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消息

首頁(Homepage)

推動改變

專題報導 氣候
3 mins

倖存者的使命:阻止政府在新的北極海域開採石油

作者: Greenpeace
隨著綠色和平船艦「極地曙光號」,行動者來到北極巴倫支海進行抗議,反對挪威政府與挪威國家石油公司 Statoil 計畫在新的北極海域開採石油。這其中 Joanna Sustento 的身分顯得最為突出,她代表極端氣候下的倖存者,前往離家九千多公里遠的北國,參與「公眾VS.北極石油」行動。

發生在北極的事,不會只停留在北極,這句話 Joanna 有著比任何人都更深層的體會,那是切身之痛。

「很難接受挪威政府要在北極海域開採新的石油,這麼做會將全世界眾多家庭推至險境。我在北極看到領導者不負責任的作為,因此我要敘說氣候變遷下,自己親身遭遇的人為苦果,並呼籲挪威政府停止這種危險的石油開採行徑。」Joanna 說。

這一切從四年前說起……

「我活了下來,卻與所愛的家人天人永隔」

「強烈颱風」是什麼面貌,身處臺灣的每個人都不陌生。2013 這一年,打破全球有紀錄以來最強的熱帶氣旋:海燕颱風(Typhoon Haiyan)在 11 月 8 日最強盛之際,登陸菲律賓中部。狂風和降雨帶來翻天覆地的損傷,讓「海燕 Haiyan」遭世界氣象組織颱風委員會永久除名。「除去名字」立意良好,為的是除去人類不好印象,但是捫心自問,這麼做便能抹去倖存者心理的巨大悲傷和慘痛代價?

Joanna Sustento 正是這場風災的倖存者,她曾有個幸福完整的家庭,卻在海燕颱風來到後嘎然而止。

海燕颱風腳步來到的前一天,母親照慣例一早便在廚房料理早餐,隨著披頭四的歌曲,踏著輕快步伐,輕輕擺動身軀。看見 Joanna 步入廚房時,母親給了她甜蜜的微笑並親喚她「寶貝早安!」即使這讓 Joanna 感到難為情。「畢竟我 22 歲了,不過在母親的眼裡,我永遠是她的寶貝。」她回憶道。

「兩天後,我從一陣詭異的狗嚎聲中醒來。這個嚎叫聲最終停了下來,瞬間我像被吸入真空,被靜默包圍。我站起身來,天色陰沉又寒冷。餐桌上沒有早餐了。不再有父親、母親,也不再有哥哥和嫂嫂,也沒有 Tarin(Joanna 的姪子)。」

當風雨逐漸停歇、浪潮逐漸和緩,暴風圈逐漸遠離陸地,每個人都以為這場風暴已經結束。然而事實是,心中的風暴才正從背後現身。

最高風速達每小時 315 公里的強風豪雨,奪走超過 6,000 人的生命、將近 2,000 人下落不明。沒有一棵樹木挺過這次的風暴,曾經熟悉的綠意家園殘破不堪,取而代之是一片灰沉死寂。這座城市充斥著死亡的潮濕氣息,人與動物的屍體遍佈,僥倖存活的人們像是殭屍一般,在滿目瘡痍的街道上失去目標似地游移。Joanna 的幸福家庭也隨大水給沖走,她失去了絕大部分的家人,失去了她心中最穩固的堡壘「家」。

停留在 Joanna 心中的超級風暴

人們總是說:「時間會治療一切」,對 Joanna 來講,宛如天方夜譚。真實生活裡不能再與所愛的家人同在,世界已崩塌。

遭到除名的海燕颱風遠離的三年後,即便 Joanna 告訴自己「該往前走了」,心中仍猶似存著黑洞,復元之路毫無進展。她發現自己有巨大罪惡感,無法忘記父親在被捲入海燕帶來的大浪裡,最後掙扎的身影。夜裡,想起落入滾滾洪水的母親,身為她唯一的女兒卻無法將她救起,便自責到無法成眠。她甚至咎責自己曾答應她哥哥嫂嫂的諾言:找回他們的兒子 Tarin 卻無法實現而感到心碎。

年復一年,倖存的氣候難民 Joanna 試圖拋開或隱藏悲傷情緒,讓生活回到軌道,然而,超級颱風曾帶來兇猛的風、殘酷的浪、惡毒的雨從未離開,仍在內心裡翻攪肆虐。

Joanna 與她的家人

「我問自己,為什麼是我的家人?為什麼是我?我做錯了什麼得遭受這些?」 Joanna 揮之不去這些疑問,卻也明白問題只能靠自己找出答案。「傷痛很難遺忘,但你仍必須處理存活下來後得面臨到的所有問題,還有悲傷、痛苦、令人遺憾等眾多情緒。無論有無作為,現實都逼得你去直視它,無從閃避。

啟程了,因為「愛」是唯一解答

隔年 2014 年,Joanna 的家鄉又遭遇另一個超級颱風的侵襲。

「我無法言述當我在家鄉『等候』這個颱風又將帶來什麼樣的災害時,那時的心情是多麼疲憊又無助。接著,我思考,我能做的難道只是等候另一個超級颱風到來嗎?我們能做的僅是去記錄風災後的死傷和失蹤人數,並屢屢等候國外的援助、災後重建嗎?我受夠了等候!」

不願見到自己的世界因為極端氣候而再度崩裂,也不忍其他家庭的孩子得經歷和她一樣失去家人的痛苦,Joanna 深感大難不死的自己,該做的不應僅是適應和忍受,而是積極改變才是!

Joanna在「極地曙光號」上,寫給已故親人的一封信

「想到如果各國政府都像挪威政府,同意開採更多的石油,那麼超級颱風就會變成氣候常態這點,便令我感到害怕。我無法阻止颱風年年侵襲我的家鄉,但挪威政府卻能在遏制這些風暴的嚴重性和發生頻率上,扮演關鍵角色。為了全球氣候,我希望能有更多人加入,採取和平行動,向政府施壓,要求其負起責任。」Joanna 說。

封鎖鑽油大門,阻斷南海到北極的氣候漣漪效應

Joanna 的故事,只是全球超過 1,400 萬氣候難民的縮影。氣候變遷不是科學與氣象上的數字變化,實際牽動的是眾多人類與動物的飲水、食物、生存權益正面臨威脅。

氣候變遷無國界、無邊界,極端氣候不斷打破人類對於大自然力量的想像與承受的程度。2015 年在各國領導者的磋商協議下,簽訂《巴黎氣候協議》這項重大國際條文,但是大自然不會同您我談判、商量,極端氣候這位不速之客已不斷叩門,氣候難民首先發難於地理條件相對脆弱敏感的地區:海島、低海拔與極地地區。沒有太多時間紙上談兵。採取行動,要求造成氣候變遷的大污染者——化石燃料公司與政府為已發生的悲劇負責,檢查他們的良心,是這個時代必須且急迫的行動。

Joanna 前往北極以非暴力直接行動,訴求氣候正義、守護北極。您願意加入她,一起向挪威政府施壓,封鎖北極鑽油大門嗎?

我願意加入,守護北極