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消息

首頁 v2018

推動改變

專題報導 氣候
4 min

BP石油新計畫,將威脅西非的氣候與生物多樣性

作者: Greenpeace 綠色和平

英國石油公司(BP)將於西非展開大型石油探勘計畫,範圍從茅利塔尼亞到塞內加爾,其中包含候鳥遷徙路徑、三座國家公園及海洋保護區,許多瀕危物種與生物多樣性備受威脅。實際上,國際能源署早已呼籲,2050 淨零碳排,不須投資新的化石燃料,然而在能源轉型上相對弱勢的非洲,卻在財閥利誘下,離再生能源之路,越來越遙遠。

在大西洋水深 500 公尺處,沿著茅利塔尼亞一直延伸到塞內加爾,有一個高 100 公尺、長 580 公里的生態系統,它的形成歷時約 20 萬年。科學家認為,這是世界上已知最大的冷水珊瑚礁,而在其周圍海域,存在著瀕危脆弱的鯊魚、海龜和鯨魚等物種。

在茅利塔尼亞外海泅游的海豚。© Pierre Gleizes / Greenpeace
在茅利塔尼亞外海泅游的海豚。© Pierre Gleizes / Greenpeace © Pierre Gleizes / Greenpeace

英國石油公司(BP)正在此生態系周圍的地下 2.7 公里處開採新的天然氣田,這是非洲有史以來於近海深度最深的探勘計畫。2019 年,BP 與科斯莫斯能源(Kosmos Energy)等合作夥伴,以及塞內加爾、茅利塔尼亞政府協議核准了第一階段的建設,兩年後將產出第一批天然氣。

22億噸的二氧化碳排放量,約全球剩餘碳預算的0.3至1%

由於開發區域充滿了豐富的生物多樣性,此開發案勢必對氣候變遷與當地生態帶來威脅,綠色和平的調查報導平臺 Greenpeace Unearthed 以及非營利組織 SourceMaterial 針對這項計畫進行深入調查訪問。

綠色和平船艦在位於南大西洋的維瑪海山,拍下生活在珊瑚礁的海金魚(sea goldies)。© Richard Barnden / Greenpeace
綠色和平船艦在位於南大西洋的維瑪海山,拍下生活在珊瑚礁的海金魚(sea goldies)。© Richard Barnden / Greenpeace © Richard Barnden / Greenpeace

據「保守」估計,BP 在西非的所有開發計畫將產出約 1.12 萬億立方公尺的天然氣,約製造 22 億公噸的二氧化碳排放量,對於《巴黎氣候協定》將升溫控制在攝氏 1.5 度以內的標準來說,這個排放量相當於全球剩餘碳預算的 0.3 至 1%,十分驚人。

化石燃料的投資阻礙非洲朝再生能源邁進

2021 年 1 月,牛津大學發表的一項研究預測,2030 年非洲的總發電量將翻倍,但再生能源占比卻不到 10%。研究結果指出,非洲有很高的碳鎖定(carbon lock-in)風險,以電力系統為例,如果堅持使用化石能源發電型態,即使再生能源成本下降,也很難取代化石燃料,除非發生快速的去碳化事件,例如大規模取消興建中的化石燃料工廠,再生能源的發電比例才有可能提升。

綠色和平小教室:碳鎖定(carbon lock-in)
社會在面臨轉型或創新時,被「鎖定」在過去的模式,如舊能源技術、政治制度、意識形態等,難以推動革新。被鎖定在高碳的社會,再生能源發展困難,減碳目標也難以達成。

位於奈洛比的智庫團體「非洲電力變革」(Power Shift Africa)主任 Mohamed Adow 表示:「非洲大陸擁有豐富的風力和太陽能資源,我們轉型使用綠色能源的最大障礙是金融和投資。」然而這些化石燃料業者不但未伸出援手,幫助非洲地區發展再生能源,反以利誘手段,讓化石燃料污染非洲大地、危害自然生態。

