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消息

首頁(Homepage)

推動改變

專題報導 森林
5 min

自然森林再生:減少人為干預,讓受傷森林重建生物多樣性

作者: Greenpeace 綠色和平

長久以來,種植樹木被認為對封存二氧化碳極有幫助,許多高碳排的企業與政府卻以植樹作為手段,藉此抵銷數字上的碳排總量,而忽略單一種植林可能造成的生態危機。近期,科學家們發現,「放任」森林自然再生,可能是更強大的解決方案,藉由使種類繁多的原始樹木自然生長,不只提供了野生動物糧食和棲息地,森林更可以成為地球重要的碳匯

面對日益惡化的氣候變遷,植樹常被許多人認為是最實際有用的方法之一,因為森林可以幫助吸收大量二氧化碳。聯合國甚至曾經發起「一兆棵樹行動」(Trillion Trees Act),而許多高碳排的跨國企業與政府也透過大規模的植樹計畫,作為其投入環境永續的「成績」。然而,大部分政府與企業的植樹計畫卻忽視了一件至關重要的事:這些植樹計畫以商業用途為出發,通常選擇單一樹種,限制人類和野生動物進入,生物多樣性遠低於野生森林,在儲碳上能發揮的功效也較低。

種植樹木真的能解決氣候危機嗎?您我可以透過以下實際案例,一窺端倪。

英國農場的「自然森林再生」

Isabella於聶普堡莊園入口處,這是她與先生共同打造的自然生態園區。
Isabella於聶普堡莊園入口處,這是她與先生共同打造的自然生態園區。 © Charlie Burrel

英國西薩塞克斯郡的聶普堡(Knepp Castle, West Sussex)過去 17 年來一直從事密集農業與酪農業,而經過改變後,現在這片 1,400 公頃的農場回歸自然。

莊園裡 6 公尺高的橡樹高聳入雲,這些樹從大氣中吸收碳,為鳥類、哺乳動物和昆蟲提供棲息地,幫助淨化空氣和水,並保護土地免受洪水侵襲,除了橡樹,赤楊木、角樹等也在周圍茂盛成長。

聶普堡莊園中自然生長的林木。
聶普堡莊園中自然生長的林木。 © Charlie Burrell

在開闊環境健康生長的橡樹,能孕育幾百種地衣、真菌和無脊椎動物,這些物種繼而為其他生物提供生態「服務」。例如,真菌既為樹木提供營養,也充當預警系統的角色,因應有害化學物來襲而催生防禦酶(defensive enzymes);無脊椎動物促進土壤養份循環,並充當鳥類的食糧,而鳥群能夠幫助樹木和灌木散播種籽。以自然為本的整個生態系統,幫助在地原生植物繁衍、生長,也豐富了生物多樣性。

Isabella一家在聶普堡莊園記錄了62種蜜蜂、30種黃蜂和441種蛾類,包括一些在英國非常罕見甚至從未記載的品種。
Isabella一家在聶普堡莊園記錄了62種蜜蜂、30種黃蜂和441種蛾類,包括一些在英國非常罕見甚至從未記載的品種。 © Charlie Burrell

聶普堡莊園的主人 Isabella Tree 表示,這種方法被稱為「自然森林再生」(Natural Forest Regeneration)。莊園裡的樹木透過風力吹送、動物與鳥類傳播種子,或由植物的根莖等部位自然發芽而成,將人為干預降至最低,「放任」大自然自由發揮。

自然森林vs.人造林:儲碳量更高、生物多樣性更豐富

美國的環境組織世界資源研究所(World Resources Institute)和大自然保護協會 (The Nature Conservancy)於 2020 年 9 月發表在《自然》雜誌上的研究指出,聯合國政府間氣候變遷專門委員會(IPCC)將自然再生的森林的碳吸收能力低估了 32 %

最近的研究顯示,自然再生的森林可以比單一人造林吸收多 40 倍的碳,並為更多物種提供家園。它的成本也比植樹便宜得多,在巴西的不同研究顯示,成本降低了 38%,甚至高達 76%。

自然森林的植披種類繁多,不只可提供野生動物糧食與棲地,對維持生物多樣性貢獻良多,吸收二氧化碳的能力更遠遠超過單一樹種的人造林。
自然森林的植披種類繁多,不只可提供野生動物糧食與棲地,對維持生物多樣性貢獻良多,吸收二氧化碳的能力更遠遠超過單一樹種的人造林。 © Greenpeace

