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消息

首頁(Homepage)

推動改變

專題報導 森林
4 min

生物學家親訪亞馬遜,見證古老雨林之美,卻因大火焚燒快速消失

作者: Greenpeace 綠色和平

2021 年 4 月,生物學家 Leo Lanna 進入亞馬遜雨林,以螳螂為主題進行調查研究,親睹豐富的生物多樣性妝點出古老、熱情、活力蓬勃的雨林風貌。然而與此同時,統計顯示亞馬遜雨林的起火點在 2021 年 5 月達到 14 年來的最高點,遙遠的巴西,傳來了雨林陣陣的悲鳴。

Leo Lanna 是一名生物學家和攝影師,他成立的「螳螂計劃」(Projeto Mantis)特別針對這類昆蟲群體,以多元式的調查、攝影、交流和保育,進行以科學為基礎的資訊傳播。科學家認為螳螂很適合作為昆蟲進化的研究,牠們是昆蟲界的大使,幫助消除人類與昆蟲間的隔閡。但是,森林濫伐和過度開墾正在吞噬物種多樣性最高的亞馬遜生態系。

生物學家Leo Lanna成立「螳螂計劃」,深入亞馬遜雨林研究螳螂與昆蟲生態。© Projeto Mantis
生物學家Leo Lanna成立「螳螂計劃」,深入亞馬遜雨林研究螳螂與昆蟲生態。© Projeto Mantis © Projeto Mantis

透過 Leo 的照片與文字,古老神秘的亞馬遜雨林,彷彿近在眼前。以下是「螳螂計劃」研究小組的亞馬遜雨林紀實:

夜訪亞馬遜雨林,時光倒流回 200 年前

我們來到巴西馬托格羅索州(Mato Grosso)的克里斯塔利諾私人自然遺產保護區(Cristalino Private Natural Heritage Reserve, RPPN),永續的生態系統在此受到保護。在這裡,彷彿時光倒流回到了 200 多年前,我們發現了一個古老、熱情、充滿活力的亞馬遜雨林,這是生活在 2021 年的我從未想像過的。

Leo Lanna率領團隊深入亞馬遜雨林中的克里斯塔利諾斯人自然遺產保護區,森林還維持著200年前未遭人為破壞的豐饒樣貌。© Projeto Mantis
Leo Lanna率領團隊深入亞馬遜雨林中的克里斯塔利諾斯人自然遺產保護區,森林還維持著200年前未遭人為破壞的豐饒樣貌。© Projeto Mantis © Projeto Mantis

夜晚是叢林最活躍的時候,第一週,研究人員開始繪製地圖,並標示出我們將進行夜間探索的區域。慶幸的是周遭都是保護區和原住民的土地,我們親見了廣大浩瀚的生物多樣性在破壞中得以倖存。

物種在此尋求各種生存的可能

由於在晚上工作,黎明時分,神秘的鳥叫聲此起彼落,伴我們入夢。這裡有層層疊疊,濃淡深淺不一的綠色,展現了千百種色調。有寬大和短小的葉子,有藤本植物、附生植物和巨型樹木,展現了自然美麗的色彩與樣貌。

亞馬遜生態群系物種豐富,有成千上萬的生物生存在此,其中更包括許多特有種。© Projeto Mantis
亞馬遜生態群系物種豐富,有成千上萬的生物生存在此,其中更包括許多特有種。© Projeto Mantis © Projeto Mantis

陽光在昆蟲的翅膀上閃耀,這裡的蜜蜂、蝴蝶、甲蟲、蒼蠅與我們小時候認識的樣子不太一樣,在這個危機處處的微型宇宙中,這些昆蟲顯得古怪迷人、驚奇美妙。吼猴響亮的叫聲在遠處迴盪,夜猴在樹叢間急速亂竄。溪流上,青蛙和樹蛙齊聲合鳴,兩棲動物瞪著大眼睛對我們微笑。

與野豬群驚奇相遇,超越語言的尊重與信任

第一天早晨,我們聽到了野豬的聲音。祂們敲擊下巴發出咔嚓聲,互相交談著,我們難以置信地傾聽這些聲響。野豬離得很近,我們可以從樹叢間瞥見牠們的灰暗身影。

「螳螂計劃」團隊在亞馬遜雨林中,邂逅當地的野豬群落。© Projeto Mantis
「螳螂計劃」團隊在亞馬遜雨林中,邂逅當地的野豬群落。© Projeto Mantis © Projeto Mantis