承諾本世紀中淨零?BP打臉自己的綠色宣言

2020年2月,100名綠色和平行動者來到BP位於倫敦聖詹姆斯廣場的總部大樓,向新任總裁送上500塊總面積超過800平方公尺的太陽能板,要求其淘汰高污染的化石燃料,轉型發展再生能源。© Chris J Ratcliffe / Greenpeace
2020年2月,100名綠色和平行動者來到BP位於倫敦聖詹姆斯廣場的總部大樓,向新任總裁送上500塊總面積超過800平方公尺的太陽能板,要求其淘汰高污染的化石燃料,轉型發展再生能源。© Chris J Ratcliffe / Greenpeace © Chris J Ratcliffe / Greenpeace

BP 承諾於本世紀中葉達到碳排淨零,並在十年內將石油和天然氣產量減少 40%,BP 也提出了保護生物多樣性的策略,列出了化石燃料開採 「禁區」(no-go areas),承諾避開聯合國教科文組織的世界遺產地,以及國際自然保育聯盟(IUCN)保護區分類系統最高的兩個類別(共七個)所涵蓋的區域。然而,西非開發計畫只是強調了新策略的限制範圍,它不屬於定義下的「禁區」,卻涵蓋了一整片敏感脆弱的生態系統。

BP 開發工程的管道兩側相距約 600 公尺,且將穿過珊瑚礁區域。在當地工作了 25 年的環境顧問及海洋生物學家 Sandra Kloff 擔心,管道掩埋期間,可能會對活珊瑚等物種帶來永久性的傷害。圍繞防波堤的安全禁區也將造成原有捕魚區大幅減少,影響當地漁民的生計。

環境影響評估顯示,周邊國家將遭波及

塞內加爾沿海的居民,多數仰賴沿海漁獲維生,若BP的油氣井開發工程改變原本海洋環境,將影響當地漁民的生計。© Clément Tardif / Greenpeace
塞內加爾沿海的居民,多數仰賴沿海漁獲維生,若BP的油氣井開發工程改變原本海洋環境,將影響當地漁民的生計。© Clément Tardif / Greenpeace © Clément Tardif / Greenpeace

根據 BP 的環境和社會影響評估(ESIA),在進行天然氣的鑽探時,油井中仍含有凝析油(Condensate),它是天然氣從油井釋放出來後凝結的液體產物。如果沒有應變防護措施,油井噴發後的凝析油洩漏可能會影響鄰近 8 或 9 個國家的海域,並在不到一週的時間內,對茅利塔尼亞和塞內加爾海岸帶來嚴重污染。

BP 認為事故發生的可能性很低,而一旦發生,他們將啟動緊急溢漏應變計劃,但拒絕透露分享計劃細節。

所有政府都應停止批准新的煤礦或油氣田

2019年,綠色和平行動者來到BP石油公司位於北海的鑽油平臺,手舉「氣候緊急」的標語,要求BP正視氣候危機,停止新的油氣田開採計畫。© Greenpeace
2019年,綠色和平行動者來到BP石油公司位於北海的鑽油平臺,手舉「氣候緊急」的標語,要求BP正視氣候危機,停止新的油氣田開採計畫。© Greenpeace © Greenpeace

很顯然地,BP 的石油開採計畫遠遠不足以維護當地的生物多樣性。即使聲稱對國際自然保護聯盟或其他國際組織,認定的少數物種和脆弱生態表示尊重,卻不能保證物種的存續。國際能源署近期發布了一份報告,說明全球如何在 2050 年達到淨零碳排,其中呼籲所有政府,應於 2021 年停止批准新的煤礦或油氣田,並逐步關閉現有相關設施。

邀請您支持綠色和平,督促全球政府與企業立即停止所有新的化石燃料計畫,並訂定積極的減碳及能源轉型政策,別讓碳排污染繼續戕害您我唯一的地球家園。

參考原文:BP’s big new gas plans in West Africa pose climate and biodiversity threats

延伸閱讀:

捐助支持 捐助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