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消息

首頁(Homepage)

推動改變

專題報導 森林
5 min

剛果森林新消息:瀕危物種保育稍有起色,政府卻為利益違反禁伐令

作者: Greenpeace 綠色和平

剛果盆地森林是數百萬人的家園,也是世界上重要的生態系統,因其對於調節氣候的重要貢獻,以及豐富的生物多樣性,擁有「非洲之肺」、「中非寶石」等美譽,更是地球上最重要的碳匯之一,為您我儲存了約 300 億噸的碳,相當於全球化石燃料 3 年所產生的總碳排放量。然而這片豐饒的森林卻因政府取消伐木禁令,即將陷入存亡險境。

剛果盆地(Congo Basin)位於非洲中西部,橫跨喀麥隆、中非共和國、剛果民主共和國(DRC)等 6 個國家,是非洲最大盆地,熱帶雨林面積高達 3.3 億公頃,是世界第二大雨林,僅次於亞馬遜雨林。由於地處赤道低壓帶,終年高溫多雨,擁有大片沼澤與非洲僅有的植被物種,為調節全球氣候發揮重要貢獻,享有「非洲之肺」的美譽。

剛果森林是世界第二大雨林,更是地球上最重要的碳匯之一,為調節全球氣候發揮重要貢獻。© Thomas Einberger / argum / Greenpeace
剛果森林是世界第二大雨林,更是地球上最重要的碳匯之一,為調節全球氣候發揮重要貢獻。© Thomas Einberger / argum / Greenpeace © Thomas Einberger / argum / Greenpeace

此外,剛果盆地熱帶雨林所蘊含的物種資源也相當豐富。不僅有近千種鳥類,數百種哺乳類動物與魚類,還有非洲森林象、低地大猩猩等瀕臨絕種的野生動物,被稱作「世界最大的種族基因庫」及「中非寶石」。

豐富的生物多樣性讓剛果森林有「中非寶石」的美譽,提供生存其中的人類與生物乾淨水源、糧食和藥品。© Daniel Beltrá / Greenpeace
豐富的生物多樣性讓剛果森林有「中非寶石」的美譽,提供生存其中的人類與生物乾淨水源、糧食和藥品。© Daniel Beltrá / Greenpeace © Daniel Beltrá / Greenpeace

剛果盆地森林涵蓋剛果民主共和國三分之二的土地,相當於 1.5 億公頃,可說是該國最重要的自然資源。然而,由於非法濫伐、企業開發,加上當地人民生活依賴火燒木材,平均每年失去高達 100 萬公頃森林面積,嚴重衝擊當地生態。

保育物種有起色,薩隆加國家公園從瀕危名錄除名

薩隆加國家公園(Salonga National Park)是非洲最大的熱帶雨林保護區,1984 年被列入世界遺產名錄,但由於盜獵、森林砍伐和管理不善等壓力,於 1999 年被列入瀕危世界遺產名錄。該國家公園位於剛果盆地的中心地帶,與世隔絕,只能由水路進出。它也是許多瀕危物種,如倭黑猩猩、剛果孔雀、非洲森林象和非洲狹吻鱷的棲息地。

2021 年 7 月 19 日,在剛果民主共和國澄清對於該國家公園的石油開採權無效,並確保這些區域的土地在未來不會被拍賣後,世界遺產委員會決定將位於剛果民主共和國的薩隆加國家公園,從瀕危世界遺產名錄中刪除,因為其保護狀況有所改善,生活於其中的倭黑猩猩種群保持穩定,森林象數量開始緩慢恢復。

㺢㹢狓目前僅生活在剛果民主共和國東部熱帶雨林。這種動物是長頸鹿的親戚,在野外十分罕見。© Kim Gjerstad / Greenpeace
㺢㹢狓目前僅生活在剛果民主共和國東部熱帶雨林。這種動物是長頸鹿的親戚,在野外十分罕見。© Kim Gjerstad / Greenpeace © Kim Gjerstad / Greenpeace

剛果民主共和國境內珍貴的林地還有維龍加公園(Virunga National Park)和 Cuvette Centrale 泥炭地,它們為當地社區提供乾淨水源、糧食和藥品,更對於維持生物多樣性有重要影響。然而由於當局拍賣石油開採區的制度缺乏透明度,這片敏感脆弱的環境,曾被劃入石油開採區。為了開採石油而開發這些地區,既不利於剛果人民,也不利於地球。

圖為生活在維龍加國家公園的山地大猩猩寶寶(Mountain Gorilla)。© Christian Kaiser / Greenpeace
圖為生活在維龍加國家公園的山地大猩猩寶寶(Mountain Gorilla)。© Christian Kaiser / Greenpeace © Christian Kaiser / Greenpeace

綠色和平非洲辦公室要求剛果政府,取消以上幾個地區的石油開採區,剛果盆地森林專案負責人 Irene Wabiwa Betoko 更進一步表示:「與其讓一小群化石燃料業的既得利益者享有特權,不如通過投資再生能源來實現剛果民主共和國的經濟多元化,這將使所有人都能獲得且負擔得起能源。