我們屏息等待,其中一隻野豬離我們只有十公尺,牠抬起頭,透過樹叢緊張地看著我們,然後向其他野豬發出警告。但是沒有人跑開,牠們沒有,我們也沒有。

突然,角落有什麼東西驚動了野豬群,撤退的隆隆聲響起,伴隨著一股豬群身上腺體發出的特有氣味。我們首次體驗來自亞馬遜雨林,獨特的野豬式歡迎。

不斷擴張的「毀林弧形帶」撕裂美麗的亞馬遜

2021年4月,綠色和平巴西辦公室深入亞馬遜生態群系,記錄巴西羅賴馬州(Roraima)的森林砍伐情形,見證人為毀林行為導致的大火燒毀大片林地,不僅加劇氣候變遷,更嚴重威脅當地原本豐富的生物多樣性。© Christian Braga / Greenpeace
2021年4月,綠色和平巴西辦公室深入亞馬遜生態群系,記錄巴西羅賴馬州(Roraima)的森林砍伐情形,見證人為毀林行為導致的大火燒毀大片林地,不僅加劇氣候變遷,更嚴重威脅當地原本豐富的生物多樣性。© Christian Braga / Greenpeace © Christian Braga / Greenpeace

這趟探險成果豐碩,我們見到了令人驚嘆的螳螂物種。對我而言,來到這個重要的保護區,通過牠們的名字了解這裡的物種,因為了解,我感受到對大自然的尊重、欽佩和愛,並期待將這種連結傳遞給周圍的人、閱讀這篇故事的人,以及全世界。

因此,當我從飛機上看到惡名昭彰的「毀林弧形帶」(Arc of Deforestation ),親睹這片綿延 50 萬平方公里、亞馬遜森林砍伐率最高的土地,我感到非常痛心,砍伐後的林地到處是牧場和種植園,單調的景觀透出了悲傷的淺綠色。

亞馬遜濫伐並未停止,毀林行為持續惡化中

潘塔納爾濕地(Pantanal)是美洲豹、金剛鸚鵡等瀕危生物的家園,卻在2020年的森林大火中,被燒毀近三分之一面積。© Leandro Cagiano / Greenpeace
潘塔納爾濕地(Pantanal)是美洲豹、金剛鸚鵡等瀕危生物的家園,卻在2020年的森林大火中,被燒毀近三分之一面積。© Leandro Cagiano / Greenpeace © Leandro Cagiano / Greenpeace

然而,這樣的悲傷還在持續著。巴西國家太空研究所(Brazilian National Institute for Space Research, Inpe)發表的最新數據顯示,2021 年 5 月,亞馬遜和塞拉多生物群系經歷了自 2007 年以來最嚴重的火災,起火原因是為了農業開墾而引發的人為縱火。兩個生物群落共有 3,815 個起火熱點,比 2020 年增加了 65%,是 14 年來最大的毀林增長率。

我仍然相信,知識具有力量,能夠改變這些破壞行為。如果我們能投入更多心力對這片雨林進行調查研究與教育推廣,並支持原住民守護土地的抗爭行為,我們就越有能力和機會,保護這片生命力無窮的森林。

別讓神奇的亞馬遜雨林只存在於過去

亞馬遜雨林豐富的生物多樣性,讓人得以一瞥過去,也提醒著我們,一直以來,我們和這些物種共生共榮生活著,這片神奇的雨林現在仍然存在,未來也應該繼續存在。

亞馬遜雨林是當地原住民族群社區、歷史及文化的根源,也是許多物種的生存之地,如今毀林行為及非法入侵,使森林生態環境和原住民家園備受摧殘。© Christian Braga / Greenpeace
亞馬遜雨林是當地原住民族群社區、歷史及文化的根源,也是許多物種的生存之地,如今毀林行為及非法入侵,使森林生態環境和原住民家園備受摧殘。© Christian Braga / Greenpeace © Christian Braga / Greenpeace

亞馬遜的毀林面積已經來到了 14 年來的最高點,與此同時,巴西波索納洛政府的毀林行為作為已經變本加厲,對外與美國、英國和歐盟進行談判,要求金援;對內則積極推動立法機關,通過一系列政策,試圖合法化對亞馬遜森林的侵占與破壞。

邀請您支持綠色和平,共同阻止巴西政府及肉品產業破壞亞馬遜雨林,為原住民及珍貴生態帶來生存威脅,助長危及全球的氣候變遷。現在正是全球動員,守護亞馬遜雨林的關鍵時刻,需要有您一同加入這個行列,齊聲向歐美國家領袖倡議,要求其以具體措施遏止巴西的毀林政策,並要求相關企業停止投資涉及侵害森林和人權的肉品產業,以留給您我及下一代一個更加豐饒的地球家園。

參考原文:Amazônia ancestral, tropical e vibrante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