為環境和您我、下一代、所有動植物的家園帶來正面改變。邀請您加入!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