剛果環境部扯後腿,帶頭違法並取消伐木禁令

當薩隆加國家公園保育成果小有起色,剛果環境部長卻帶頭違反伐木禁令,甚至在 2021 年 7 月宣布取消剛果森林的工業伐木禁令。

在2000年至2014年之間,剛果盆地的森林損失約有93%是由當地農民以砍伐、火燒方式清空林地造成。© Thomas Einberger / argum / Greenpeace
在2000年至2014年之間,剛果盆地的森林損失約有93%是由當地農民以砍伐、火燒方式清空林地造成。© Thomas Einberger / argum / Greenpeace © Thomas Einberger / argum / Greenpeace

剛果民主共和國擁有大部分的剛果盆地森林,為了打擊伐木業猖獗的盜採行為,剛果政府自 2002 年起暫停分發新的伐木特許權。然而早在 2007 年,綠色和平針對非洲中部工業採伐的研究和調查,就證實了當地的自然資源採掘業(伐木、採礦等)並沒有幫助減少貧困或促進社區發展,反而助長了系統性的腐敗,藉由賄賂與官商勾結,獲得控制森林的權力。

血檀(Mukula)是非洲南部和中部特有的一種硬木,生長速度緩慢,相當稀有,卻在過去十餘年間持續遭非法砍伐,並從贊比亞和剛果民主共和國運送到中國,以滿足中國市場對「紅木」日益增長的需求。© Lu Guang / Greenpeace
血檀(Mukula)是非洲南部和中部特有的一種硬木,生長速度緩慢,相當稀有,卻在過去十餘年間持續遭非法砍伐,並從贊比亞和剛果民主共和國運送到中國,以滿足中國市場對「紅木」日益增長的需求。© Lu Guang / Greenpeace © Lu Guang / Greenpeace

2002 年禁伐令在生效後立即遭到違反,這樣的情況也在此後近二十年間不斷地發生:業者與政府官員或有力人士勾結,獲得了數十份的伐木特許權。最近的一系列醜聞發生在 2020 年,綠色和平與當地民間組織揭露時任環境部長 Claude Nyamugabo 曾 13 次違法授予中國和其他公司伐木特許權,遭砍伐的森林面積超過 400 萬公頃,大約是剛果首都金沙薩的 4 倍大小。

綠色和平小教室:剛果森林碳匯

2017 年,科學家在剛果盆地中部發現了 1,455 萬公頃的泥炭地,這片名為 Cuvette Centrale 的泥炭地儲存了 300 億噸的碳,佔全球熱帶泥炭地總碳量的 30%,等於全球化石燃料 3 年所產生的總排放量,是地球上最重要的碳匯之一。

領導研究團隊的 Simon Lewis 教授指出,保育這片碳匯「對達成巴黎氣候協定的目標是絕對必要」,若因焚燒、砍伐森林、開挖石油、採礦等行為破壞該片林地,二氧化碳將可能釋放到大氣,助長氣候變遷。

前任環境部長曾在 2020 年為採礦利益,非法授予 140 萬公頃保護區土地給業者,新任的副總理兼環境部長 Eve Bazaiba 不僅對此行為保持沉默,更宣布取消剛果森林的工業伐木禁令!

對此,綠色和平非洲辦公室剛果森林專案負責人 Irène Wabiwa Betoko 表示:「環境部長試圖將解除禁令偽裝成『善政』。實際上,這是一個令人憤怒的計畫,只會將剛果民主共和國的更多領土移交給渴望破壞熱帶雨林的外國公司,為伐木者大開利潤豐厚的方便之門。

綠色和平深入剛果森林調查林地破壞情形。剛果政府雖於2002年頒布伐木禁令,然而由於幅員遼闊管理不易,加上貪腐與官商勾結,難以遏止毀林行為。© Lu Guang / Greenpeace
綠色和平深入剛果森林調查林地破壞情形。剛果政府雖於2002年頒布伐木禁令,然而由於幅員遼闊管理不易,加上貪腐與官商勾結,難以遏止毀林行為。© Lu Guang / Greenpeace © Lu Guang / Greenpeace

與此同時,舉著環保旗幟的剛果總統 Felix Tshisekedi 雖然向全球發表了關於保護森林的演說,並準備向《巴黎氣候協定》提交其修訂後的國家自主貢獻(NDC),以保護森林為目的進行 10 億美元的資金談判,卻未積極推動部會恢復伐木禁令,而取消伐木禁令明顯與其提出「2030 年將剛果民主共和國的溫室氣體排放量減少 17% ,並將森林覆蓋率恢復到 63.5% 」的承諾自相矛盾。

綠色和平非洲辦公室、英國雨林基金會和挪威雨林基金會發表聯合聲明,嚴正警告:「剛果民主共和國取消伐木禁令的決定,將是一場對人權和氣候的災難。」

綠色和平將持續關注剛果森林的最新發展,要求當地政府恢復伐木禁令,兌現其守護森林的承諾。遙遠的森林消逝,卻影響著同住在地球上的每一個人,邀請您將森林資訊傳送給您的親友,以及實際支持綠色和平的倡議工作,一同要求政府與企業制定守護森林的法規,並且確實規管。每個人的點滴付出,都將凝聚為巨大的影響力,讓珍貴森林得以世代留存。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