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消息

首頁(Homepage)

推動改變

專題報導 北極
3 mins

北極的健康,影響著你我每一個人

作者: Greenpeace
如今全球暖化之下,「氣候變遷」、「極端氣候」早已不單單是氣候名詞或數字變化,而是你我能夠「親身感受」到的現在進行式。這之中,北極不僅受難極深,同時面臨高度污染風險。

北極海冰消融,讓北極熊得長時間游泳才能找到得以立足的穩固海冰來休息或是捕獲海豹,這令牠們難以養育自己的孩子。

人類的活動,直接或間接地對地球氣候造成影響。工業革命後,大量製造出溫室氣體,它們可存在於大氣中長達甚至百年,吸收太陽輻射,造成溫室效應,引發全球快速暖化。

地球氣候是複雜的系統,如同繁多的隱形之絲線,層層交織並互相牽引。就如同穩定的情緒,有助於人與人之間的交流與相處,以及事務的推展。然而你我這個世代正親眼見證情緒不穩定的地球氣候,在全球各處發生衝突並釀下災害。

森林大火或寒流急凍導致生物棲息地迅速減縮;足以融化柏油路面的熱浪令作物乾枯死亡、奪去人們的身家性命;海洋酸化導致珊瑚礁白化令海洋生態系統岌岌可危,面臨崩壞;年年破紀錄的超級颱風或強降雨帶來重大民生與經濟損失......,這些海陸空鋪天蓋地而來的景況,關心自己居住地的你我已接收到,無不憂心忡忡。下一個氣候難民,無論發生在誰身上,都令人哀傷和不捨。

空調機失靈,氣溫調節困難

北極保護著地球的健康,而北極的健康也影響著你我每一個人。然而根據2018年英國《衛報》報導指出,扮演「地球的空調機」北極,在其最寒冷的地區,除了海冰變得更薄之外,向來有「北極的最後冰層」(the last ice area)這個厚度超過4公尺、最古老的冰層在2018這一年首次鬆動,而且還發生了2次!

古老冰層無奈終究敗給了北半球的暖風以及氣候變遷下驅動的熱浪而「鬆動」,氣象科學專家原先認為「最後的冰層」能在全球暖化之下屹立不搖、為最後堡壘的堅定信念也隨著鬆動。

每每見到北極融冰的消息,若用帶著些許指責意味認為「全球暖化是人類的錯,是人類共業,因為人類不斷使用石油、人類過於貪婪了」,這麼想或許是容易的,然而你我其實可以有所行動,做得更多!

用民眾的力量補防退守的天然防線

極速解凍的北極,石油公司與政府正虎視眈眈著她,覬覦從這片融化後的北冰洋獲得更多金錢利益,因此你我猶豫的時間都變得是奢侈。

北極融冰與北極熊足跡。

1. 海冰護盾不再,無差別工業化捕撈

堪稱北極最佳(受難)代言人的北極熊,一生仰賴海冰生存,但海冰不再堅穩、彼此之間距離太遠,令牠們難以養育自己的孩子。而海平面下的北極生物也成為難民。海冰中的鹽分會產生氣泡,當中包含大量微生物,是北極食物鏈底層不可缺少的一部分。除了食物鏈頂端的北極熊,北極還有21,000多個獨特的已知物種,例如弓頭鯨、獨角鯨、深水珊瑚......(然而地球總能給你我更多未知與驚喜)。海冰天然屏障一旦退守,工業化捕撈活動得以輕易航進,用超級巨大的漁網沉到海床拖行,一網打盡北極水域珍貴資源。

斯瓦巴群島(Svalbard)附近的巴倫支海床(Barents Sea)上的海葵。

北極深海發現到的裸海蝶(學名:Clione limacina),俗稱海天使(Sea Angle)。

在斯瓦巴群島(Svalbard)附近作業的底拖網漁船。

所幸,在2017年的北極守護者共同努力推動下,促使位處北冰洋周邊的美國、加拿大、俄羅斯、挪威、冰島、丹麥,以及遠洋船隊規模龐大的中國、日本、韓國,連同歐盟經過兩年共6次磋商後,達成協議,迎來16年商業捕魚禁令,確保北冰洋280萬平方公里(面積相當於77.36個臺灣)的公海生態。

2. 他們還想在北極開採過時的燃料

使用化石燃料,是地球暖化的主因之一。冰層消融後出現西北通道,一條新商業航道卻引來更多石油公司覬覦北極海域的石油。在2015年北極守護者阻擋了SHELL的鑽油計畫,漏油事故風險稍緩,展現出群眾匯聚而成的力量。綠色和平訴求成立「北極保護區」,以確保極地的天然環境不受任何一家石油公司的污染!

極端氣候下的倖存者Joanna,2017年隨著綠色和平船艦「極地曙光號」前往北極巴倫支海參與「公眾V.S.北極石油」行動,反對挪威政府與挪威國家石油公司 Statoil 計畫在新的北極海域開採石油。

綠色和平自2012年起正式推出「守護北極」全球專案,為了替總是靜絕的北極發聲,綠色和平在2016年與義大利音樂作曲家魯多維科・伊諾第(Ludovico Einaudi)合作,透過伊諾第動人心弦的樂曲《北極悲歌》(Elegy for the Arctic),督促守護脆弱北極,獲得跨界共鳴。

至2018年所獲得的重大進展,全有賴目前全球870多萬名支持連署的北極守護者。然而,直到北極海域獲得長遠保護之前,無能鬆懈,得持續發出呼聲!請您加入讓這股呼聲更強,替北極擴散這份聲量吧!

我願意加入,守護北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