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消息

首頁(Homepage)

推動改變

分享

專題報導 減塑
3 mins

從單純喜愛到追求頂尖,跑步讓我體驗人生---侯以理

作者: Greenpeace
運動主播侯以理從小就是體育好手,現在也一起加入「無塑練跑」的行列!她期許減少使用塑膠袋、塑膠吸管、寶特瓶,「就像訓練是一點一滴累積,每天減少製造一點垃圾,長期下來就能夠減少很多廢棄物!」

口述:侯以理

整理:綠色和平

從小我就是田徑隊,小時候有不少短跑和訓練的經驗,路跑算是高中聯考前養成的習慣,每天和同學跑操場兩公里,跑完後晚自習。大學後才開始參加5k、7k的賽事。嚴格來說,我不算是一直有在跑步的人,有時因為參加比賽去練習,有時單純喜歡跑,跑步心情很不一定。

跑步很抒壓,也讓腦袋放空。跑步的各個時期,對我而言有不一樣的意義。小時候因為跑得快所以加入田徑隊,我喜歡比賽,代表學校也有榮譽感。上高中後,學校運動風氣很盛行,放學之後我習慣和同學一起跑操場,學校老師也會下課後一起跑,慢慢跑、邊聊天,運動後吃晚餐接著晚自習,整個身體跟心理狀態都獲得放鬆。當時跑步對我而言其實是休息,整天在教室K書和課業壓力,適時的慢跑可以調劑身心。直到這幾年,陸陸續續參加鐵人三項,這算是交朋友的工具,可以和熱愛運動的同好有很多交流。

紐約馬拉松參賽決定後 故事急轉直下

印象中參加過最棒的賽事是2017年去紐約馬拉松,人文薈萃和多元族群果然是真的,跑步時我喜歡觀察當地的環境和人,紐約各區都有滿滿的、而且不同風格的人潮在為你加油,很多好笑的巨大標語,像是「加油,下一公里就會看到裸體了!」這類,現場的同好與親友團助陣的看板旗子連成一片,非常熱鬧。

此外,對我而言深刻的是,因為決定參賽之後,突然檢查出胸部有一顆腫瘤,對於家族有癌症病史的我來說,是非常沉重的打擊,我當下真的不知道,還有沒有機會跑馬拉松或比鐵人三項,會不會有一天就要開始躺在病床上抗癌化療什麼的。在將近一個月不安、失眠、焦慮、等待後,終於確認只是一顆良性的腫瘤,身心才慢慢慢慢一點一滴痊癒。在教練的帶領之下,慢慢回歸訓練,很挫折,卻很感恩。所以紐約馬拉松跨越終點那一刻,哭得很慘,哭得很醜,當時想說天啊,我竟然能活到這一刻!此後我不再將生活中的小事當作理所當然,包含跑步也是。

保持身體健康 也友善環境

戶外運動時我很重視附近的環境,也愛觀察,臺灣的跑步環境蠻友善的,去很多地方跑步也很方便。賽事中的塑膠的確還不少,每次過水站丟垃圾之後,想到大家有時可能沒丟準垃圾桶,滿是塑膠杯或瓶裝水,有時想想於心不忍。我可能無法做得很完美,但希望自己多減少一點垃圾。鐵人三項,騎自行車不會有寶特瓶;跑步時盡量一杯到底,少拿幾個就少幾個垃圾。現在有的賽事提倡自己帶水杯,提供箱型水,雖然拚成績和環保之間還很難達到平衡,但真心認為,只要我們減少一個,不要覺得自己做得很少,都是友善環境、珍惜地球。

現在跑步對我而言是心理上的挑戰比較大,就像是一種自我實現。以前會設定目標、個人成績,心裡經歷很多考驗,撞了很多次牆壁,調適心情很多次。現在每次設定都不一樣,有時可以跑完就好,但養成一個正向的態度,不要想太多,也持續自我訓練,讓工作、運動與生活可以平衡。同時,我試著將這種態度也放到生活上,遇到挫折,就像跑到快放棄時要在心底為自己加油,快速調整,自己才會更好,更成熟。

侯以理主播的「減塑」三招:

平常關注地球暖化和減塑運動議題,這兩年,侯以理養成自備購物袋和食物袋的習慣,她早餐喜歡吃饅頭,裝在食物袋,已經減少好幾十個塑膠袋。平常喜歡飲料,她買了一支美觀的吸管,上面刻有自己名字,容易養成隨身攜帶習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