在盧安達的 Nyungwe 森林國家公園,由於盜獵者縱火造成了大面積林地受損,野生動物保護協會(WCS)於 2020 年發起復甦計畫,僱用 125 名當地民眾協助清除過度生長的蕨類,讓埋藏在土壤中的樹木種子有機會自己發芽。如今,70 公頃林地上已經出現新的樹芽,在盧安達政府協助下,自然再生法的施行將擴大至其他森林砍伐區,估計超過 5,000 公頃的面積(約 3.5 座阿里山森林遊樂區大小)。

事實上,地球擁有的土地與森林本應以孕育生命、保護自然、平衡氣候為優先,而非用作商業導向的工業式農耕、畜牧。自然「野化」(Wilding)讓土地重啟複雜、多元的復甦過程,更揭示:只有天然的森林可以作為當地社區、原住民與野生動物的家園,孕育出豐富的生物多樣性

森林生態系統在不受人為侵擾的狀況下,可以透過自然野化重啟復原之路,恢復豐富的生物多樣性。
森林生態系統在不受人為侵擾的狀況下,可以透過自然野化重啟復原之路,恢復豐富的生物多樣性。 © Big Stock

種植大量樹木「漂綠」,對氣候危機沒有幫助

今年 1 月,英國皇家植物園邱園(Royal Botanic Gardens Kew)的科學家們於最新研究中指出,在需要種植樹木的地方,只要土壤質量符合且鄰近林地,下一步應該是讓森林自然生長

與此同時,科學家們也警告,雖然植樹往往被視為解決氣候危機的方法,或是企業降低碳排的措施,但是在錯誤的地方種植錯誤的樹木會造成更多的損害

以南非為例,當局在 19 世紀引進了澳洲的金合歡,這些植物發揮了穩定沙地的作用後,變得具有侵略性,危及當地原生物種的生存,南非政府後來得花費數百萬美元清除它們。

為開發大規模農牧業土地,種植單一作物,喀麥隆森林遭到破壞。圖為生產棕櫚油的油棕櫚種植園。
為開發大規模農牧業土地,種植單一作物,喀麥隆森林遭到破壞。圖為生產棕櫚油的油棕櫚種植園。 © Jan-Joseph Stok / Greenpeace

在非洲喀麥隆,許多自然生長的森林多年來被開墾、清除,用以種植油棕櫚等經濟作物,為橡膠、棕櫚油或畜牧飼料提供原料,這些看似替代自然森林的種植園,事實上都是單一作物,不僅對當地原住民社區及瀕危物種的生存造成威脅,大量儲存在土地的碳也將會釋放出來。

綠色和平德國辦公室森林與氣候專案主任 Christoph Thies 博士表示:「透過種植大量樹木達到的『漂綠』,對氣候危機是沒有任何幫助的。一邊種植單一樹種,一邊卻繼續從地底鑽油,這就像是在一隻截肢的手臂上貼OK繃,於事無補。」

讓森林自然再生,重建抵禦氣候危機的防線

工業發展以來的大規模砍伐,讓森林面積急速減少,必須對現存森林實施保育計畫,並以自然再生方式復育森林,維持植物的生物多樣性,才能讓受創的森林重生,恢復生機。
工業發展以來的大規模砍伐,讓森林面積急速減少,必須對現存森林實施保育計畫,並以自然再生方式復育森林,維持植物的生物多樣性,才能讓受創的森林重生,恢復生機。 © Greenpeace / Vivek M.

為緩解氣候危機而大規模種植單一樹種,並不是面對氣候危機的解方。只有即刻停止毀林、對現存森林實施保育計畫,並以自然再生方式復育林地維持森林的植物多樣性,才是根本解決之道。

健康的森林能幫助人類吸收二氧化碳,減緩氣候變遷,自然生長的野生森林更擁有豐富蓬勃的生物多樣性,能在極端氣候、污染和傳染病等危機中,為物種的生存帶來希望。邀請您一起支持綠色和平守護全球森林的行動,要求政府與企業停止生產涉及毀林與侵害人權的商品,並制定友善永續的環境保護政策,讓受毀的林地恢復生機,為您我守住抵禦氣候變遷的重要防線。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