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消息

首頁(Homepage)

推動改變

專題報導 生活
3 mins

支持性別平權,為何也該關心氣候變遷?

作者: Greenpeace綠色和平

許多朋友關心同志與性別平權議題,卻很少有人意識到,氣候議題與性別是分不開的,事實上,聯合國已將氣候變遷視為人權危機,因為暖化實已危及弱勢族群的基本人權。為何關心同志議題的你也應該關心氣候危機?

經過漫長的抗爭、等待與反覆對話,一年前,同志終於可以在臺灣結婚了,猶記那日彩虹旗飄揚,許多伴侶在同婚法上路的第一天攜手互許終身,更多人流下祝福的眼淚。如今同婚法滿周年,彩虹平權大平台的調查告訴我們,臺灣人對於身邊同事/同學、上司/老師或醫生,甚至親戚是同志,接受度都超過了六成五,雖然離真正平權來說仍有一段路要走,卻已是半個世紀前難以想像的大邁進,這一步,經歷了太多前人的勇敢發聲與齊心團結。然而,支持性別平權,為何也該關心氣候變遷?我們用幾個角度,來看氣候議題與性別議題的高度相似與相關性:

1. 兩者都長期遭到忽視與否認

過去很長的歲月裡,同性戀被視為一種精神疾病,因此讓許多同志飽受折磨,而如今即便許多人開始理解同性戀是一種性向而非疾病,但仍有許多國家不願為同性戀除去汙名與罪刑,甚至在伊朗、蘇丹,與沙烏地阿拉伯等國家,被發現發生同性性行為,仍會被處以死刑。

這樣的否認,不也一再出現在氣候變遷上嗎?過去 20 年來,人類活動造成氣候變遷的科學證據越來越明顯,聯合國政府間氣候變遷專門委員會(IPCC)每年發布的報告也一再警告,若不有所行動,人類將面臨重大的氣候災難,然而卻有包括美國總統川普等掌握決策權的人,仍矢口否認氣候變遷的存在。否認氣候變遷,就是否認因氣候災難而正飽受磨難的人們,更是否認我們減緩氣候變遷的責任。

2. 在氣候災難中,性別弱勢族群將首當其衝

雖然氣候的變化每一個人都感受得到,但當氣候暖化演變成真實的災難,性別與性向弱勢將最先受到傷害。

近幾年,極端氣候事件已開始在世界各處展現威力,層出不窮的颶風、暴雨與野火,不但摧毀無數動植物的棲地,也讓成千上萬的人無家可歸。首先流落街頭的就是在社會經濟上弱勢的族群,除了長者、窮人、原住民,還有性別與性向弱勢的族群。

女性常須挑起照顧家中老幼之責,處於較低的社經地位,受氣候變遷的影響也比男性高許多。聯合國(UN)公布的數據顯示,因為氣候災難而流離失所的人有 80% 為女性,即使逃過天災的死劫,在災難過後,無家或面臨貧窮的女性也經常面對家暴及性暴力的對待。

因性向或性別氣質傾向而受到歧視的人們,同樣是氣候變遷的首要受害者。許多地方的LGBTQ 族群仍只能遊走社會的邊緣,時常居住在易遭天災衝擊的地區,即使災害來襲時也無力搬離,在災後的重建與救濟過程中,仍繼續遭受不平等對待,甚至被收容所拒絕。因為歧視與暴力,跨性別者尤其被排除在許多工作機會之外,舉例而言,在美國跨性別者的貧困比例比一般人高出兩倍以上,經濟弱勢的他們,若沒有被社會安全網接住,往往在天災中受創最重。

3. 兩者都強調眾人的團結,需要為弱勢發聲

在臺灣,我們都記得玫瑰少年葉永誌,也知道 30 年前便開始孤身奮戰的祈家威,如果沒有他們的犧牲與勇敢,許多人或許仍沒有機會瞭解平權的意義。然而,與這些人物同樣重要的,還有每一個關心與投入的你我,只有團結,才能讓長期受壓迫的人被看見。

 

與面對性別議題時一樣,當我們面臨氣候危機,我們也面對著長期受到忽視的弱勢群體;當我們試著對抗暖化問題,我們同樣需要眾人的同理與團結。在氣候問題上,瑞典少女桑柏格(Greta Thunberg)登高一呼,盼望用罷課喚起世界領袖的注意,為沒有話語權的年輕世代發聲,然而每日與基本生活纏鬥的貧困、弱勢,與受歧視的人們,要如何為自己發聲?他們是人類造成暖化行為中責任最小,受苦卻最多的一群。

這樣的反思,對於重視平權的你我來說,一定不陌生,關心人權的我們,必須一起瞭解與重視這樣的問題,重要的是,要在這些議題上有所改變與作為,也需要我們發揮為婚姻平權發聲同樣的精神與毅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